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惟愿长生与共6 大结局

《惟愿长生与共》封面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文|晓熹盼兮

组内成员:东水长盈油小线晓熹盼兮

【七夕接龙】惟愿长生与共目录

上一章:【七夕接龙】惟愿长生与共5

前情提要:苏曼扔了一把粉包,洋洋洒洒,迷惑了以姜离为首的登山队去路,以阻挡他们跟随入地宫祭坛寻求宝物。而咸功以血祭玉璧,唤醒了苏曼的前世记忆。苏曼了解,她前世就是帝喾姬夋的国师,她曾被咸功苦恋而无果,而她却为了得到大首领的爱而绝望不已。头痛欲裂的燕儿,不,苏曼究竟会选择谁?咸功,还是姜离?

这边厢,姜离他们被粉包暂时迷了眼。雪域初来乍到,本为了“防狼”,苏曼在面粉里掺了研细的辣椒面和麻椒放入纸包。无毒,却可呛得登山队员泪流不止。有的甚至睁不开眼,嘴里喉头都是一股麻辣辛香。外国队员哪儿受过这种滋味?白甘木刚才离得远,又是当地人,闻惯了这味儿。他挥挥粉尘,第一个反应过来:“姜领队,我们该往哪条路走?”

果然,待粉尘散尽,机关洞开,石板已大幅翻转。垂直向下有两条路,一条蜿蜒到底,另一条指向右方。姜离用湿巾抹了下脸,打开强光手电,翻看爷爷剩余的寻宝笔记。看来马上要触及宝物了!可叹让狡猾的老古董滑了脚,真是马失前蹄啊!

放下绳索,一一到达底层地面。姜离示意白甘木兵分两路,由他自己带心腹阿进、小飞、杰克等人径直向前,并指挥其余队员跟着白甘木向右探寻。队员均是姜离挑选出的族中龙凤、至交好友。大家虽见识了弩箭机关的威力,行前却也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余下各位咬咬牙,跟着白甘木,暗地自求多福。大家紧咬着队伍交织前行。

咸功摸着取出的子弹,放在冰冷岩地上。趁追兵未至,他稔熟启动机关将石板关牢。染血的白玉璧在燕儿手中微微发热,透现金光。他知道,那是燕儿在唤醒往事记忆。不打扰她的片刻安详,他拾起黄铜制的子弹细细端详。这物什竟比巫祖的巫术还厉害,一颗也许就要了你的命!不经意他想起数十年前,地宫塌陷的时候,也有人因内讧,被此物伤及性命。

在这世间待太久,什么都可以一笑泯之,见怪不怪了。更何况上好的杀人武器,向来均求一击毙命。那年,再次觉察玉璧的灵力震动,指引他爬去地宫。地面碎裂凹陷、石壁大幅晃动间,他见过有人准备用猎枪射死背后队友,却一脚陷进塌方土堆被活埋。一切归于静止。匍匐在地宫边缘的他,凭着因宝物入体而感觉异常灵敏,听见有人在念巫语。越靠近那人,那灵力越是颤得心口痛。那人摸着玉璧,竟是燕儿后人!没错,他被乱石砸伤了腿,血流不止,却依旧喃喃自语。转角处,他的同伴却被震晕过去。是他,将幸存的二人带到了地宫正门。

是的,他只能将他们送至阳光照不及的背阴处。记得句芒神物刚入体内,他甫出地宫,一缕青丝却像是金光一闪,被夕阳余晖消解了。他不敢怠慢,急急返回祭坛。

咸功庆幸自己一向不任感性放纵,这才守来了和燕儿的离奇重逢。若当年任由自己被阳光侵噬,那现在的燕儿是否还会为他的逝去心痛?不,不会,她的心始终是属于别人的。从前是姬夋的,现在是属于刚才那小子的。姬夋居然也转世了!咸功在注视姜离侧脸的一刹那,木知木觉被俘被绑,也是以为重遇大首领,游移分神了。

苏曼苏醒,犹沉浸于前世的绝望情绪里欲罢不能。在她梨花带雨的脸上,他拿长茧的食指来回悠悠地拭,生怕自己粗糙的指背刮花了如玉锦颜。咸功从她手中取过玉璧。苏曼虽不知是何用意,仍选择信任不探问。他将玉璧在熊罴软甲上柔柔一拂,又哈了口气,将凹陷处的血污一一抹净,全揩在他月白粗布袖口。

咸功把玉璧奉还,拖着苏曼的手,一路前行,邀她至祭坛中央。两旁的鲛人油灯明灭闪烁。边走,咸功边道,他和她来自相邻巫族部落,幼时相同的训练使他了解,作为一名巫师、天巫直至国师,她的使命攸关民众乃至天下。当初,她为了大首领一句“源源不断的粮食和长生不老的生命”,不惜牺牲自己性命,还指定要他亲自将句芒神物奉给姬夋。

苏曼打断他的叙述,冷冷地问:“那姬夋最后得到宝物了吗?”不再是燕燕的苏曼,感受到前世里姬夋的口蜜腹剑和为求宝物的苦心孤诣,无法再尊称他为“大首领”。

“还记得玉璧上的字吗?”咸功没直接回应,却反问她。

“我很好奇啊,那是怎么刻上的?是我自己么,如此精细?”苏曼对着微弱灯光,捏着玉璧出神凝望。

“是你用灵力将巫族文字渗透印入的。”咸功解密,“不然,凭那个时代,哪有人来得及细细密密地刻,还想交托你族人保管呢!”

“不说远古时代,就是现在,玉雕、微雕都要费时费力,还需专业学习,巫族文字也几乎失传了……”苏曼赞叹着祖先的工艺,转念一想,不对,这是前世的自己啊!这么厉害!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到了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居然还比不过一个原始社会的巫女!

咸功动情起来:“献祭那天,你就站在这中央,全身引来天火。里圈是我和大小助祭念巫语助力,外圈是姬夋派来的士兵看护。圈中燃烧之际,宝物也闪着强光,从祭坛上方出现。之前你怕自己万一开启法阵失败,获取不了宝物,已将刻字玉璧交给天巫大助祭。你要她带给有苗氏首领,以便有灵力的天巫后人继续开启法阵,必助姬夋获取宝物。”

“你哪知此黑心助祭受姬夋正妻指使。为邀功,她不仅预备将宝物呈给姬夋正妻,还想把你指引后人的玉璧也一并献给她。幸好被我及时看穿,把她给除了。献祭仪式即将完成。我不舍你一人烈火焚身,顾不得你的嘱托,只想扑过去,与你同归于尽。哪知你轰然倒下,那神物也倏然坠落,恰抬头,它便自我口长驱直入腹中。”他说完苦笑。“那几天,我也曾用匕首自刎,几次后才明白,我已成不死之躯。”

宝物既已在咸功体内,已无必要将玉璧交给巫族,指引其再度开启。咸功临行前告诫参与献祭所有士兵助祭,若说出真相,必全数招致灭顶之灾。他跟众人走到地宫口,被夕阳削减了发丝,从而明白自己已离不开此地。于是,他托将士上呈玉璧,并上报帝喾称自己自愿留在祭坛,继续查找宝物失踪真相。

“幸好,这宝物没落到姬夋手中。”

“幸好,这宝物可被我找到了!”苏曼一惊,原来姜离带队已到了祭坛门口!

“祭坛很快就被我们攻破了,曼曼,等着我!”姜离似一如当年,对宝物志在必得。

原来,姜离乃帝喾嫡系后人。句芒本是帝喾叔父,为农神。当年,他得凤凰神族宝物,留在昆仑地宫祭坛,供万世之谷盛,或赋一人之长生。姬夋称帝,除却为苍生,也欲永生。其野心无法对国师和盘托出,即称将宝物献与他就能四海升平,实为求一己私欲。帝喾面前,无人敢妄言,遂异口同声谎称国师牺牲,宝物却不知所踪。燕燕的牺牲,使姬夋铭感五内。他摸着刻字玉璧,嘱咐日后将其随葬,并同意咸功在祭坛长期看守,以求真相。后人没落,索性隐姓,口口相传,驻守此地,无非想将宝物重占为己族所有。

苏曼怒目圆睁,对正准备爆破的姜离一伙儿义正言辞:“你想都别想了,不管是人还是宝物,你都得不到!不是你的,你永远不配拥有!”

咸功握住苏曼的手飞奔起来:“赶紧,趁他们进来前跟我走!”苏曼二话不说,跟着他从甬道向右耳室跑去。咸功对祭坛和地宫构造稔熟于心,两人马上就从密道跑到地宫另一个出口。此地直接看得到空中纷飞的鹅毛片片。苏曼一见此心中雀跃,道:“七月七,是后人祈求爱情得以圆满的日子。没想到,今天我遇到了你。”她巧笑倩兮,右手摩挲着他的脸庞,似曾相识的昨日重现。两人虽未言明,情意已尽在不言中。

咸功哪见过燕儿如此主动。更重要的是,他讶异于苏曼的心意竟转向他。抑会是真?咸功讷讷:“燕儿,我……”刚想告诉苏曼,他不能立于阳光之下,一批不怀好意的人影从阴暗处浮现。他们都佩有现代武器,这下糟了!

苏曼不知情,只知他刀枪不入。她拍拍身后靠墙的咸功说:“不用怕,你熟悉这里的地形,先逃出这里,我在这儿殿后,谅他们现在不会也不敢杀我!”咸功一时语塞,竟无言以对。他还是冲口而出:“我不能见光!”苏曼惊慌:“什么?!”她一边将他护在身后,一边想着怎么跟这帮有喷子的家伙斛旋。

这群人经过右侧地下机关室,本来所剩无几。没料想,姜离一队也匆匆赶到。距离三米开外,姜离拿起杰克的M1911A1手枪直抵苏曼的额头,“老古董,你尝过这玩意儿的厉害,它对你没用,对她有用!快把宝物交出来,不然她就死定了!”

苏曼又急又恼:“你混蛋!咸功,你千万不能交给他们,这些畜生哪一个长生了都会祸害社会!你不会死,快逃!他不会对我开枪!”

不意咸功扳过苏曼的脸,深情吻了下去,意甚缱绻:“我见到阳光也会消散,倒不如,你替我活下去!我活得够久了,只是……”

不知谁走了火,子弹直冲苏曼右胸口而来!只是化作一种条件反射,咸功拼死为她挡住这一枪。他成了凡人,被射穿左心房。

“不!……”苏曼跪下来,呼喊撕心裂肺,回荡在积石山间和地宫四周。她双眼无神,瑟瑟取出上口兜拉链里的玉璧。咸功的血印在玉璧上,金光猛闪,地面微震,注入苏曼体内的宝物力量已将她巫族的灵力印记启封。只见她仰起头,双眼微睁,张开双手,念念有词。白甘木看了眼身上的小竹筒,眼神异常惊恐。“巫师蛊啊!”,伴随这声惨叫,不出几分钟,姜离的登山队无一生还。

此后再无人见过苏曼。她的父母报了失踪人口,成为失独家庭。

宝瓶纪元88年。苏曼865,不怕阳光,这名复制人,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机甲兵。她在地球原雅鲁藏布江断层带某深山内打死数头已严重溃烂的变异棕熊,从溪边捡到一件神秘发光物……

(全文完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