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 YORE的读书摘抄

1.落魄画家醉酒后的描述:

【于是静悄悄地,不敢动,脑海里却不断放起烟花,那一团粉色的火焰,是阿紫的嘴唇,静默的时候也会微张,露出那对白又亮的门牙,但发起牢骚来就成了扑闪着的蝶翼,在他耳边忽闪忽闪,化成巨大的燕尾蝶,飞上她那微微上挑的丹凤眼,眼瞳好似缓缓转动的星球,散发着忧愁但迷人的蓝色光芒,那光芒一路倾泻,成了她及腰的长发,发丝好似海浪,蓬松啊忧郁啊,晃得他心里荡荡悠悠,疏忽间,他觉得有点儿凉,原来是漫天下起飞雪,雪花儿迅速变着颜色,从古铜,到砖红,再到孔雀蓝,一闪闪,一束束,成了寿衣的形状,刚一着地,又化成棺木,一件变两件,两件变四件,那棺木盖子印着一只只猫儿眼,它们泛着银色的光,光芒闪得他不断眨眼,疏忽间,一声钝响,棺木们齐齐爆炸,幻化成了紫色的大别墅,猫儿眼跳上墙壁,摇身一变明亮的方窗,巨大的燕尾蝶缓缓拉开大门,他知道了,他知道阿紫就在里面,怀抱着宝宝,应该穿着那袭灰色的麻布长裙,素颜,回归她学生时代的静好,满心愉悦地等待他回家,就这样,他沉浸在朦胧的醉意里,下了小巴,爬上淡黑又幽长的西贡村小径,他望见路两边伸出幽绿的树影,铺成飞毯,让他加速前进,他偶遇邻居家的猫又在小院里不睡觉,睁着大眼,盯着他左摇右晃的脚步。他想,别急,很快你就成了漂亮的方窗,我会每日都把你擦得锃亮,一边从荷包里掏出钥匙,咔哒一声,村屋大门开了,眼前是一道幽长的楼梯,此刻好似一层层叠起的蛋糕,他便好似奶油一般,由底层缓缓盘旋往上,首先经过了一楼,那是几个学生合租的房子,此刻竟然还传出大声说笑的声响,再一转,到了二楼,那是一户印度人家,几个女儿都差不多的样子,他住了几年也还没数清到底有几个,这时候他稍微停了停,他知道,再往上一层就到家了,就要打开那扇七天也没碰过的家门,他一定要紧紧抱住阿紫,不等她那两片蝶翼飞舞就吻她,然后告诉她,他要为了她重生,他再也不要那没用的艺术了,他要从死人手里捞大把的钱,给她买房子,有明亮落地窗的那种——而就在这时,一束光从家门里发射出来,照得他一时头晕。

是阿紫感应到了他的归来吗?他一时激动得就要起飞了,却望见一个男人,从那光源里缓缓踱出来,那肥腻的腰上,还被一双纤细的胳膊环绕着,啊,一定是看错了,樊高使劲一眨眼,果然,肥腻的男人变了猪头怪,更呼哧带喘地滴着涎水,张大了嘴就要咬段那双胳膊——阿紫!樊高喊了一句,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被黑夜歪扭得不成样子,吓得猪头怪一个转身,随后阿紫也从门后闪现出来。阿紫!樊高这样喊着,一路飞上了第三楼,他看到猪头怪还是死命缠绕着阿紫的胳膊不放手,怎么办,他心想,我不能让阿紫就这样被那怪物抢走,他看到阿紫焦虑的脸庞在暗光里若隐若现,阿紫,我来救你,这时候,他纵身一跃,将手中的空酒樽奋力向猪头怪的头顶砸去——一声钝响,猪头怪消失了,眼前却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顶着大肚腩,一脸惊慌,血顺着他秃了顶的脑袋上流下来,而他身后站着的则是惊慌失措的阿紫,披着睡衣,还未扭上扣子,敞着留有妊娠疤的肚皮,靠在门框,不知所措。

这并不漂亮的肚皮,让樊高忽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一瞬间,一股龙卷「风从他燃烧的胃里席卷而来,这风吹起他紧握的玻璃樽的手,不断向中年男人的头顶砸去,再用那尖锐的裂口向男人胸口插去,又拔出来,再插进去,来来回回,直到风力减弱,他的手才不再被扬起,才缓缓静了下来。但很快,屋里传来宝宝的哭声,这声音模糊但又有力地刺醒了他的胃,他在想,这肥猪一样的男人,在我的家里干什么呢,在对我的宝宝干什么呢——一个可怕的念头,令他抬起了头,两对深邃的黑眼圈,像一对铁饼似的,狠狠向阿紫甩过去,阿紫那对脆弱又苍白的蝶翼,忽闪了两下又止住了,这伶仃的振翅,反而又引起那阵风,再次吹起了他的双手,就像每一次作画一样,完全脱了大脑的缰绳,在夜中飞舞——」


摘自:《拯救条形码少女》 — 程皎旸

在豆瓣阅读书店查看:http://read.douban.com/ebook/12731427/

本作品由程皎旸授权北京豆网科技有限公司全球范围内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年比一件老迈,一年比一年孤独。 1. 老人们看着我们长大,,我也看着那些老人慢慢衰老,从耆艾到耄耋,一点点地垂成...
    驶过暮色苍白阅读 144评论 5 4
  • 今早上有个群里写了一个推送文章 如何扩大市场的同时减少成本 点进去一看,的确没怎么花钱 好家伙,全是异业联盟,思路...
    August_深蓝色阅读 1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