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个好天气

今天是个好天气。

空气里到处是慷慨的阳光。

教室里风扇呜呜地吹着,天天练还未写完,我抬头看了眼时间,一点零七分,时间仍然充沛。

午睡时是被热醒的,黏糊糊的汗顺着额角流下。我打开窗户,无风。第一节是数学课,老师顿挫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开,发出哔剥的响声。

下课后去接水,突然听到有人惊呼杨振宁先生去世了,我的手陡然一抖,觉得不可思议。回到位上,后座的一群人在讨论着什么。侧耳倾听,我恍然,去世的不是杨振宁先生,而是袁隆平院士。

有人在笑,有人在骂笑的人。但我的耳中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悄悄侧过头,窗外阳光明媚,终于有一阵凉风吹过,深绿色的树叶频繁向我点头。但它们渐渐模糊下去了,其实在我心中,“死亡”是一件很遥远的事,尤其是当这两个字与我所熟知的人联系起来时,短短九画便化成鲜血淋漓的匕首,是刺向我心的最深的利刃。

袁隆平,这三个字陪伴了我近十七年,他已经成为我生命中难以割舍的一部分。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个鲜活的名字会带着他所有的功劳被刻在墓碑上。回到家,我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我不由得想,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永恒的呢?食物会过期,石头会风化,爱意也会在时间的打磨下逐渐散去,就连袁隆平爷爷他也是生老病死一个也没能落下。

既然这世上没有永恒的东西,那么这个词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我痛苦地思索着,任由泪水决堤。

直到我在回忆里看到了袁隆平爷爷在看到米价是的满足时,我才恍然大悟,永恒就在这里,它就在我们身边。

永恒不是刻板的物品,不是易碎的钻石。它是确确实实存在于你我心中的,有时它是牺牲的烈士的鲜血,有时它是夫子的谆谆教诲,永恒是很多东西,在种花家,永恒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精神。

袁隆平爷爷的母亲在他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这颗种子终于长成了绵延千里的金黄的稻田。这颗种子永恒的印在中国人的生命里。他也在你我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在它发芽之前,谁也不知道这颗种子将会结出什么来,我们只需要不断地浇水,施肥,它总会开花的。

你不能说袁隆平爷爷去世了,他依然活着,在世界的版图中,有土地的地方就有他的身影。他活在我们每一个摆脱了困扰华夏几千年饥饿问题的人的心中。

袁隆平爷爷是永恒的,他要去往的地方,有参天的水稻,有幸福安乐的人民,要有一只猫,一只狗,对了,一定还要有一群吵吵闹闹的小朋友。

袁隆平爷爷脱离了“死亡”这种狭隘,他已经超越了永恒。当我们走在稻田旁,我们会想起他;当我们吃着香甜的米饭时,我们会想起他。死亡不是停止呼吸,而是被遗忘。但只要土地仍被人们所需要,站在这红色大地上的我们就不会忘记他,他活在中国的每一寸山河里。

夜已经深了,黎明也将到来。明天又会是阳光灿烂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