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时期的我需要埋头苦干

 我不太爱笑并且自身捆绑着无数的疑惑,极大数暂时解决不了。

    我曾经很喜欢诗歌,自我分析其理由无非就是诗歌在现代人手里把玩是舒适的,唯一需要面对的是诗歌带来的思想的无拘无束,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个点随意下结论。

      一致安逸的环境里,出现了诗歌是我所在行的一项技能的幻觉,不得不说这感觉真奇妙,可能是自我认同感的加剧。大量事实长期证明,除了自我膨胀,一无所获。

      于是下一阶段,我又转向对自我认识的发掘,经历了疑惑――焦虑――寻找,至今还未发现完整的自我。凭空的思考给我带来了疲惫,既然想不通:那就用一生去体无世界的奥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