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

长忆旧人春又老,

欲添新酒器还空。

隔窗望断深飞雪,

已感寒凉百万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忆温言 (一) 北方的冬天,天高地远,荒原枯枝。然而返京的那晚,凌晨一点多,却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夹雪,看不到...
    忆温言阅读 160评论 1 1
  • 今是2016年最后一天。虽然每天都是一样的24小时,每天都不重复再来,但最后一天总是想要想些什么。 总结和计划是老...
    晨晓静和阅读 45评论 0 0
  • 懒客稀粥阅读 5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