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三章 我要去我梦想的地方了。

按照秋暖现在的情况是根本不可能以合法的途径去美国的,只能偷渡。

至于如何偷渡,实在是件技术活儿。但秋暖想渔民们或多或少会知道一点。

做码头的流浪狗其实是件十分幸福的事,每到傍晚,渔民们满载而归的时候,只要向他们乖巧地摇摇尾巴,他们一般都会慷慨地给条鱼,给点水,一天的食物就能解决了。除非是淡季,否则每天都是定时定点的餐饭。

也有人想要领养秋暖,她每次都会尽全力逃走。一旦被他们领养,就会被锁链圈起来当一条看家狗。所以为了避免这个状况,秋暖会经常在不同的领域向不同的人讨鱼吃。

待了近一个月以后,秋暖发现有条去美国的小船每周都会运一次货物,应该是商人,他们的货物到了码头就是已经经过检验的,如果不出意外,她只要待在那些货物里面不被发现,就可以顺利漂洋过海到达大洋彼岸了。

想得容易,实施起来的难度却非常大,幸好这个商人似乎是运送布料一类的货物,比较容易伪装蒙混过去。

周五的晚上,商人总是会到码头旁的酒店里住一晚上,把小船停在码头,第二天出发。

等到商人走远之后,秋暖立刻跑了过去,看有没有可以进入的地方。果然在甲板旁边有一个机关,正好适合她的身材,她用力一钻就到了甲板下面的货物储藏室。

只要在这里待着不被发现,那么就胜利了一半。

在这个黑暗又潮湿的地方,秋暖静静地等待着,脑子里闪过的,全是一些不想让人回忆起来的糟糕画面。

“那些曾经嘲笑过我的人都一并跳了出来,而可气的是,我知道有些东西我无法改变,只能这样承受着而已。

和终无归期的努力一样,漫长得令人绝望。”

迷糊间感觉到身子震了一下,秋暖立刻睁开了眼。外面声音嘈杂得很,但她不敢轻举妄动。

等到声音渐渐小了,她动了下身子,从箱子里探出脑袋来。这时候不知道一束光突然照过来,秋暖吓得一激灵滚了下去。

“你这里面都是给李老板的货?”

“是啊,上好的货。”

“老美的警察有时候也傻得很,认死理。这样吧,老规矩,让我验一验货。”

秋暖一听,不好。

原来她是上了贼船。

“可如果我现在出去,万一被一枪干掉怎么办?这种亡命徒一定是随身带枪的。”

想下来没有办法,秋暖只能往最里面靠。她想,如果幸运,也许她不会被发现。

秋暖紧张地屏息等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终于,那人检查完了上层的货物之后,关了门出去了。

好在逃过一劫,秋暖更加不敢放松。找到时机便马不停蹄地离开了这艘贼船。

“站在美国这片土地上的时候,还带着一种梦幻般的不真实感。这是我梦寐以求了很久的地方,因为自身天赋运气不足以及一系列原因,我一度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到这里来了。

而当我真正站在这个地方的时候,突然脑海里只剩下一句话——美国是个适合做梦的地方。”

这里有太多的机遇,只要你有能力和天赋,我想,机会一定会找上门的。

只是纽约的流浪狗们总是带着一股优越感,也许是这里的狗即使是靠捡垃圾也能很好地活下去。美国人的垃圾比中国人的垃圾要流油一些,总是有大块的肉和骨头被丢弃在垃圾桶里。尤其是纽约,那些妙龄女郎们咬了一口就不吃了的三明治;孩子们吃了几口不小心掉在地上的鸡腿;大人们不愿意带回家而丢进垃圾桶的汉堡……

纽约的流浪狗被养得很好,除了身上脏了点,根本不是会挨饿的狗。

当然这些流浪狗要更加热情一些,之前秋暖遇到的流浪狗们不是在吃剩饭剩菜,就是在找剩饭的路上,永远为生存而疲于奔命。

眼里只剩下疲惫毫无光彩,似乎它们更像是具行尸走肉而非活物。

“嘿,伙计,你走得这么急,是哪里有好吃的么?”一条肥壮的金毛走过来对秋暖说。

“我要去皮克斯。”秋暖头也不回地说。

“加州可不是觅食的好地方。”

“我去那里学习。”

“什么?哦我的天,你再说一遍你要干什么?”他惊呼道。

秋暖没理他,继续往前走。

“我们是狗,你知道么?”

“再清楚不过了,你是狗,而我不是。我原本是人!”

“哈哈别开玩笑了伙计,你难道是和一个人互换了灵魂么?”

秋暖愣住,回头来看着他:“你知道些什么吗?”

那条金毛立刻拿一种见了虫子的眼神看着秋暖,而后便跑开了,她怎么追也追不上。

追了大半条街,那条金毛看上去敦厚,可跑起来一点也不含糊,秋暖实在追不上,只能放弃。

可当秋暖停下来向上看的时候,赫然出现在她眼前的是——卜里斯特大学。

所有动画爱好者一直梦寐以求的动画圣地。

这里培育了不计其数的动画脚本师,迪士尼和皮克斯的人才输送所。

秋暖一度以为自己和那些拿着书本走在校园里的学生没有什么差别,直到保安出现。

秋暖东躲西藏,惊慌失措不知道该往哪里跑,眼前只剩下人们的惊呼和避让。余光撇过右边教室的门是开着的,她立刻冲了进去,躲到了讲台下面。

保安敲门进来,教授看着他:“有什么事吗,先生?”

“刚才有条狗跑了进来,我怕会影响学生们上课。”保安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同学们,有影响到你们吗?”教授转过头去问同学们。

“没有。”学生里有人这么回答道。

“oh你看,这没什么,我们要继续上课了先生。”

“好……好的。”那保安走之前恨恨地看了秋暖一眼。

秋暖抬头看向大屏幕的时候,发现这位教授正是动画脚本学的老师。

“没事了小家伙,你要是想听课也可以哦。”教授蹲下来对她温柔地说道。

说实话,那一刻秋暖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但她蹭了蹭他的手,然后跳上其中一个座位,正襟危坐地直视前方。

教授被秋暖的动作给逗笑了:“好吧,看来你真是来学习的。那么我们继续……”

Russell教授虽然年近八十,可他上课时的神采全然不像八十岁的老人,反而年轻得很。他很爱课堂,是那种希望把一生都奉献给课堂的人。

于是秋暖每天都会来上课,虽然没有教材可作参考,但Russell教授的讲解已经足够她受益匪浅的了。

学生们一般也都很好相处,只要走到食堂,就会有女生来给秋暖喂食,所以这里是不愁饭的。

晚上累了在教学楼底下歇息一晚也就好了,个把月后还有学生给秋暖做了纸箱子,怕她冷还在里面塞了许多旧衣服。

包吃包住还免学费,天底下真是没有比这更棒的事了。

除了偶尔需要提防一下保安的偷袭之外,其他地方真是没话说。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不出一个月,秋暖就把卜里斯特逛了遍,里面有很好的设施,尤其是图书馆,大到让人会迷路,里面也有很多书可作参考。

一开始进图书馆的时候,管理员并不让我进去,但我连续在那儿待了一个礼拜之后,管理员终于放我进去了。

“你这小家伙,到底想干嘛?”

我轻轻地叫了两声以示回应。

“难不成你想和学生们一样进去看书吗?”

我叫了一声。

随即那个胖乎乎的女管理员发出一阵笑声:“哦你真是太有趣了宝贝儿,这样吧,你在我这儿待着好了,反正你也不能看书,不如就陪陪我。只要不被门口那个臭保安发现就好了。”

跟和善的女管理员待在一起实在是件幸福的事,她常常会给我带些好吃的,尤其是我喜欢的玉米肠。

图书馆里的日子的确无聊,但是也能看到各种各样的学生。

其中有一个叫kiko的学生,听学生们说她大二时就被皮克斯录取,现在网上的那部非常火的动画短片就是她参与制作的。

年少有为。

这是秋暖脑子里的第一个蹦出来的词,非常有天赋的人。

可她却一直闷闷不乐,甚至被Russell教授叫去谈话好几次了。

kiko坐在湖边,一坐就是一整天。

秋暖跑过去,也陪着她,生怕这个情绪不稳定的姑娘一下子想不开就……

秋暖很害怕,kiko也是被抑郁缠身的人。

“嘿,小家伙,你是怕我会想不开吗?”kiko低下头,温柔地看着秋暖。

秋暖点了点头。

kiko愣住了。

“你听得懂我说话?”

秋暖再次点了点头。

“哦我的上帝,你……你……”

半晌,kiko才反应过来:“我想,你大概是上帝赐给我的灵感吧,或许,你愿意和我回家吗?咱们一起写个有趣的故事。”

秋暖兴奋地一下子扑进了kiko的怀里。

“你可真臭,小家伙,我得回家带你洗个澡!”

到了kiko家里,kiko告诉了我她最近为什么闷闷不乐的原因。

她感觉自己失去了写故事的灵感,什么也写不出来。

那种感觉很让人绝望。

而且老板已经对自己几次三番的表现非常失望了,kiko觉得自己度不过实习期了。

虽然她曾经参加过最红网络短片的制作,但也无法避免被辞退的危险。

在美国,不讲资历辈分,只说能力。

而如今的kiko却失去了她最引以为傲的能力。

“虽然你听得懂我的话,可也没办法帮到我……”

不,我可以。

秋暖于是跳到kiko腿上,用爪子生疏地开始点着键盘。

“你……你会打字?”

秋暖继续用爪子打着键盘,而kiko惊讶地发现,这是一段完整的话。

“我原本是人,发生了灵魂互换。”

屏幕上出现了这么一行字。

kiko盯着屏幕看了将近一分钟,像是是被这句话给吓到了似的,秋暖感受到她全身都在战栗,她的手心甚至在微微出冷汗。

过了不久,kiko还是没说话,她把秋暖轻轻放在地上,然后就回了房间,带上了门。

秋暖也在胡思乱想中睡过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