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那般简单

八月你好,我喜欢你从不懈怠,你总是悄悄地走近我,让我来不及准备。在热浪翻卷的云彩里,你来了;在果实酝酿成熟的季节,你来了;在半夜蝉鸣的梦中,你来了;在我努力反超自己的时候,你来了……你来的突然而不意外,来的华丽而不张扬。

我行走在八月的时光里,感受着山前雨落的惬意,蒸煮着生活给予的一切。慵懒舒适的小猫在鸡窝边打滚卖萌,几声汪汪狗叫,枝上喜鹊喳喳闹,小麻雀儿跳上又跳下,园子菜地里的虫子吱吱作响,贪婪地享受着菜叶的美味,孩童光着屁股在小溪里玩水,三四老翁在村头的核桃树下,棋子响不停,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吃饭,还乐在其中!八月的世界,画家眼里是多姿的线条,作家笔下是流淌的文字,农民镰刀里是柴米酱醋……

七月的最后的一个夜晚,萤火虫在我身边环绕,知了叫个不停,蛙声阵阵好像在给我诉说离去的惆怅,她轻轻地来,又轻轻地走,了无痕迹。花香弥漫,在一处池塘边上,荷叶随风飘动,我想听听八月的脚步声,可是无声无息,我屏住气息,依然是我的心跳声,八月在哪里?在田野里还是在星天外,在工作本上还是万年历中,我不知道,也许它一直就在那里,我们没有感觉到而已,也许它一直就不存在,我们认为它去了又来……

风来竹面,雁过长空,七月如风如雁,抓不住,看不到,摸不着,八月亦如是。我从哪里感知你的到来呢?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来了,你千人千面,形态多样,不管你何时来何时去,万物都在生长发育,我尚且把指尖溜走的时间和消耗的生命,就当作是你曾来过。我应该把你看作是一个符号,初识字的孩子写的那般简单。

七月和八月就这样毫无交集,一去一来,擦肩而过,让我在岁月里温一壶酒,在月光下与你共饮,不去怀念七月,也不去寻觅八月,安住当下的平静,剪短缠绕的思绪,敬享拥有此刻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