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的中国书院之--洱海边的阿昌的家

阿昌的家在大理洱海边的磻溪村,他们是打鱼人家,有多余的房间就用来款待客人,村子里面有很多外省人来经营客栈,他们是自己经营。用纯良的真心诚意。

但是经营客栈会面对各种各样让他们猝不及防的各种客人与要求,对他们是新的课题。游客想要苍山洱海白族风情,也要现代的舒适。外在的要求会让人看不见白族人家传承的内心的文化。

照壁的题字大都是厚德载物,清白人家,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再偏僻的地方村子到处都会是这样的大字到处写上。

大理有名的客栈是双廊的青庐,太阳宫。里面有自立的各种规矩。

喜洲有来自芝加哥的林登经营的喜林苑,他说:“我认为白族文化有一点像‘文人’文化,很深厚,也很具包容性,他们对自己的文化也很骄傲。”林登说,“但是我们不要利用这种包容性去破坏它,要尊重人们的传统。‘’

喜林苑去过很多大师、学者,他们有的来自斯坦福大学,有的来自哈佛大学、牛津大学,并且这里还举办过一些论坛活动,林登说他要让当地的人也可以参与到这些活动中来。

近代史上云南大理州富可敌国的商帮层出不穷,低调而隐秘,是因为这样的体谅他人的纯良的白族文化。

我自己看到的是洱海边阿昌的家,确实是这样,他们的文化在他们的身上。磻溪村洱海边阿昌的家。仔细去听也能听见种种白族的历史。

五星级酒店仔细培养的让客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深情的说“你好”的感受,阿昌家里是自然天成,不用培训的。曾经有位著名的作家说过,那个“你好”的美好体验为什么要培训呢,是不是大家都忘记了。

人之所以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孟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