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普通  但这阻碍不了我追求极致

写在之前:太久没提笔写,与我之前自定的每天一篇相去甚远,这拖延症,也是没谁了……话不多说,开始行动!

1、

单位最近换了新保洁,是位精瘦的阿姨,看了让人心疼。阿姨正式入职的第二天,对她的褒奖就开始不绝于耳,甚至办公室最喜欢吹毛求疵的大姐,也被阿姨的认真征服了。

由于保洁阿姨的上下班时间比我们早,所以一上班,我们就会看到阿姨在仔仔细细地擦楼梯扶手,一个接一个,擦得很仔细。公共区域的地板,总是干净地让人不忍下脚,洗手间的垃圾袋,也总是套得工工整整,边边角角都很到位。

阿姨的尽职尽责,大家有目共睹,有时候聊起来,大家会被阿姨的用心感动,看到不文明的如厕行为会替阿姨打抱不平,大家甚至觉得,应该联合上书,强烈要求领导为这位可爱的阿姨涨工资。这跟对之前那个阿姨的看法,天壤之别。

背地里,我们管之前的阿姨叫“抱怨阿姨”。如厕人多,她会抱怨;洗手时不小心溅一滴水,她会抱怨;甚至前一个人刚走,她就会挑出毛病跟后面的人抱怨……

仿佛她的生活,除了抱怨,别无他物。

勤快阿姨来的前两天,她也一直在抱怨,嫌勤快阿姨打扫得不够干净。

两天后,抱怨阿姨不见了,据说是被开除了……

生活中没了抱怨连连的负能量宣扬者,上洗手间的幸福指数,都有了大幅度提升。

不知领导有没有给勤快阿姨涨工资的想法,但是我们都相信,这一天早晚都会来。

2、

每天早晨上班,都会路过那个煎饼果子摊,由于是卡点上班,我每次都会被车前长龙般的队伍吓退。偶然一个早晨,我早出门了二十分钟,有幸站到了买煎饼果子的队伍里。

摊煎饼的是位阿姨,老伴在一旁支了个烤红薯的摊子,早晨烤红薯的空挡,大爷会过来帮忙撑撑袋子。

一尘不染的玻璃罩上,贴了一张价格明细表,加鸡蛋的、加油条的、加脆饼的……明码标价。旁边还有一张促销小广告,上书“4月13日周年庆,煎饼果子每个便宜5毛。”这用心程度,叫人见了总会会心一笑。

阿姨专心做煎饼,不碰食物以外的任何东西。轮到我时,阿姨一句“闺女”瞬间叫到了我的心坎儿里,前所未有的亲切感让患有清晨焦虑症的我变得异常安静。时间溜得有点快,我毫无怨言地撑着袋子等着,自己拧开贴着“十元、五元”和“一元”的钱罐子交钱、找零,仿佛对这辆小车上的一切很熟稔。

从来没有这么舒适的买早餐体验,虽然整个下来都需要自己动手,但我依然在这个路边摊上找到了星级酒店的感觉,然后就懂了隔壁总是冷冷清清,而这里总是顾客盈门的道道。

煎饼果子卖到如此极致,会让人对年迈的老板肃然起敬。

3、

老郭做了一辈子豆腐,都是浆水点的。

因为家里条件不允许,所以每天磨豆浆,老郭都会迎着夕阳的余晖,推着板车到五里地开外的老乡家里。回到家再连渣带浆倒进特制的大号纱布里,将细腻润滑的豆浆与豆渣过滤分开。过滤豆浆是个功夫活儿,要一遍遍地翻滚豆渣并挤压,老郭一般会跟老伴轮流来干,等豆浆入锅了,老郭就不再让任何人插手,亲自守着大灶台烧火熬豆浆,每次豆浆熬开了,老郭都会盛出一大碗,边点浆水边咂摸味道。

点浆水的时候,整个屋子里热气腾腾,老郭像仙境里的老神仙,拿着神奇的舀子在那口大锅里“指点江山”,在豆腐的国度里,他就是君王。

随后,豆浆跟浆水拥抱结合,长成豆腐脑,把豆腐脑装入特制的豆腐压制容器中,老郭会找个重物压在豆腐上,然后就背着手放心地吃晚饭去了。第二天一大早,老郭带上自己削的梆子,铛铛铛地去村里售卖,不过两个村落,老郭的豆腐就会被抢购一空,随后老郭就悠闲地推着车,赶回家吃早饭。

靠着庄稼和做豆腐的手艺,老郭养活了五个儿女,虽然没有大富大贵,日子却也逍遥自在。老郭是个特别容易知足的人,能过这样的日子,他很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