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八十章)迫在眉睫

字数 2005阅读 264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我徒然惊醒过来,摸到身上出了一通冷汗。

我慌慌张张的坐起身来,然后立即明白了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于是我很庆幸,但莫名的,也有一些怅然若失。

我茫然的看向周围,只见四周竟然满是颓然:苍木被拦腰而斩,山石被熏成焦色,暗色的灰烬厚厚在地上铺了一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燃烧过尽的呛人味道。

我心下惊疑非常,眼下这境况分明是走了水。但究竟是什么样的山火,才能将山林烧成这个样子?

在我自顾思虑的时候,一个清冽的声音传来。

“你醒了。”

我循声望去,只见净玄正坐于离我不远处,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废墟里,他依旧圣洁得像一个天神。

“我怎么了?你…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你睡着了,”他说得极其自然,“我出来寻你,便见你睡在这里。”

我顿时觉得有些羞赫…自己何时成了这般嗜睡之人?在这废墟一般的地方,竟也能睡得着…大约是太累了罢…也不知那山火是何时起的,我当真是命大,生了这么大的火,也没有被这烈焰烤死。

“咳…大师,你竟会出来寻我?这可真叫人意外。”

我这样说着,心里觉得非常欢喜,他到底还是在意我的,纵然我与他的观念有所差异,但只凭这一点,我对他的那些不满竟已烟消云散。

他抬头淡淡的扫我一眼,继而不动声色的望向了旁边:“你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适?”

我舒展了一下筋骨,懒散地答:“没有…就是骨头被这石地隔得有些痛。”

“……”

“大师,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怎的烧成了这个鬼模样?”

“这山中有一只石魔,乃是神剑霄云的铸铁所化,他吸收了天地间的日月精华,最擅长于蛊惑人心,往往化身为人们心中最为信任之人的模样,再骗其魂魄为食,”他泰然自若地答,“之前我卜算不出晏初寒的具体方位,想来多半也是拜其所致。”

我听得似懂非懂:“那,这山火也是他放的么?”

他默然的点了点头。

“那他现下在何处?”

他抿了一下唇:“已被我收服了。”

我长长的“噢”了一声,立即讨好道:“不愧是大师,什么神剑铸铁,诡辣石魔,统统都逃不过大师的法眼!”

他对我拍的这份马屁并不受用,只冷冷地道:“你若无碍,我们便继续上路罢,现下我已知道晏初寒藏在哪里了。”

“噢……”

他听之便站了起来,但不知怎么的,他的动作看起来有些不自然。

我不禁凝目望去,只见他后肩的衣衫上竟然溢染出了点点赤色。

我疑惑的走到他背后,然后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整片后背居然皆已被鲜血所浸染!

“大师…你,你这是怎么了?你流了好多血啊!”我惊呼。

他整个身子微不可见的抖了一下,却仍只道了两个字:“无妨。”

什么无妨!这血迹已经淌得这样可怖,他却还能单单以“无妨”二字来说辞,他莫非认为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身不成?

“你怎么会受这样重的伤?”我皱着眉问,“是被那只石魔伤的么?”

他犹豫了一下,继而缓缓点了点头。

“凭你的修为都被伤成这样,可想那石魔道行着实不低。可惜不曾亲眼见到你与他相战的场面,否则我的伞剑也可助你一臂之力。”我低声嘟囔道,“你坐下,我替你运功疗伤。”

他闻言一征:“…不必了,区区小伤,不碍事的。”

“这怎么会是小伤!”我顿时有些气急,“若是小伤,怎会血流不止?”

他或许不曾料想我的态度是这样坚决,一时有些相顾无言。他的侧脸苍白且暗黄,如一朵急速枯萎的玉兰花,那正是大量失血即将晕厥的前兆。

我急忙道:“大师,失血过多是会死人的!你不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吧?”

他望了我一眼,目光又迅速转向别处,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想了一下,立即恍然大悟,叹息道:“是了,我怎的把这事忘了,我连灵力都没有了…又如何能为你运功疗伤呢…”

他眉间轻皱,目光似有不忍,犹豫了一会儿,却最终还是保持沉默。

“纵然如此,也不能将你的伤势置之不顾,”我坚定地道,“大师,你且在这里等等,我去找一处灵气充沛之地,便于你静心疗养,等你伤好一些,我们再上路罢。”

说完我便想走,刚一转身却又被他叫住。

“不必去了,”他道,“现在没有时间让我疗伤。”

我转头疑惑地望着他,静静等着他的下文。

“没时间了…”他又重复了一次,“今日已是第六日了。”

第六日…我在心下迅速的算计了一下,六日之前,正是我与初寒分道扬镳,他打伤净玄,将素素带走那日。

“大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抿了一下唇:“小鹤妖,你曾问过我,为何不能让晏初寒与程素素相守。”

“…是。”

“因为晏初寒是一个死人,是一具孤影魂魄,”他道,“他现在纵然在人世生存,却只不过是徒有躯壳,他以鬼身在这世上游荡了几十年,所含阴气已非寻常鬼怪可堪比及。”

我静默的听他一句一句的说着,感觉自己的心跳渐渐加快起来,我已隐隐将他余下要说的话猜了个大概。

“但程素素是活人,是一个已然转世的肉身凡胎,”他的瞳色蓦然深了,“我早就说过,前尘已了,人鬼殊途,他若执意纠缠,定然是会悔的。”

我不自觉的颤了一下,声音开始略微发抖起来:“那他…他们还有多长时间?”

“不到一日。”他斩钉截铁的道,面上多了一丝沉重的悲悯,“若明日太阳升起之前,还没有找到他们…”

他阖上了唇,并未继续往下说。

我却听见风中传来阵阵如哀的悲鸣。





感谢阅读,喜欢别忘了留下你的赞噢~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 第1章 知道我是谁么? 聆微睁开眼,五点半。她的生物钟一向很准。 浑身疼痛,如同被车碾过一般。密密麻麻的痛觉从身下...
  • 网络传输协议概念 网络传输协议或简称为传送协议,是指计算机通信或网络设备的共同语言。现在最普及的计算机通信为网络通...
  • 还记得我吗? 那个为了搏你一笑 假装摔倒的我 那个为了让你注意 故意自虐的我 很没出息吧 还有更多 更多你不知道的...
  • 24.3Vector语法简介 Android以一种简化的方式对SVG进行了兼容,这种方式就是通过使用它的Path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