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唐朝那些猫事儿(73)

故事简介(第五卷)|黑衣大食

坦罗斯战役后,几位西域使者来到长安。

他们表面上是要向大唐求和,但秋儿和锥子却发现,他们真正的目的是夜色中的猫国。

另一方面,老猫的日记终于被打开,里面记录着一个关于战争的故事。

这故事与坦罗斯战役有着怎样的联系?

一个关于战争与爱的故事就此展开。


文/溜爸

七十三章  用弯刀的猫少年

1

弯刀和用刀的猫少年都是自天而降,他们落下时,一道如新月的刀光,就划过了彪的胸口。

光过,滴血未落。那透着褐色皮肉与鲜红色血的伤痕在瞬间绽开,又在瞬间关闭,只留下条细细的线。

站在一旁的猫骑兵们甚至都无法确信这一刀是不是真的砍到了彪,它们只是发现彪又变回了黄老太,才匆忙着围上去。

黄老太本来是没有动的,受了那样的刀伤绝对不能轻举妄动。可看着围过来的猫们,它却突然大笑一声,然后鼓起腮帮子,向后一坐。

众猫以为它是要攻过来,都慌忙准备迎战,却没想到,一股臭气,随着声炸雷的响,从它的屁股喷涌而出。

一时间黄烟蔓布,臭味扑天,熏得众猫四散而逃,只有喵乌衣警觉着,冒着吃屁的风险大喝一声:“保护国王!”

可惜它还是慢了,一瞬间,黄老太已经到了猫国王的跟前,虽然此刻的它已经没有了彪的身形,但它的牙齿还是同样锋利,足可以见血封喉。

瞬间中,又是弯刀,又是猫少年,它以极迅猛的速度追了上去,并在接近黄老太的同时,挥出一片似乎新月的光。那光是黄老太决然躲不开的,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冲了过来,替黄老太承受了光。

身影被刀光狠狠砸在了地上,把那才稍稍落定的黄烟又都砸了起来,顿时铺天漫地,只听“乒乒乓乓!”一阵骚动,黄烟才渐渐散去,那些跪在地上被屁烟熏得泪流满面的猫官兵们又睁开了眼。

让它们意外的是猫国王依旧矗立在那里,依旧威风凛凛,而挡在它身前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鹿仙。

再仔细了鹿仙的跟前还有一只满身都是箭伤的猛虎,它的左腹部有着一道细细的,线一般的刀痕。

而黄老太和另一只虎,连同那使用弯刀的猫少年都不知所踪。

......

黄烟在一阵骚动后慢慢消散

在老太屁烟消散之际,四只萤火虫朝着红帆城外飞去。

风领着它们穿过巷子,跨过长街,甚至闪烁着飘过映衬在渠水中的亭台楼阁,才最终在城内的一座小院天井落下。

然后,四只小虫子就立即变成了三只猫和一个人。猫是秋儿、锥子和白纱,人是春儿。

变回来的瞬间,秋儿、锥子、春儿都是挺欢乐的,毕竟这一晚上经历了太多的刺激,又能平安着全身而退。只是白纱一脸的不情愿。

“为什么我们要逃?春儿明明是救了国王的!只要现身,必然能得到封赏!我们也就有和国王说话的机会了!”不情愿的白纱说。

“以防万一嘛,如果国王知道咱们救了它当然没关系,可要是不知道呢?要是再把春儿当成了刺客同伙呢?”秋儿说着,安慰了安慰白纱,“不管怎么说,咱还是见到国王了!”

“不!这根本就不是我所谓见到的那个意思!这不算数!”白纱赌气。

“什么叫不算数?当初说好的,就是见见,现在见也见到了,怎么不算呢?何况发现鱻大人不对劲的是我跟秋儿,阻止黄老太的是春儿,跟你有什么关系?”锥子质问。

“那我不管,反正如果是这样,我是不会说出那本子里的内容的。”白纱瞪着锥子和秋儿,可能是觉得自己理亏,它又补了半句,“要是没机会就算了,明明可以跟国王说上话的,只要我们不逃走!”

“不行!”这次,没想到是秋儿斩钉截铁,她说,“我们绝不会为了你,让春儿冒险,你不愿意说出秘密就算了,我们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白纱还想挣扎,但见秋儿的态度如此坚决,也只得作罢,悻悻的它只哼了一声,就离开了,留下片不再欢乐的气氛。

“我们就这么让它走了?”看着白纱的背影,是锥子先打破了沉默,“你就不怕它出卖咱们?”

“那又能怎样呢?我们总不能把它绑起来吧。”秋儿说着,看了看春儿,“好在,春儿是人类,只要不再变成猫,它们应该找不到的。”

2

“找到了也没关系,它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春儿自信满满,甚至觉得说不过瘾了,还比划起来。

“你就这么看不起猫么?”秋儿见春儿如此大意,有意提醒。

“我......”

“你!你的功夫还不到家,就那个喵乌衣,即便你是人类的模样恐怕也不是它的对手。”秋儿说。

“我打不过它?”春儿气得撇过了头,本来今天晚上就是跟秋儿赌着气的,这一来,他更急了,脱口而出:“我就不信它能比我厉害,长毛的东西!”

其实,春儿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想起来秋儿跟锥子也是猫,他们相处的日子长了,春儿是已经把两个玩伴看做了人类。

但锥子肯定是了解不到春儿这心思。于是,它呲着牙,吼了句:“你说谁是长毛的东西?”

说完,它还作势要往春儿的身上扑,好在是秋儿拦住了它。

“秋儿,我不是那个意思。”春儿忙要解释,但它没能把话说完。

“算了,春儿,你说的没错,我们确实是长毛的动物。”秋儿说,与此同时,她已经拉着锥子,往院外走去。

这走,安静而坚定,是凭春儿怎么叫喊,也不再回头的。

......

之后的几天里,秋儿都没再回来。这让春儿有些生气,有些后悔,但更多的还是期盼。

尤其后面几天,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他就第一个冲出去看门呀,窗呀,发现不是了,才又悻悻着回来。

风吹草动……

如此变化,再加上几天都没见到秋儿,守中和十三娘当然不会看不出来。不过,做爹娘的,同一个事儿,角度还是不同。

十三娘是心疼儿子,理所当然就更多是埋怨秋儿:“多大的事儿呀,都是一家人,就是生气,也不该离家出走呀!”

说着还顿顿,回头问守中,“这算离家出走吧!”

而守中呢,更多的烦气儿子,主要家里老有个一惊一乍的,他也没法沉下心来做学问,于是便说:“你别老阵儿阵儿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魔障了呢。人家秋儿没你那么小心眼,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回来的。”

这话,其实在春儿来说,倒更爱听,毕竟,他并不需要别人来帮他一起讨厌秋儿。他需要的是听到秋儿会回来。

于是,春儿兴奋地揪着守中正拿着报纸的袖子,一边使劲摇,一边问:“什么时候呀,什么时候呀?”

“哎!今晚!今晚秋儿就回来啦!”

守中本来是句打发人的话,可春儿当真了,于是,他就那么强睁着眼睛等,结果等到大约子时,还真就听见后院传来了动静。

春儿当然兴奋,他装着一肚子道歉的话,就溜到了后院,并且在院里小声呼唤起秋儿的名字。

朝着那些秋儿常在的角落呼唤。然而,让他失望的是,所有角落里都没有秋儿的身影。

难道,刚才是自己听错了?

正在春儿迟疑的时候,动静却又响了起来。

是天上,那动静居然是从天上来的。春儿确信着抬起了头。

今天没有黑夜,满天繁星,把夜给照了个透亮。而就在这透亮之中,春儿发现离自己最近的几颗星星上突然透出了晕,就像是星星被水墨沾得淡开来。

晕渐渐发散,散成了一对鹿角形状的时候,就缓缓从天上凸出来。这让春儿感觉天一下子矮了,矮到自己抬手就能摸到,矮到让人担心它随时掉下来。

春儿还没跟秋儿道歉,所以,他害怕被天砸死,所以,他骇得坐在了地上。而这时,鹿角下,一个由星晕组成的巨大的鹿头已经现出来。

鹿头一出来就紧盯着坐在地上的春儿,他问:

“你就是那用弯刀的猫少年么?”

我们是有点梦想的小夫妻,码字,带娃,做教育。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亲爱的你!

作者|溜爸,一个拉小提琴的习武之人,一个舞文弄墨的计算机工程师,一个被山东大妞泡上的北京爷们儿。最大的理想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上写故事。

全目录|《唐朝那些猫事儿》

上一章|乌衣战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