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三千追牦牛(五)| 各分坐骑又呵呵,齐聚西海复哈哈

96
望月尘
2017.12.25 15:27 字数 3332

​上篇说到,他们陆续抵达西宁,饭后在马路边就商定了第二天的行程。没有想到的是,本来觉得毫不出彩的塔尔寺之行,给了彦臣很多意外感触,或者应该说是收获。

回顾:

高歌三千追牦牛(一)| 情真意切三百六,缘起骑行一十三

高歌三千追牦牛(二)| 临行情切心欲飞,出发坎坷铩羽归

高歌三千追牦牛(三)| 惊而不险出发日,平而不淡初见时

高歌三千追牦牛(四)| 千里相会西宁城,百感交集塔尔寺



陷入反思

在阴沉寒冷的天气里,在游人如织的塔尔寺,他们一行九人亦步亦趋地跟着导游,深深投入其中的他们,感觉讲解过了很久才结束。

告别导游之后,他们又随意拍了一些照片,时间过得很快。彦臣开始有点儿流连忘返,还是众人觉得是时候返回了,才把他的脚步拉了回来。

在返程的小巴车上,路边不知名的花儿似乎开得更艳了。彦臣忽然对旁边的猫猫说:“我觉得,咱们好像不应该逆时针骑行青海湖。

是的,他心中做决定的那根指针,此刻已经开始偏向按藏族的宗教习惯顺时针环湖了。然而,在这个上午之前,宗教习惯本来是他最不在乎的因素;而现在,他觉得逆时针环湖或许不仅仅是一个不太和谐,还有点自私自利的选择。

他继续自言自语地说道:”你可以没有信仰,但是人家有习俗啊!“

猫猫点点头。

彦臣陷入沉思。

西宁到西海

返回西宁之后,大家马不停蹄地吃了午饭。他们和另外四人汇合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好好认识刚刚下车的水哥,便回青旅取了行李,一起赶往汽车站。

从西宁市到环湖起点(西海镇)比预想的还要一路顺风,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到了。窗外的风光也比预想的多姿多彩,一会儿是宽阔的草原湾流旁边牛羊成群,一会儿又是峡谷激流衬托着飘摇发黄的秋叶,还有公路旁边的荡漾湖水似乎预示着我们正在接近目的地。

彦臣想,这条路上远不是攻略上说的那样“风景一般“,反倒是拥有特别的高原秋景,如果有时间,从头骑过也未尝不可嘛。

在车行

五点左右,他们顺利下车,到达提前预订的车行。

然而,正当他们欣喜地准备挑选自己的“坐骑”的时候,车行老板却说有两个热门车型几乎已经被预定光了。

虽然彦臣急于验证剩下的车型,并没有立刻说什么,但他的心里顿时觉得很愤懑:当初付定金的时候,可没有说某些车型先到先得啊。选择权突然变得有限,难道不是一种预订的失策吗?

试车的时候,彦臣又发现有几辆车的前拨不太顺畅,还有两辆车的后胎胎纹磨损严重。他向老板抱怨到:“怎么就剩这么几辆了?当时也没有说需要尽早选车啊!”

老板很热情,但他的解释始终也没能平复彦臣的不满。最终,在坤哥和彦臣的建议下,老板决定升级四辆更高档的车,价格仍统一按最低档的收费,并且马上维修有问题的车。他们把那四辆好车分配给了女生。

后来,直到车行老板帮忙把行李送到住处的时候,彦臣的心里仍然只能给这个车行的服务打七十分。然而,后来在路上的事实证明,彦臣有点儿吹毛求疵了,他心里给老板的分数也最终加到了满分。

至于环湖顺序问题,执拗的彦臣早已经动摇了,而大家也都已经逐渐倾向顺时针了,眼下只差临门一脚的那个“砝码”罢了。就在他们讨论的空当儿,车行老板说,他这几天也会开保障车顺时针环湖,有情况的话也许可以帮助我们。

彦臣听到有这样的条件,再看看这十三个人,有新手,有生病的,也有久别骑行的。他忽然感觉到老板这句话的分量开始让决策的天平倾斜,便对大家说决定顺时针环湖了。而其他人的反应却稀松平常,看起来是众望所归一样,彦臣心想,真不知道如果他说的是逆时针,会遭到多少反对。

第一次全员聚餐

当天的晚餐是这十三个人的第一次全员聚餐,大家决定开个荤,好好吃一顿。按老板的推荐,他们找到一家做烤羊排的店,陆续坐定。

席间,彦臣先向大家介绍了青海湖环湖计划的缘起以及这十三人队伍的组成过程,然后,大家开始依次进行自我介绍。

体型相似、笑起来更像的蜗牛和坤哥认了亲兄弟,(假装这里有合影)

不停给大家倒水的水哥正式确立了服务队伍的定位,

小平到底是不是淑萍最终也没有结果,

马拉松破四的牙牙赢得一阵羡慕,

用车轮走南闯北的猫猫被封了神,

因幸运入队而倍感幸福的风雅显得有些低调,

特别爱笑的小星星透着一种自由不羁的气质,

后来一直默默无闻做补给线的小明成了幕后英雄,

由“飞飞”化名而来的小灰灰显得沉稳却深藏不露,

被推上队长位置的表哥彦臣,实力不俗的幽默堂弟小超,懂事又努力进步中的表妹小慧组成了亲戚团,成为了其他人调侃的目标。

就在大家分别进行介绍的言语间,老板也终于开始上菜了。但是,彦臣却觉得食之无味,大概是那份当地著名的烤羊排远没有这十三个“单身汪”的自我介绍来得好吃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经过一天三地的奔波,再加上一顿没酒助兴又寡淡无味的聚餐,他们的团队感情反而越来越浓厚。

聚餐结束前,彦臣决定说出他憋在心里两天的担心,便对在场的每一个人说:“这次骑行一定要注意安全第一,一定要有规矩。如果身体吃不消,必须主动退出,不能硬撑。”

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当时在心里想的是: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全员聚餐。因为担心这个说法反而会给一些小伙伴徒添心里负担,彦臣最终并没有多言那么一句煽情的话。

是夜安眠

当天晚上,他们准备休息的时候,小平和牙牙说他们分到的房间有一股浓烈的怪味儿,而她们找老板调换房间的时候,却被告知已经没房了。

看到感冒未愈的女孩儿实在难以忍受这闻起来类似发霉的异味,彦臣决定找一个男生和她们换房间。没等他说完,他的堂弟小超就主动请缨,和他一起住进了这个诡异的房间

彦臣在那一刻,突然觉得小超这个弟弟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后来,小超为了防备路上各种急需又去买了一沓塑料袋,后来也确实发挥很多作用。

睡前,收拾罢了东西,小星星和猫猫拿了一串葡萄给彦臣。兄弟俩吹着开窗通气的丝丝寒风,就着一股没有散尽的怪味儿,品尝到这难得的高原葡萄的时候,彦臣反倒觉得很香甜,可是谁又能说得清彦臣尝到的甜是什么甜呢。

小城晨跑

大概因为来到环湖起点的兴奋心情不减反增,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彦臣再一次早早地醒来。他辗转一阵儿后,心想:既然睡不着,那就先跑一圈再回来休息吧。

当彦臣推门而出,一阵寒意扑面而来,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走出门外,他突然感觉天上有东西扑簌簌地砸到脸上。

“是雪!,居然下雪了!”他在心里惊异地说。

虽然天上飘着雪,但是大概因为路面温度比较高,马路上还是湿漉漉的,并不能积雪或者结冰。再加上当时没有起风,所以彦臣没有觉得特别寒冷,他在沿着小县城的街道慢跑了几圈之后,竟然还觉得有一点儿燥热。

在这个小城大大小小的街道跑了半个小时,他惊讶地发现,这一路上都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一辆汽车。眼下的西海镇在雪花的衬托下,显得安静极了,全然不像海北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该有的样子。就连好像这灯火通明的路灯,好像也都不过是为了它自顾自的美丽而开。

彦臣在天南海北地跑了五百多个早晨了,但今天这个晨跑无疑是最安静的一天,没有狗吠,没有汽笛,甚至没有早点摊,也没有环卫工,周遭安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好像整个人都融进了清晨里,变成了这座小城的一部分。

他想喊,但是他又怕把安静吓坏了,他想保持沉默,但是他又怕极致的静默会吓坏自己。

上车,出发!

晨跑回来,彦臣还是觉得有一点担心,毕竟骑行第一天就碰到这么一个雨夹雪的天气,实在有点儿出师不利的感觉。就在他这份担心还没有平复的时候,更令人担心的是,大家在收拾东西的同时,却有另外一些人纷纷忙活着找药吃。

彦臣把退烧止痛药给了小平,把感冒药给了小灰灰和小超,把去火药给了小星星,每每递出去一份,就多一份担心。

不过,担心归担心,该吃药的就吃药,但是大家的精神状态看来还都不错,尤其是早饭饱餐之后出发的阵势就像战场上临阵的勇士团。

图@小星星

在车行装驮包准备出发的时候,彦臣按照车行老板的推荐,口头确定了当晚在江西沟乡的住宿:“好吧,那标间就按160算吧。”

听到这个价格,车行老板似乎很意外,便对我频频点头,表示这个价格很难得,好像我捡了一个便宜。只是彦臣没有料想到的是,便宜没有那么好占,这是后话了。

简单的口头协定之后,彦臣便通过手机支付了二百元定金,他们一行十三人直奔100公里之外的这个“加州旅馆”。

西海镇——环青海湖公路起点,海拔大概3200米,城区面积不足4平方公里。虽然日常行动感觉并无异样,但其实这已经是彦臣到过的最高海拔了,360公里的车轮故事便从这个小城开始了……

(未完待续……)

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