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二十年之母亲河(八)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老哈河水滋养下,九曲八弯的南沟子早己水草肥美。多年的积攒,沟子底已经沉积了厚厚的一层淤泥。这东西可不赖,它是众多水生植物和水生动物生活的温床。它可是河蚌和泥鳅的最爱,它们既可隐形其中,又可随意觅食,好不惬意。南沟子可是我们渔猎的好去处,我们对它可了解得透透的了。哪儿有坑,哪儿有弯儿,哪儿水深,哪儿水浅。甚至哪块水凉,哪儿水温我都了如指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南沟子里鱼最多的地儿是那个水库。有哈河水源支撑,许多小鱼一路向下,一直来到水库被堤坝挡住,就在此生息繁衍,又有那么多水草,鱼也就多了起来。水库面积多大不好说,个子不大的我站在弯曲的水库大坝上,向西南一望,高低不齐的水草就让你的视线变得隐隐约约了。水面几乎全被浮萍和棱角覆盖了,见不到一点空地。可气的是你站在堤坝上,听着浮萍下大鱼轻轻地吃水草的“咔嚓咔嚓”声,却不能下水里去抓。声音虽然不大,声声却是勾魂的音呀!哎!谁让水库的水有那么深呢?没办法,我可不敢涉险耍楞,冒牺牲生命的危险去捕那大鱼。也只好沿着堤坝转来转去,望鱼兴叹了。所以我常常想:这水库的水啥时候一下子跑光了才好,我就不信捉不到你们这些大鱼。可这个水库承载着坎下上千亩水田的灌溉,堤坝又宽又高,且多年堆砌,可瓷实了。咋能说开就开堤呢?哎!我摇摇头走开了。

        可不是我会算卦,不幸的事儿竟真被我言中了。因为堤坝高,对着南沟子正面坝底出现了渗水,先是渗出了像石油样的东西,晶莹的闪着多彩的光。开始我们还好奇地围观着,自言自语着:“这是什么东西呢?”可慢慢地,渍出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了。我们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还是我镇定些,马上派张小三飞马报告生产队长,队长马上打开大喇叭广播:“全体村民注意了,全体村民注意了,全部男劳力都去水库,大坝要开了,快点!快点!”等召集的劳力赶到水库坝前,渍水己经变成管涌了。众人七手八脚冲上去处置,在坝的背面封堵丝毫不管用的,正面迎水一面又找不到漏水点,小伙子大力跳下去尝试一下也没有成功。可就在这时候,底部抽空了的大坝再也坚持不住了,管涌导致了直接溃堤,那老坝瞬间坍塌,被汹涌泻下的水带走了。决口几秒后就变成七八米宽,偶尔还能见到自由了的大鱼在浪头上飞窜,真叫人眼馋。就这样,得有多少鱼跑走呀!得到了释放的水库水一下子变得凶狂了,你拥我挤地从决口处奔泻而下,抢险的一群人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没有一点办法。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决口处的水已经舒缓了许多,慢慢地要不流了。偌大的水库这回真的见底了。除了几个大深坑还存着没膝地水外,库底已经露出多个大土包了,只是这些大土包都被“长头发”齐刷地覆盖着。近处看才看得清楚,其实这些“长头发”就是大鱼们吃的水草。大水时它直立浮在水面,可水退去了,就都整齐地倒伏下来,趴在库底的一个个大土包上了,真像土包长出的长头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更可心的是,这些长头发中还夹着多条鱼呢!这下全村男女老少可全上阵了:捡鱼、扣鱼、捞鱼、打鱼、泼鱼、抓鱼……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好像一下子忘记了水库决堤的后患,因为眼前的欢乐谁都不想错过。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村里原来大大小小有六七座水库,应该是六七十年代修建的吧。可惜有的已经干涸了,有的被人为的夷为平地,种植了庄稼,栽了...
    酒言醉语阅读 601评论 20 15
  • 兄弟俩的小时光 越长大,两个小兄弟一起玩儿的东西也越多。一个跑,一个追,一个藏,一个找,一个哭,一个哄,一起大笑,...
    大雨不愁阅读 459评论 0 1
  • 一时间薛之谦在《明日之子》节目曝黑幕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一开始薛之谦并没有拒绝节目组的要求,随后因为在比赛结束...
    向上居士阅读 241评论 8 3
  • 这次的阅读收益良多,知道了书的基本阅读方法并认识了书。第一次参与这样的共读活动感觉特别好,希望多举办这样的阅读体验...
    Alan程阅读 416评论 0 0
  • -我们是彼此青春的见证者啊
    Lovefreedom__阅读 101评论 0 0
  • 大约一个月前,我的一位同事copy给我几张CD无损音乐,在夜深人静之时,一时兴起便取出了几年前公司发的森海塞尔耳机...
    silentor阅读 15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