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标卡尺

         这两天下午5点多出门都会看到路灯亮了,因为天空还没有明显暗下来,又没有以往高中时期上学,走到清晨大街小巷,行人稀少,城市未醒的宁静,觉得惊异。

        紫荆花开了,落得满地,初中的时候我写紫荆,觉得它像爽朗的邻家姐姐,大概是因为家那边路上有一行紫荆,也说不上喜欢。

        记得上学期离开这里之前,拍了水库边的菌类,记得最后一次去课室天还是不错的,淡淡的蓝天,一二的云,刚好的阳光。我记得那时上一次和你,注意的是树上的腊,然后独自看到走廊灯上的鸟巢和鸟,在栏杆的鸟,在教学楼栏杆有着奇异的冠的鸟。我离开这里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自己坐这辆车,车不满,我听着歌看着窗外的景,从前都不曾一个人看的,一直弄湿纸巾,这样也好,至少有东西可以放出来。如果窗外的景一直都很清晰地被看到,应该会很残酷吧。

        紫荆花在地上,看不到蓝的天。不知道这次走出这里,是怎样的,可是,是走向你呀。

        我喜欢记点什么东西,有的没的,想记下那些感受,像一个游标卡尺,来感受“当时”和“现时”的远近差异。

        Delicate taste.


                                                                                                                                                                  2018.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