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支铅笔的故事——由斯密“看不见的手”想起

市场是一个陌生人跟陌生人打交道的地方,是一个陌生人服务陌生人的地方。
我们的晚餐,并非来自屠户、酿酒商或面包师的恩惠,而是出自于他们自利的打算。我们不说唤起他们利他心的话,而说唤起他们利己心的话。我们不说自己有需要,而说对他们有利。

以上两段话是亚当斯密阐释市场的有利论据,因为有了市场,才有了交易,才有了我们现在餐桌上丰盛的食物与美酒,才有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

市场究竟是如何通过自身的运转使得世界上陌生人之间开始出现合作,进而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我们随手都可黏来的一支铅笔,可能只需要花费几毛钱就可买来的铅笔,却需要经过成千上万到工序才能走到我们面前。这就是市场的力量。

铅笔笔杆所用的雪松木,笔杆上要涂六层油漆,油漆中含有硝酸纤维素和合成树脂,笔芯里有石墨、黏土和滑石粉,笔帽上的金属圈,橡皮等都来源于世界各地。当我们惊叹于一支铅笔的制作原材料足够多时,就会发现制造工序也是一样的繁杂。以笔芯为例,笔芯原料需要将石墨与黏土按一定比例配好,将其放入机器中搅拌均匀,并将其压制成规格制品。然后经过高温加热,确保其有相应的硬度,最后经油浸处理而成。这样的工序并非100人或者1000人所能够完成,然后,市场将其恰如其分的进行分配,并使得如此繁复的制造品最后变得相当廉价。

伦纳德 里德第一次将这个故事写成文章《我,铅笔的故事》发表之后就注定成为经济学史上的经典。当然与此相通的是一根针的故事,这来源于斯密《国富论》首章。同样需要关注的是这背后透露的经济学上关于市场的观察。

斯密的“看不见的手”在市场运行当中有其自身的运行规律,但我们相信由于市场,陌生人之间开始交易,他们来自于不同的国度,有着不同的信仰,说着不同的语言,但这又有什么问题,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有利己之动力。

不经想起那个我们耳熟能详的故事。清朝乾隆出游江南时,曾与镇江金山寺的老和尚到江边散步。望着长江中过往如梭的船只,乾隆皇帝问老和尚:“您老可知江上船只多少?”老和尚答曰:“两只。一只为名,一只为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