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久别重逢


晚上和死党杜希聊天的时候,她突然说:“丫头,路听南要回来了。”

宋淮安愣了一下,轻轻“嗯”了一声。

似是知道她会是这个反应,杜希又说:“据赵邵齐说,明天早上到。他们明晚撺掇了一个洗尘宴。你,你要不要去?”试探性的语气。

“看下吧,我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那我等下把地址发给你。”

然后,良久的沉默。

“丫头,你,没事吧。”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不说了,我挂了哈。”说完,不等杜希再说,宋淮安就挂断了电话。

路听南,已经好久没有人和她提起这个名字了,久到,宋淮安都要开始怀疑,自己真的和路听南有过交集吗?如今,时隔许久,有人突然再次提及,记忆却如同洪水猛兽般涌了上来。

“叮~”短信进来了,是杜希的。扫了一眼短信内容,地址就在离公司不远的酒店。

到底要不要去呢?去了,貌似又害怕碰见那个熟悉的人;不去吧,会不会让人觉得矫情了,毕竟当初......

“算了,不想了。明天再说。”宋淮安心烦意乱的对自己说。

躺在床上的时候,宋淮安却迟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杜希那句:“路听南要回来了。” 路听南要回来,要回来了。宋淮安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为什么这么久了,他还是可以轻易就撩拨她的心弦。

毫无意外,第二天宋淮安顶着一个熊猫眼去上班了。本来一整天还在纠结怎么推掉那个所谓的洗尘宴,这下好了。临近下班的时候,经理突然和她说有份材料明早就要,辛苦她加班做一下。她第一次觉得,经理这么可爱。这么一来,她就可以推掉饭局了。没错,宋淮安还是选择了当鸵鸟,她是真的不懂要怎么面对路听南。

和杜希说明了原因,宋淮安就投入了工作。等材料弄好,已经十点多了。宋淮安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了公司门,决定去找点夜宵安慰安慰自己的胃。

谁知道,刚刚走到离公司不远的那个路口,就看见一大群人勾肩搭背的迎面走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她熟悉到不行的身姿。尽管过去这么多年,曾经青涩的他,已经变得成熟,那随意的休闲装也换成了一丝不苟的西装。她还是可以一眼就认出那个人。

宋淮安在心里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谁知道,杜希那个少根筋的丫头,眼尖的瞧见她,冲她的方向一边挥手,一边叫:“淮淮。”

宋淮安那个心里真的把杜希凌迟了不知道多少遍。

无奈之下,宋淮安只能硬着头皮笑着上前打招呼:“好巧,你们刚刚结束吗?”

“淮安,不想笑就不要笑,很丑。”路听南径直开了口。

“哪里有,我这是真心实意的笑容。路听南,不要说笑了。”宋淮安一边笑着说,一边在心里把路听南骂了无数遍。

“你确定?两年多没见,我倒不知道,你越发笑的这般难看。”调侃的语气。

旁人大多数都是人精,见状赶紧说:“我们还有下一场。你们慢慢聊,我们先走了。”说完,不等他们回答,三三两两的走了。

剩下两个人,气氛有些尴尬。宋淮安不知道怎么开口,突然路听南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宋淮安当下果断拒绝。且不说两个人曾经关系,就是现在她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他,送她回家,这一路上,她得多坐立不安,

“淮安,别闹。”熟悉的语气,熟悉的人,宋淮安觉得,他们好像回到当初还在一起的时候。每次淮安闹脾气,或者无理取闹的时候,只要路听南一说这句话,她就乖得和猫一样。简直就是一句咒语。

然后,就是现在,淮安已经坐上了路听南的车。淮安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不知道多少遍,可是,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自己选的坑,还是得自己跳。

车上有些沉默,路听南只是认真的开着车,淮安则是选择看着窗外,一时,气氛有些尴尬。

“淮安,地址你还没和我说。”

报了一下地址,淮安真的觉得自己晚上是脑子掉线了。怎么会这么不着调。

看着淮安变来变去的表情,路听南接着说:“淮安,你确定我们要这样相处?”

听着这句话,淮安一时无语。路听南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两人都是默契的保持着沉默。直到到的时候,淮安才轻声道了句:“谢谢你,路上小心。”就下了车,然后头也不回的朝楼道走去。

回到家,进了门,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淮安忍了许久的眼泪就下来了。

路听南和淮安在一起完全是宋淮安主动地。大概是因为年少轻狂,宋淮安在一次朋友聚会上第一次见到路听南,就觉得这个男人应该是她。然后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在确认人家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之后,死皮赖脸的就追了这个男子。

刚开始的时候,路听南可能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一脸淡漠,不爱说话,聚会就是安静的坐在一旁喝果汁的姑娘,追起人来,竟是如此“厚颜无耻。”本来就对淮安有好感,在淮安发动猛烈攻势之下,路听南半推半就的同意了。在外人看来,路听南完全是因为不堪忍受宋淮安那“不择手段”攻势,才不得已答应的。只有路听南自己知道,其实,自己也是喜欢这个有些不着调的姑娘的。

刚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淮安还能在路听南身上占到一点便宜,可是久了淮安才发现,这个路听南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看似好像什么都让着她,其实都会在别处讨回来。苦了她,明明是吃亏的的那方,在外人眼里,一直都是她在欺负路听南。纵是如此,她还是甘之如饴。

他们的感情并没有多大的波澜,大多数都是小打小闹。偶尔的闹矛盾,也无伤感情。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好,倒是让很多人大跌眼镜。毕竟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路听南应该是喜欢那种温婉可人的姑娘,而不是宋淮安这种,简直人格分裂的角色。

后来,路听南解释说:“我就喜欢她对我不着调,对你们一脸淡漠的样子。说明她在乎我。”好了,莫名的被喂了满满一大盆狗粮。纯属自己找虐。

二人感情的变故大概是在大二快结束的时候的吧。路听南是那种家里有江山等着他去继承的主儿。那时候,他的父母希望他出国深造,路听南是觉得,喝不喝洋墨水,他都可以很好的接手家族企业。然而,路父路母却是执意要他出国。路听南和宋淮安说这件事的时候,宋淮安只是迟疑了一下,就说:“去吧,不就是两年嘛?我等你。”看似爽快的一句话,天知道宋淮安下了多大的决心。但是,既然是对他好,她又怎能拖他后腿。

起先,路听南还是不太愿意,撇开所有不说,他是真的舍不得宋淮安,国内异地还好,国外就真的很难见面。只是宋淮安一直劝他,路听南知道如果他不去,这个姑娘会将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于是便开始申请国外的学校。

那阵子,学校有场活动,宋淮安和管理系的林思宇被学校钦点为负责人,两人之间的交流便频繁了起来。时逢路听南正忙着申请学校的事,淮安和他见面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学校的流言一时四起,说什么路听南要出国,宋淮安也开始准备找下家了。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宋淮安不是没有听到这些,只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要路听南相信她,其他人怎么说,她都无所谓的。

那天,已经有些天没见得两个人终于都有空闲,就约着一起吃晚饭,饭桌上,路听南突然说:“淮安,要不你和我一起出国吧。”

淮安晚饭前因为活动上的一些杂事和流言的事,在一群人面前刚刚发过火,本来她是很无所谓的,但是那些人说的实在太难听了,饶是脾气再好的她,也忍不住了。见到路听南的时候,她已经极力克制自己的脾气了。原本,想好好和路听南吃顿饭,两个人的确最近相处的时间有点少。然而,路听南这个时候又说这句话,在她那里她就自动解释为了另一层含义。

“路听南,你不相信我?”淮安有些不可置信的问,语气都不自觉的有些不好。

其实,路听南只是舍不得和她分开,想让淮安考虑一下,谁知道,她竟然想到这儿去了。他最近不怎么在学校,但那些流言他或多或少还是知道一些的。淮安是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了,怎么可能相信那些有的没的。他一时觉得好笑,刚准备开口,淮安却是又说,

“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分手吧。”一时气急,分手的话就这样说出了口。后来,淮安无数次的后悔,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不理智。路听南,该是在那个时候对她失望的吧。

她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可是在路听南面前,她就下意识的会变得有些骄纵。大概女孩子都是这样吧,在喜欢的人面前,就是希望多刷点存在感,让自己觉得对方在乎自己,虽然这点真的让很多男同胞很苦恼。

许是没有料到淮安会这么说,路听南怔住了。两个人倒也不是没有吵过架,只是,每次闹脾气,双方都坚持着绝对不说伤害对方的话,不提分手的原则。可现在这个问题也不是很大,怎么分手两个字就这样轻易说了出来。路听南也有些生气了,抛下一句:“你自己好好想清楚。”,拉开椅子就走了。

那顿饭淮安一个人边哭边吃完的。那晚之后,路听南再也没有主动找过淮安,淮安事后虽然意识到自己那天的态度不对,但活动马上就要正式举办,她忙的焦头烂额,想和路听南道歉的事,就一直搁着。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路听南迟迟没有等到她的道歉,有些气恼了。当初虽然是宋淮安主动追的他,但是在一起后,每次两人闹不愉快,都是他先低的头。因为他觉得,这些都是无伤大雅的,他爱淮安,淮安也在乎他,谁先服软都没差。只是这次,他真的觉得淮安过了。一向稳重的他,第一次闹了小孩子脾气。

左等右等没等到淮安的表态,路听南一气之下,提前走了,时间都没和淮安说。

路听南走的那天,还是杜希告诉她的。听到这个消息,她十万火急的赶到机场,然而还是迟了。去的路上,她也一直打电话,可就是没有人接。她一个人站在机场,突然意识到,路听南这是告诉她,他同意了吧。

后来,淮安也试着打电话给路听南,然而,听到的却是一个女声,她立马就挂断了。后来电话再拨过来的时候,她选择了不接听。

就这样,两个人算是心照不宣的和平分手了。那阵子,该是淮安最难熬的时候吧。杜希后来和淮安说,那阵子她都不敢相信那是淮安。平日里看似像个没事的人,可是晚上确是彻夜的睡不着。憔悴的似大病一场。淮安听后,只是微微一笑,说:“是大病了一场呢。”

一切都好似昨日,如今路听南又重新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是真的有些承受不来。两个人的确许久没有联系了,她也刻意忽略一些细节。只是,这一切仅限于她没有见到路听南。路听南一出现,淮安简直是溃不成军。

好不容易止住哭泣,淮安换了鞋,走到阳台,想拉上帘子,却发现路听南的车竟然还停在楼下。这下,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记得之前两个人看电影时候,看到女主生气的时候,男主在女主楼下等女主的原谅,淮安对路听南说,路听南,你要是这么做,我肯定觉得你中邪了,哈哈哈。那时候,路听南只是笑笑,并没多说什么。

只是,现在这一切真的就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是再也笑不出来了。路听南一直都是那种不爱说的性子,不动声色的对你好,才是路听南。

几乎是想都没想,淮安开了门就跑了下去。

许是没有料到淮安会下楼,倒是让路听南吓了一跳。看到淮安那么慌乱,以为是出了什么事。路听南开了车们,就快速的朝淮安走了过去。淮安见状,仍是未停下脚步,跑了过去,一把就抱住了路听南。她还是哭着,路听南慌了。

“淮安,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路听南放低了嗓音轻声问。

本就难过的淮安,听到这关怀的询问,哭得越发厉害了。还真的有些矫情过了头。

路听南索性就不问了,只是任由她抱着。最后,淮安哭够了,他的衬衫也湿的惨不忍睹了。等淮安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路听南再次开口。

“淮安,究竟出了什么事?”

淮安松开了手,像个犯错的孩子,还带着略微的哭腔,说:“路听南,当年的事,是我的错,对不起。”说完,也不等路听南表态就走了。

没有想到,淮安会这么轻易就认错了,路听南有点受宠若惊了。他上前几步,拉住了淮安。

“宋淮安,你这道歉可是迟的有够久的。而且,貌似一点诚意也没有。”

宋淮安自知理亏,只得问:“那你还想怎么样?”

“你这样怎么像是我欺负了你似的。好吧,虽然等你的这句道歉,等的我都老了,也没看出你有多少诚意。可是怎么办?我还是想原谅你。”路听南有些吊儿郎当的说道。

宋淮安:“......”

后面就不知道什么情况,路听南就登堂入室了。给他倒了一杯水,找来吹风机,想稍微拯救一下那被她祸害的衬衫。

看着宋淮安认真的吹着他的衬衫的样子,路听南的眼底是化不开的温柔。

良久,路听南开口:“淮安,你还没有告诉我,刚刚为什么哭?为什么下楼找我?”

“路听南,不要明知故问。”淮安有些赌气地说着。

“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是因为太想我,见到我太激动导致的。”又是一副拽拽的德行,简直就是吃定了淮安。

“衣服好了,你可以走了。”淮安并不作答,只是把衣服递给路听南,下了逐客令。

路听南也不在意,他知道,淮安这是害羞了。站起身,就朝淮安走去。然后,就欺身吻了上去。

淮安抬起手,抵在他的胸前,抗拒的姿态。路听南却是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淮安,别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吻毕,淮安大口的喘着气,路听南却是抱紧了她,说:“笨蛋,吻都不会接了。”

淮安刚要反驳,路听南却继续说:“淮安,我好想你。”本就对路听南毫无抵抗力的淮安,再次沦陷。一切,顺其自然。

第二天早上,看着将自己揽在怀里的路听南,宋淮安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竟然和前任滚了床单,还是两年多不见之后的第一次再见。她也是够有出息的。虽然很鄙视自己,可是淮安心底却是甜甜的。

察觉到怀里的人醒了,路听南也睁开了眼,看着表情变来变去的淮安,“早上好,路太太。”

淮安有些害羞,刚要开口说什么,路听南却再度开口,“淮安,我爱你。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淮安的眼泪再度落下,抱紧了路听南。

若是相爱的心一如当初,分离再久,也冲不散那两颗想拼命靠近的心。


作者是一个很爱码字,却又码字很慢的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宋希芮第一次遇见余寒生,是在一家叫“初见”的酒吧里,那时她15岁,刚升高一。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学生,所以在...
    祁斯阅读 443评论 2 0
  • 几天后我就接到橙子的电话。 “水星。” “橙子,最近怎么样啊,新年快乐啊,功课不要落下哦,我们要不要一起跨年啊,还...
    废狗李子阅读 22评论 0 0
  • 十月的第一个早晨 我折下一枝 郁金香 走过拥挤的大街 走过寂寞的回廊 最终走到你的窗前 这时 郁金香 正向着阳光 ...
    祁萧笙阅读 31评论 0 0
  • 不少想要入行做销售的人都会有些许的困扰,在众多的销售行业中,自己到底应该选择哪一行才能快速成长,提升自己的销售水平...
    沒教養滴牛阅读 71评论 0 0
  • 不管你有意还是无心,总有人觉得你做作。
    FPIZM阅读 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