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年味是从妈妈开始原谅过往才开始形成的

春节是由上古时代的祭祀天地演变而来。几千年过去了,历史的车轮没有停歇过,虽然时代在进步,但作为炎黄子孙的我们从没忘记过“春节”的意义。

“春节”是隆重而特别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是辞旧迎新的一天,仿佛前一年的所有困境、沮丧、不公都可以被刷新,我们拥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因为这一天是阖家团圆的一天,仿佛前一年的所有争端、不睦、差错都可以被原谅,我们拥有了重归于好的机会。

故事发生在好多年前了,依然是父亲颅内有淤血要做开颅手术的那一年。父亲那几天都在嚎叫,嘴里只会说一句话:“你们救救我吧,我头疼死了,不然就让我死吧!”疼得厉害的时候,爸爸就用头去撞墙,撞得咚咚响,或者这样可以减轻他的痛苦吧!

那时候家里的墙哪像现在的墙这么光滑洁白,都是水泥红砖抹上去的,凹凸不平还带着些淡淡的尘土。长大以后的我几乎都从来不用手去摸墙,因为我觉得刮手刮得疼。

那时候的妈妈整日以泪洗面,凑不出来钱,肯借钱给她的只有娘家的亲戚还有姑姑。姑姑的钱可能还是偷偷借给妈妈的,如果姑父知道的话也不会同意的。爸爸的几个亲兄弟都是穷光蛋,有点钱也都在媳妇手里。三伯伯是个善良的人,看见自己的老弟弟疼成这样,自己也会偷偷抹眼泪,可是他没钱。

四伯伯是几个兄弟里最有钱的,因为他有手艺,人也活络,长得也好看有爱干净,从来都把自己收拾得很利索。他算是兄弟里最有出息的,讨媳妇也讨得最好,娶了一个医院里工作的护士。那年代里,女人能在医院做护士很不简单!俗称的“铁饭碗”啊,工资高,受人尊敬。

即使现在,我依然觉得护士小姐姐应该是面慈心善的小天使,可惜那都是我的错觉。无论是护士还是医生,他们都很冰冷,可能是顾及不过来患者的感受,公事公办或高效率一点吧。

说回到故事里,四伯伯看着爸爸这么痛苦,就把自己的私房钱(我猜测的)400块钱借给了妈妈。虽然400块钱跟2万多的手术费比,相差太多,但总比没有要好很多啊。妈妈就收下来这400块钱,谁知道没过几天,这事情被四大娘知道了。

这位“小天使”面色很难看地出现在父亲的病房里,站到父亲的床位边就开始骂人了,话说的很那难听,病房里的其他人都听不下去了,就来劝说。结果这位“小天使”还把人家也说了,别人只能悻悻地走开。

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没有血缘关系,那父亲也是声声叫他“嫂子”的,父亲还在昏迷,没度过危险期,她就算想要钱也没必要这样大吵大闹吧?生死关头,她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就是要母亲还钱给她!

妈妈哪里有钱还给她?只能默默地哭着,她也没有丝毫怜悯,就逼着妈妈还钱。正在她不停逼问妈妈的时候,姥姥来了。看到这种情形,姥姥很生气,就从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手绢里拿出来400块钱,给了四大娘。

拿了钱的她还不依不饶,说我们家就等着穷死吧,最后被姥姥给赶出去了。姥姥问爸爸怎么样,妈妈也不说话,问她吃饭了么,妈妈也没说话。妈妈过了好一会,起身去厕所了。妈妈后来回忆的时候告诉我,她去哭了很久很久,才回去继续照顾爸爸,给爸爸的冰敷袋不停换冰块。妈妈还告诉我,她特别恨四大娘,她绝不原谅,也绝对不会跟他们家和好。

可是,我们总是要去探望爷爷的,避免不了要见面。之前都是我们上午在爷爷家过春节,吃了午饭之后就去姥姥家守岁。多年以来都相安无事,但有一年春节就相遇了。

妈妈看见了四大娘,就开始颤抖,我以为妈妈可能也没有那么生气那么恨了,但看到妈妈那样,我就紧紧挽着妈妈。四大爷跟我打了招呼,也跟爸爸打了招呼。爸爸应了一声,我和妈妈都没有说话。四大娘也来说话,我们都没人理她。

吃饭的时候,气氛一直很尴尬,爷爷说:“过年的时候要热闹,欢聚一堂的日子,来,我们一起喝一杯!”妈妈强颜欢笑,爸爸闷声喝酒,四伯伯也不知所措。最后还是妈妈说:“祝大家新年快乐!”

好像这是一句魔法咒语一样,大家一下就欢快起来。妈妈说完就简单吃了几口菜,吃完午饭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又匆匆地赶到姥姥家。路上的时候,我问妈妈:“妈妈,你还生气么?”妈妈说:“我不生气了,但是我依然没有忘记她说过的话,也没有原谅她。只是希望过年的时候大家都开心一点。”我说:“我知道了。”

我们家和四伯伯家的关系每一次得到缓和,都是因为过年。过年好像让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或者说,过年的这一天,所有人都希望它是崭新的开始,大家都希望在这一天得到祝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