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十八年却被告知不是亲生的

18岁那年,爸爸告诉我自己不是亲生的,还给我说了一个地址,给我一把钱,让我自己去找亲生父亲。

妈妈坐在一旁掉着泪说,养了你18年,没想到养了个白眼狼,你去找你的亲爸爸去吧,我们也对得起你了,疼你比疼恁哥哥都狠,我们真不知道该咋疼你了。

我愣在原地,朝他们磕了几个头,抹着泪就跑了,啥也没带。我跑出熟悉的家门,跑出熟悉的村庄,沿着进县城的公路,一边走,一边回忆着这十八年来的点滴。

爸爸向来是信奉“子不教,父之过”,是街上有名的严父。他的教育方法,就是一个“揍”。我哥哥是被他揍出来的一个一本大学。

第一次挨揍是初一。

初中开始住校,我和几个同学翻墙去网吧上网,第二天让老师知道了,老师叫了家长,停了两天课。爸爸在老师面前道歉,一个劲说回家一定会好好教训孩子。

到了家,一脚把我踹到了一边墙角,我蹲在墙角哭。

“你还有脸哭,揍你哥哥从来都是因为学习不好,你倒好,敢去爬墙头通宵上网,胆可真不小了你”。

脱了鞋就用鞋底抽我屁股,一个手提留着我,一个手拿鞋底抽我,我疼得打圈,拿手挡了一下,立马打手上了,我一边甩着手,一边打圈,嘴里还哭着说“爸爸我再也不敢了。”

最后一下可能是他打偏了,打我背上了。妈妈这才把他拉开。

我哭着趴到了床上,还是妈妈给我往屁股上抹的红药水,凉凉的,问我还敢不敢去上网,我说再也不敢去了。

最后是妈妈给我送了一碗饭,我扒拉了两口就趴着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吃早饭的时候,我都不敢看他的眼,低着头吃了一顿早饭,吃完小声说了句回屋看书了。

停课的那两天都是这样过的,直到第三天早上。他打电话问老师能不能去让孩子回学校了,老师同意了,他才给我说了句话“快点吃,吃完上学去”。

他骑摩托车送我去的学校。到学校门口,我向从前一样,扭头说了句“爸,我上学去了”,他才骑摩托走。

回到学校,同学们就围住我们几个,笑着问回家好不好,挨揍了没,我们都没回答。晚上回到宿舍洗漱的时候,一个室友突然大声喊了起来,“你背上怎么有这么大一个鞋底子印”。

那时候我才知道,最后那一鞋底子打我背上了,而且留下了一个完整的青紫印子。

我笑着说,“看老子的纹身帅不帅。”其实他们都知道那是我爸爸打的印子。

我还是没忍住上网的诱惑,又偷偷翻墙上了几次网。老师没逮住现行,也没喊家长。直到一天我翻墙扭了脚,谎称说下楼梯踩空了。

老师对爸爸说:“他是不是下楼梯踩空了咱心里都有数,他也有数,白天上课天天睡觉,这么聪明的小孩,这样下去就毁了。”

大概是有伤,回家他没揍我,只是干完活回来吃饭的时候,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眼光看我。他俩都对我用冷暴力,都不和我说话,妈妈还唉声叹气。

过了两天,他俩把我的铺盖从学校带回来了,我以为是不让我上学了,立马哭了,也不敢说话。他说:“再等几天把脚养好,转学去上学,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上网了。”

我知道私立高中,号称军事化管理,两周回家一次,期间连校门都不能出。而且据说,里面的老师都特别严格,揍学生是家常便饭。但教学水平也是特别好,一个班能有百分之六十考上重点高中。因为我哥就在那上过。当然,学费也特别高。

两周他给我一百五十块钱,我哥那时候是一百二。本来这些钱吃饭买文具是够的。可进那个学校的,不是家里有钱的学混子,就是学习特别好的学疯子。我哪个都不是,一方面看不起那些每天只知道学习的学疯子,一方面又没钱和学混子们一起玩,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向哪类靠拢。

那个学校渐渐治好了我的网瘾,有时候周末会去县城逛逛,也没钱,就是看看,不买啥东西。

讲真,那是我挺快乐的两年时光。学习成绩在班里算中上游,还是英语课代表。也不受欺负,也不是那种学疯子。那是为数不多的父母把我当作骄傲的时候,逢年过节走亲戚,别人都会夸我的。

我如愿以偿考上了县城最好的高中,村里儿时的伙伴里考上的可不多。我好像和他们拉开了一点差距。

好巧不巧的是,高中的门口是一排网吧。没具体统计过,十个网吧总是有的。

网吧就像是一个特别有诱惑力的鲜花,总是吸引着我不断光顾。从此我就把灵魂寄在了网吧里。逃课上网,撒谎请假上网,总之就是各种想办法上网,在游戏里寻找快感。

只是两个周的生活费还是只有一百五十块钱,我撒谎向家里要钱,向网吧赊账,向同学借钱。

那时候学习成绩自然是一落千丈。班主任终于给家里打了电话,爸妈都来了,和初一一样的戏码,先领回家,然后暴揍一顿,只不过我不哭了,躺在床上任他揍,或是站在那任他揍,妈妈会拉我,骂我不争气的玩意。他打累了自然会停下来的。

一个月我倒是有好几天在家里反省,挨揍。其实比挨打更难受的是冷暴力,他们不和我说话,仿佛我就是空气,完全当我不存在,这是最令我难受的。我也暗暗下决心不再上网,好好上课。

可我实在是忍不住网吧的诱惑,而且我已经和课堂脱节了,完全跟不上老师。并且我一上课就犯困,一进网吧就精神抖擞,在游戏里大杀四方。

就这样浑浑噩噩上完了高一、高二,妈妈来陪读了。

她租了一个学校门口的一间出租房,我们住在里面。房子特别小,里面只有两张床,一个电锅。

放学了,她就会在学校门口等我,看我吃完饭,然后午睡一会,她叫醒我,然后我去上课。

她没像别的陪读的家长一样,打麻将,看电视。她每天就在那纳鞋垫,到点做饭,接我放学。我们晚上也会聊聊天。

那时候最流行的是酷派大神手机,妈妈说等爸爸打钱过来,就给我买一部。我爸一个人没法在家里做活了,就随着村里人去打工了。

我还是让妈妈失望了!

有时,她把我送到学校里,我看着她回去了,然后转头跑出校门,钻进网吧里,等到快放学,又跑回学校,等放学铃声一响,我就装着刚下课的样子。

老师那时候都不管我了,直接给我调座位,直接调到了最后一排,而且没同桌,我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那时候我还挺高兴的呢。

直到事情败露,妈妈跟着一个邻居去网吧找儿子,无意中在网吧里看见我了。

她是真生气了,我放学,看到门口没她,还挺纳闷的。回到出租屋一看,也没做饭,正想问她为啥没做饭,一个苕帚劈头盖脸下来了,我才知道事情败露了。哭着说再也不敢了。

她以后又在网吧逮住了我好几次。大概是真对我失望透顶了,也不打也不骂了,只说,下年我不来了。你爱怎么就怎么吧。

还没等到高三,我和别人打了一场架,双方都有错,老师让妈妈来了,妈妈直道歉。我很生气,觉得掉了自己的面子,说了一句,我不上学了。

老师没说什么,让她把我带走了,他给爸爸打了电话。

妈妈带我回了村庄里等爸爸回来。

爸爸来了,二话不说就揍我,我被揍急了,反抗了一下,他猛得愣了。

许久,告诉了我,不是亲生的!

我在路上边走边想着从前。叔叔开车找到我了“别傻了,那是你爸的气话。”

“我知道那不是气话,小六都是从那里买来的,都知道。”

叔叔把我拽上了车,又把我带回了那个家。叔叔让爸爸说我是亲生的。爸爸就是不说,一个劲在那抽烟。妈妈也不说,我才觉得自己可能真不是亲生的了。

他抽了一根烟,还是没说话。叔叔开口了“赶明我去送你上学,恁爸刚才是骗你的。”

“我不上,谁再提让我上学,我就死去。反正我是没爹没娘的孩子,谁也管不着我。”

最后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我没去上学,后来跟着叔叔去了工地,也跟着爸爸去了海上安装风机。只是在一次工地喝酒的时候,我借着酒劲,问了叔叔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叔叔才把我的身世告诉了我。

我确实不是亲生的。

叔叔的前妻无法生育,正巧知道那里有卖小孩的,就把我买了回来。只是把我买回来三四个月之后,叔叔离婚了,一个人也不会拉扯孩子。

爸爸也是觉得一个男的带着孩子以后更没法找媳妇了,和妈妈商量了一下,就从叔叔那把我带了回来,那时的计划生育还不是特比严格,他俩就给我上了户口。

叔叔借着酒意说:“亲爹亲娘对你也不过如此了,你别记恨他们。只怪你太不争气了。”

我离开了叔叔的工地,跟着爸爸也在海上装了几年风机。此后就一个人开始各地打工。我去过一次自己的出生地,满眼荒芜,比我生长的小村庄还要破。

我打听了一下,这个村九十年代确实以卖孩子出名,各家各户都卖孩子。确实,哪个有钱的村庄会以卖孩子当作挣钱的出路呢?

看着路上不认识的一个个人,操着我听不懂的方言,其中或许有我的亲生父母,或许也没有。也都不重要了。

我还是没戒掉网瘾,在打了不计其数的工后,经历了各种社会上的欺骗后,终于体会到了上学的好处,尤其是那些从前学习还不如我的同学,上完高中,上个职业学校,学一门技术,在工厂里做活,也体面生活。

我真的后悔没好好上学,可没有用了。

我现在是一名游戏主播,有时也帮别人代打,一个月六七千块钱。过节的时候我还是会和爸爸妈妈发个红包,我只在过年的时候和哥哥回家一次,但我不去祭祖。爸爸也老了,抽烟也会给哥哥和我了,也会和我们说笑了。

我没告诉他我其实去过那地方了。

他也没告诉我那些话到底是不是真相。

妈妈会催我赶快结婚,和哥哥一样,尽早成家立业。

--The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以前就是个流氓。有很多想法,但执行力太差,要么就是不能坚持,最终很多想法、计划泡汤,活脱脱一流氓。据说这样的流氓...
    柴爷阅读 658评论 0 1
  • 初到布市,是三月底的一个傍晚。六个多小时的飞行掺上两杯威士忌,略有些疲惫和恍惚。走出机场,灿烂夺目的夕阳在...
    Sanford_Q阅读 335评论 0 2
  • 今天,我到学校先交做业,然后读了一会儿书就打预备了,终于可以出去玩了,玩了一会儿,上课了,老师来了,我们说:“起立...
    尚鹏锦阅读 112评论 0 0
  • 贫血通常定义为血液中红血球或血红素总数量下降的情形,也可以被定义为血液携带氧气能力下降的情况。 一.贫血的原因总共...
    健康de生活阅读 2,21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