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云漫天卷斜阳,携友沽酒竹园西。

饮罢归来簌簌雪,似闻鹧鸪声声泣。

夜半窗外闪闪明,幽风趁此卷帘起。

四下芒芒全一色,水天相逢未曾离。

晨起忙欲寻梅去,妇人呼我批寒衣。

路上行人皆伫足,原是野鹿翠微遗。

三蹦五跳林中隐,蝴蝶振翅绕马蹄。

终南老道说无量,总角小儿摇玉璧。

可怜路旁螟蛉子,无为有时道太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