网联平台董事会席位敲定,即将一统第三方支付清算业务

8月22日,据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官方微信消息,网联清算有限公司(筹)第一次股东会会议在北京举行,来自45家股东机构的代表参加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公司章程,并通过选举产生了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监事会。

作为央行建立的金融基础设施,网联打破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绕开银联,直连银行的模式,拟建立统一技术标准和制定透明的清算费率等,将对体量巨大的线上支付市场影响深远。按央行要求,今年10月15日前,第三方支付机构和银行要完成网联接入和业务迁移等工作。

“央行系”占过半席位

董监高任命方面,会议选举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蔡洪波为网联董事长,原中国银行网络金融部副总经理总裁、网联筹备组组长董俊峰为网联总裁,百度副总裁张旭阳为监事会主席。

在已经确认的13位董事名单中,央行系与国家队占据其中7席,在网联的决策权中占多数。

这7位代表“央行系”的董事会成员分别为: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蔡洪波、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筹备组组长董俊峰、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党委书记齐小东、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兼副总经理李瑞勇、上海黄金交易所副总经理兼党委委员顾文硕、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副秘书长兼党委副书记曹子娟、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央外汇业务中心外汇储备委托贷款办公室副主任许兵。

剩余6个董事会席位则均为第三方支付公司派驻,与先前公布的占股比例相排名一致。排名非别是:

腾讯集团副总裁兼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赖智明

支付宝总监王佐罡

京东金融集团副总裁马骥

中国电信子公司天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罗来峰

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总裁兼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公司法人及董事长曲德君

平安集团旗下平安壹钱包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诸寅嘉。

而监事会方面,共由7名监事组成,其中包括职工代表3名,已通过职工大会选举产生,分别为郑建军、巢湛、段林;非职工代表监事4名,分别为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副总经理兼党委委员杨问田、百度公司副总裁张旭阳、联动优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及总经理张斌、中移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董事周亚。

从提名窥各家博弈

央行去年8月批复筹建网联,并由央行以及45家机构出资20亿元共建。今年4月,网联平台启动试运行,根据央行要求,115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和近300家商业银行,都要按照网联统一的技术标准和业务规则接入。

网联的横空出世,背后是长成大树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管理所驱。易观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到188091亿元,其中支付宝占比53.7%,财付通为39.51%,上述平安壹钱包交易规模居第三。但这些交易的支付清算完成,均是各机构自行与银行直连而成,不仅接口重复投入,还开设多个备付金账户,个中关联关系、资金往来等犹如“黑匣子”,监管无法穿透。

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市场格局

截至目前,已有9家支付机构和12家商业银行完成接入或即将接入。其中首批接入的财付通,率先启动了业务切量,支付宝在8月中旬才向网联切量。

也正是因为在网联建设过程中,财付通比支付宝更支持网联建设,而支付宝则曾在建设当中出于自身利益考量而中途撤出,所以在第三方支付的第一梯队中,财付通排在首位,而非如今市场份额第一的支付宝。

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第二梯队中,京东则超过中国电信全资子公司天翼电子商务公司,股权比例超过预期,原因主要是,除了京东对网联建设的积极作为外,京东对有更多的影响力。

此外,中国平安旗下的平安壹钱包也成功谋取一个董事会席位。

随着股东名单和董事会等管理层选举完毕,处于筹备期近一年网联团队,或将于今年9月中旬与公众见面。

备付金利息收入或消失

那么网联时代到来之后,对线上支付行业影响几何?

在业内看来,接入网联平台对大型支付机构和中小支付机构的影响将是分化的,首要的就是打破了大型支付机构与银行的单独议价空间。如果网联平台统一费率,那么所有支付机构议价权趋于平等,大机构优势会部分稀释。

“预计网联费率会统一,这或抬高这些机构的通道成本。”某支付业内人士在接受上证报采访时表示。

对于实力较小的中小型支付机构而言,接入网联反而有利,因为能够迅速弥补其银行通道的缺失,降低运营成本,与巨头同台竞技。目前网联的费率还没有定价,仍按照支付公司原来与银行的成本收取。这意味着,通道成本目前对切入网联系统的支付公司还未产生实质影响。

真正触动支付机构“奶酪”的将是央行要求上缴客户备付金。央行要求,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最低12%、最高24%)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该账户资金暂不计付利息。

这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央行资产负债表显示,非金融机构存款(支付机构)交存人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截至7月余额为901.4亿元。若按照1年期活期存款利率0.35%来计算,901.4亿元备付金存款可产生3.15亿元利息收入。这还不含两家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天量备付金。

以上述两家巨头的市场份额粗略估算,4月新规后,支付宝每年利息收入减少1.69亿元,财付通则减少1.24亿元。

而网联时代,央行要求最终实现全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如果未来仍不计付客户备付金利息,这对大型支付公司影响巨大,按照前述估算,支付机构将每年减少17.5亿元收入,支付宝和财付通每年分别减少9亿元和7亿元。

实际上,客户备付金归己、费率定价等问题,也正是网联接下来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至少有一点可以明确,“网联系统可以看到及控制支付公司有几家备付金账号。如有多家备付金账号,网联可以干预。”上述人士透露。

央行决意建设网联平台,在业界看来,背后逻辑在于,一则切断第三方支付与银行直连,将其收编以整治支付、清算一体乱象;二则将第三方支付体系沉淀的巨量备付金上收,遏制支付巨头套利。

按照央行给出的时间表,2018年6月30日,网联平台将一统第三方支付机构线上支付清算。

期望时代变迁有您相伴——点击关注IT战略家,感谢支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