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异化

字数 11948阅读 18

(书信)

日向君。

最近好吗?

我最近过的很开心呢。

只是缺少了日向君,总觉得有些寂寞。

毕竟日向君,也是我的朋友呢。

一直想告诉日向君,我们经历过的快乐时光——

带给了我多大的改变。

之前跟澪田同学还有日向君在一起玩的时候,澪田同学说过,“玩耍是音乐很重要的一部分”、“在进行的时候感觉都被调动起来了”。

这个时候,所说的“感觉”,大概就是“快乐”吧?

我那时深深觉得——

在感受中体会到了快乐的感觉,并且把这种思念传达给其余的人,无论是什么载体,都是希望。

虽然是随性说出来的,但澪田同学和日向君都很惊讶,说我“说了好厉害的话”呢。

还说,既然是“创作”,就要随手记录下来。

当时感觉好害羞——

但是,日向君之前也说了好厉害的话,我不过是跟着说了而已。

是……“创作”吗。

啊……现在想想看,这也是澪田同学所说的“灵感”吧?

如果没有那种情况,如果日向君和澪田同学没有说过那些话,我也不会有这种想法吧……

嗯,果然,“灵感”也是会传递的!

——就像澪田同学所说,“感觉都被调动起来了!”这样的。

现在的我,每天都这样开心。

大家都是我的好朋友。

想想看……这些事情,在我之前刚进入希望峰学院的时候,是没有想过的。

之前的我觉得,只要每天都做好游戏玩家就行……

跟别人牵涉到一起,就太麻烦了吧。

别人的事情,怎么都好了,游戏的世界才能得到快乐和满足感。

其实我之前……不太喜欢人。

不喜欢碰触人,也不喜欢被人碰触。

碰触别人的话就会产生什么吧?

厌恶也好期待也好不管是什么……大概呢,我是害怕那个。

感觉不做多余的事情比较好……觉得尽可能,作旁观者比较好。

但这样子,总是一个人的话,总感觉……很寂寞呢。

——虽然之前总是告诉过自己,要习惯。

似乎是因为才能,很少有人愿意跟我一起打游戏,所以当时碰到日向君的时候,我真的好高兴。

但又很担心……

担心着日向君,什么时候就像之前的那些人那样,再也邀请不到。

那时我想,或许我的人生只有游戏吧,日向君是自由的。

现在想来,我说的……是我真正的想法吗。

我很喜欢游戏、发自内心地喜欢。

明明之前一直坚持着,游戏的乐趣,不仅限于输赢,而有别的意义……

但实际上,如果输了或者没有刷新纪录,还是很沮丧。

如果没有人承认,没有人看见,还是很失落。

……一直沉浸在自己的节奏中,是因为根本不想输。

但其实……只要能玩到游戏,不就是很开心的事情吗。

当日向君说,无论如何都无法放下、还是很喜欢玩游戏的时候,我找到了答案。

无关才能,最初那时,不就是因为喜欢,才去做这件事的吗。

明白了这份心情,我好开心。

那么……大家也一定是因为喜欢着这些事情,才会走上相应的道路吧。

我打心底里感谢着与日向君相遇的事情。

就算日向君现在不告而别,让我感到很寂寞……很不安……很难过……

我也会感谢这种命运。

不用担心哦,有大家在,我每天都很好。

日向君也不要整天闷着呢,多交交朋友吧,会有很多收获的……

不要再因为做不到的事情感伤了……日向君其实很厉害的!

会说出很厉害的话!

如果交了新朋友……也不要忘了我们啊!

(七海)

已经、过了差不多半年了……上次临近期末的时候,发生了不幸的事故。

九头龙同学和小泉同学相继失去了重要的人,班里的气氛瞬间变的沉闷压抑。

我第一次深深地体会到了,“永远在一起创造回忆”其实是何等的一厢情愿。

大家只要安好无事的待在一起……就好了。

没办法替他们承担失去重要之人的痛苦,游戏也只会转移注意力而已……

这样的事情,我感到了无助。

这个时候,我又一次地得到了,日向君的帮助。

没办法共同感受、改变什么的时候,只要待在一起……就好得多了。

如果失去了重要的人、失去了支撑……就成为新的支撑吧。

日向君坚持待在我身边……说要和我一起努力的时候,就发现了——

就算是什么都无法解决,一定有我能做得到的事情吧。

我喜欢大家,想要帮上大家的忙。

一个人做不到,就一起去想办法,一起成为他们重要的人吧。

日向君说过的,“只要想要去了解、就会感觉到被重视”是真的呢。

我主动要求成为班长,接受了之后的挑战。

已经跟日向君约定好了,越是困难的游戏,就越要去努力攻略下来。

让我成为大家的支撑吧……大家已经带给我好多好多欢乐了。

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下重要的大家。

但是,等我们一起振作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日向君不见了。

问过千纱老师才知道、原来日向君一直以来都为学费问题困扰着,已经离开了。

我已经……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天天见到他了。

从来没有想过,日向君离开会是什么样子……

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他的处境吧。

心里有什么地方、好像空了一块……那是再多的欢乐、都无法弥补的空虚感。

想要找到他的时候,却发现、联系的方式没有问过、照片也没有留下几张。

或许、一直在想着,“早晚会碰到面”的吧。

就算有几次暂时找不到了……只要去预备学科那里,就能遇得到。

比起班上的大家、和日向君在一起的时光,虽然短一些,却很轻松呢。

就算一开始的时候,有些拘谨——

日向君他,从来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拒绝过邀请。

无论说什么,都只是在一边安静地听着,带着很好看的笑容。

就算是一些糗事、游戏上的事,也是很认真地听着。

我曾经问过他,一直听着这样的事,会不会觉得厌烦呢。

他说、他喜欢听我讲班上的事、还有我的事。

“没关系的……七海的生活,对我来说、很不可思议呢。”

我……做错了事情。

很自以为是地,想着能够分享快乐的回忆,就是朋友了。

日向君遇上了什么困难,需要什么帮助……这样的事情、我很少想过。

甚至想着,“如果日向君不那么拘谨的话、就能够在一起玩了”。

其实……我根本就是、什么也不明白。

直到那次期末能力评定,我才知道——

我的行为、早已深深地伤害了日向君。

期末的能力评定,必须打败对手,才能维持住本科的位置。

而预备学科则需要交大量的学费。

虽然不喜欢这样……为了继续和大家在一起,我没有留情。

“不愧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怎么样都赢不了……不过,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所以收回你的道歉——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

“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啊……再怎么不识趣也知道是我输了呀,是吧?输了还不允许别人生气,你好厉害啊。”

我知道,无论怎样道歉、说漂亮话,都是虚假。

日向君有日向君的困扰……是不会和大家在一起玩的。

我却这样、自顾自地向他说着大家的事情。

日向君是……不想让我难过吧。

在那之后,我不断地向日向君的学校,写着信——

想要向他道歉,想要了解一些他的事情,想要邀请他一起,和大家度假。

但是,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得知日向君的消息了。

(现实)

七海千秋:……对不起……日向君,我其实……

???:……

七海千秋:日向君……一直以来都去哪里了呢?头发……怎么了?

???:……小姐,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这样无聊的游戏应该结束了。

“无聊的游戏”啊……会这样说话的,不会是日向君吧。

虽然看上去一模一样,应该只是……长得像。

也幸好是……长得像。

刚刚,有点被这个人吓到了。

苍白的皮肤,白的吓人,像是病了好久。头发丝毫没有型,长度垂到小腿,散乱的额发搭在前面,几乎把脸遮了一半。

那中间隐隐露出的红色眼眸,完全感觉不到温度,反而透出一股阴森。

在乍现的夜色中,这……简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鬼。

穿着预备学科的校服,是预备学科的其他学生……等等,预备学科有这样特征的人吗?

而且,居然不上课,下午到这里闲逛?

散发出的气息,完全不是普通人应该有的……总觉得……有点可怕。

所有的一切,都很可疑。

虽然很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样地离开……

但是这样子奇怪的人……没办法不在意啊。

而且,待在这里看着大家……有两天了吧。

七海千秋:不,我是来找你的……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

七海千秋:下午一直躲在这里的,是你吧。

???:……

七海千秋:这几天一直盯着我们班做事的,也是你吧。

???:……

七海千秋:居然一直都在啊……喜欢的话,为什么不一起来呢?

???:……

……这、简直就像跟雕塑说话一般。

无论问什么都没有回应,连表情的变化都没有。

如果不是之前说过话,连是否存在于此都值得怀疑。

……太奇怪了。

七海心头一动,起了玩心,用手在那人的眼前晃了晃,顺便观察着那双绯色的眼睛。

宛如机器一般,那双眼睛连一点变化都没有。

难道是机器人?七海顺手捞起那人的一束长头发,粗略地编了一个小小的辫子——那人还是毫无反应。

越来越有趣了——是哪个学长研制的科技产品呢,人形电脑?

好像啊……而且刚刚头发的质地,就像真人一般呢……

那么,皮肤也是吧?

七海凑近了那张酷似日向君的脸。

真的是……一模一样——为什么要做成这个样子呢。

那个学长,认识日向君吗。

有点想,摸一摸呢……

这个时候,那“人”快速地闪开了,速度之快、简直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咪。

七海千秋:哎……哎?!

这是、怎么回事啊。

还没有来得及往下想,就被猛地摁在了树干上。

难以呼吸,被那人狠狠地掐住了脖子。

好痛啊,好冷啊……为什么突然这样……

对方红色的眼眸,闪着威胁的光芒,在逐渐黑下来的天色里,显得非常妖异。

???:如何,在你感觉最轻松的时候下手……感觉到绝望了吗。接下来,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吗。

七海千秋:——?!

七海千秋:……什么事都有可能会发生啊……如果不去做的话,是不会明白的吧?

???:(松手)真奇怪……你为什么不求救,或者反抗?按照预测,之后的发展、绝对应该是这样的。

七海千秋:你的身手……如果真想的话,前几晚宿营的时候应该更方便。而且在找你的时候,你一直在设法避免跟我接触啊。如果是陷阱的话,从时间上看……也太费周章了吧。

更重要的是,我想要相信你、不喜欢伤害人。对大家的事情感兴趣的人……不会是坏人。能够在这里相遇……我想要更多地了解你。

???:无聊……老师们说,一直抱着这样天真的想法,迟早会死的。

七海千秋……能这样说、你果然不喜欢伤害人。(笑)如果换一副表情的话,会更受欢迎的吧?有没有兴趣……和大家一起玩呢?

???:……

七海千秋:不说的话,就当你同意了哦。当初也有遇到一些比较拘谨的人呢……

???:……你真奇怪。像那样没有目的的事情,做起来有什么意义?

七海千秋:……因为有趣啊。跟大家在一起,度过快乐的时光,创造无可替代的回忆,就是最棒最有趣的。而且,如果什么事情都要追求一个目的,是不是太单调无趣了呢?

七海千秋:就像游戏……如果只通关了没有别的意义,恐怕算不上尽兴。只是一个人的话……会感觉到寂寞的吧?

???:……你想说的是,你的结论才是正确的吗。

七海千秋:并没有……这只是我自己的体悟。如果是以前的我,说不定会认同你呢……因为,学校也是这样要求的呀。但现在,我想,这‘意义’本身,恐怕不仅仅如此吧……

???:……

七海千秋:想要一起了解吗?我想,你一直在这里看着,也是想要寻找一个答案吧?如果能和我一样找到“意义”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思考)但是……‘老师们’告诉我,这些事情是不必要的。想了不该想的、做了不被允许的事情,他们会不高兴。

‘老师们’?那是什么啊……

而且,怎么总感觉这种说话方式……有点像……小孩子?

这形象和感觉……明显不对头。

莫非是脑袋出了问题,正在康复中,看着明显像病了好久?

而且头发还是这样,感觉挺狼狈……是不是不能照顾自己,而且平时缺乏人照顾?

七海正在这样想的时候,那人的肚子叫了起来,响声在寂静的林地里面显得很是突兀。突然觉得这人有点可爱,特别是有如此多的大反差堆在一起——七海笑了。

???:……有这么好笑吗?

尽管刻意做出的眼神配上外表,显得有些吓人——

七海又一次地笑了。

用这种方式掩盖尴尬的、果然是小孩子吧。

???:……不准这样笑,再笑就把你送到“老师们”那里去。敢说出去的话,就杀了你。

七海千秋:抱歉……实在忍不住呢。既然肚子饿了,就赶快吃东西吧……

七海飞快地翻开了随身带着的兔子背包,那是中午剩下的两个红豆草饼。

七海千秋:这是我和班上的同学一起做的……虽然凉了,还是很好吃的。

???:做点心的才能,我也是有的。

七海千秋:是的、是的……我相信……不过现在也没办法做点心啊,还是先吃吧……

???:(咀嚼)你真奇怪……为什么在我面前表现得这样若无其事?刚刚我可是差点杀了你。……知道我是谁吗,就这样也敢随便搭话吗?

七海千秋: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啊……不过,关系好像不大吧?我喜欢交朋友,遇到了很多难题,也得到了很多收获啊……我想知道,你真正的想法。

???:……无聊。

七海千秋:是吗……这样无聊的事,你看了整整两天哦。而且还特别地盯着我看……你想要做什么呢?

???:……

???:……那是碰巧。

七海千秋:碰巧啊……被发现了好几次,就换个地方继续看,看的地方还基本上一样……真的很巧呢。虽然想要隐藏起来……很奇怪这招对我好像没有什么用啊。

???:……我不是故意的。如果给你造成困扰的话,我道歉。

七海千秋:你没有做错事啊……为什么要道歉呢。莫非,这也是“老师们”要求的?

???:……(不爽)

七海千秋:我并没有感到困扰哦……如果能有更多人来的话,会更热闹。喜欢的事情,想要去做就去做了……不用考虑这么复杂吧?不如说,如果找不到同伴……才会让我感到困扰呢。我有一个朋友……已经失去联系有半年了。虽然一直在写信……可怎么都没有办法联系上。想要去做就去做啊……如果当初能够多了解他一些,就好了。

???:……就算再也联系不到,对你没有用了,还是想着他?

七海千秋:有没有用什么的,这样讲不太合适吧……日向君无论怎样都是我重要的朋友。

???:……(不爽)

七海千秋:我是七海千秋,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之前的兴趣是玩游戏,现在就不仅限于这一项了……请多多指教。你呢,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不自然)

七海千秋:……有什么不方便吗?

一号:一号……我的名字叫做一号。(目光游离)

七海千秋:叫这个……总觉得有点像游戏作品编号的感觉啊。……真的吗?

一号:……(瞪)

七海千秋:那,就叫你‘一君’好了……听起来,有点像‘创君’呢……(小声)

一号:那个人,长得很像我?

七海千秋:嗯?(突然很不高兴那样的……到底怎么了?)

一号:你一开始对我的称呼,就是他吧。他很厉害?

七海千秋:是啊,他真的很厉害……很不可思议哦。(原来在闹小孩脾气……这个“大小孩”也很有好胜心呢)

一号:……(不爽)

七海千秋:一君住在哪里呢?现在已经很晚了呢,不回家的话,会有人担心的。

一号:……(不自然)

七海千秋:(逃家?)不可以这样混过去,喜欢在外面玩的话,至少要让家人知道啊。

一号:……(冷漠)

七海千秋:(尴尬了……)我陪着你走回去吧?现在天黑了……我也感到有点害怕呢!两个人一起走就不害怕了!(牵起手)像这样,就一定没问题了!

一号:——?!(颤抖)

七海千秋:……(肢体接触恐惧吗……或许应该给这孩子的监护人一些建议比较好……)

(啊,手被甩开了……)

一号:……(面无表情地发抖)

七海千秋:……(哭笑不得)一君,不如我们来玩一场黑暗森林脱出的游戏吧?

一号:……不要。那个地方……就算暂时不回去,也没有什么问题。……我会做更多更好的点心。

七海千秋:……(哭笑不得)

一号: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我看得很清楚。不要把我当小孩看。我会做很多事情……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七海千秋:……(果然还是小孩啊)

一号:不许取笑我!我会用足够多的证据证明,我有多强。

一号:比起“那家伙”……我有用得多。

七海千秋:是的,我相信……(就算没有什么表情,总感觉要哭出来了)一君,要不要去我们班的LUCKY逛一逛呢?那里可以做点心哦。

(过场)

(回忆)

七海千秋:日向君!有新的格斗游戏上架了,一起去游戏中心吧!

日向创:可是……我不擅长格斗游戏……

不擅长啊……但是,玩游戏不是擅长不擅长的问题吧。

日向君,还需要一些勇气哦。

(一把拉住手)让我来帮你吧……想要去做就去做了!

七海千秋:一起来吧?我想,这大概不是什么大问题哦?

第一次牵住了别人的手。

比自己的大很多,温度稍微高一些……这就是男孩子吗。

有些……新奇呢。

似乎有些慌乱,那只手不安地颤抖着。

在紧张吗……之前邀请大家参加游戏大会的时候,我也是吧。

那么,就更不该退缩了。

七海千秋:一起来玩吧!游戏一起玩的话,会更有意思哦!

日向创:……为什么……要邀请像我这样的人?

七海千秋:什么‘像我这样的人’啊……不可以学某些奇怪的口癖哟。日向君就是日向君啊……再这样说话我就生气了哟。

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他的表情更加慌乱了。

是在害怕我生气、担心我吗……这样子的日向君好有趣。

七海千秋:日向君说过,‘不要再让自己一个人扛下整个战局’……我才能明白,配合大家的步调、不讲究输赢,就能单纯地享受这么一件事。……难道日向君不喜欢单纯地享受游戏吗?

想要凑近他的脸,他却一直闪躲着她的目光,那扭捏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可爱。

七海千秋:……嗯?

日向创:不……不是……(慌乱)手……手……(扭头)

七海千秋:不会放开的。松开了手的话,日向君就会不见的……所以日向君……你是逃不了的。

日向创:哎?可是我……

七海千秋:在对战ARPG中逃了的话,相当于把整个战局丢给队友哦。这样下去信誉积分会被拉下来,组队就难了。道歉的话之后再说……现在,一起去玩游戏吧?

(现实)

七海千秋:……(日向君……还是不见了啊)

一君的脚步好轻啊……轻到了如果不是回头看,简直不知道有人跟在后面一样。

这种感觉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如果不是刻意,是不是没有任何人能够发现他、跟他说话呢?

简直就像个……不存在的人。

这样子……真的没问题吗?

居然说家里……暂时不回去也没有关系……

后面的故事应该挺复杂吧,而且……不像是什么好故事呢。

头发,好长好乱……这样下去,出门没问题吗。

七海千秋:一君……走路,不会被头发绊到吗……

一号:不会。

七海千秋:……要不要考虑改变一下发型呢?

一号:……如果是“命令”的话。

七海千秋:……(没有命令的话……就一直这样吗……)一君,喜欢这样的发型吗?

一号:……无聊。

看样子是说错话了?

外表阴森、沉默寡言、扑克脸,有时还阴晴不定——除了有的时候说话像小孩子,一君的心思,简直无法猜测。

而且,那家伙身上、总有种潜在的危险感,让人不敢猜测。

跟他谈话尤其容易陷入尴尬——真像是某些不讲道理的,游戏呢。

不讲道理的游戏啊……没道理游戏的乐趣,就在于为了攻略它而努力,有努力就会有成功。

会得到什么样的收获呢……

七海千秋:搞不懂呢……一君是感觉这样的发型,很无聊吗?

一号:不是……“老师们”说,这样的问题、没有考虑的必要……我只需要做好被安排的事情。

七海千秋:(“老师们”啊……)一君要做点心,也是“老师们”安排的咯?

一号:……不是。(思考)因为我会做得很好,比那家伙……强。

七海千秋:只是为了比来比去什么的……有点单调啊。如果一君某件事做的不好、或是不会做,那会怎么样呢?

一号:……(黑脸)

虽然还是沉默,但能明显地感觉到,一君的气氛陡然变了。

这种气氛明显到,不回头也知道——

背部不禁僵住。膝盖控制不住地发颤。

双腿发软。简直想要滑落倒在地上。

突然这样的、怎么了啊……

七海千秋:一君,其实我只是……

一号:住口。玩笑请仅限于发型……说我没有用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无论是谁,都必须承认我。

七海千秋:——?!

一号:这个世界上,只有有用的东西,才有存在的必要。没有用的东西……坏掉的东西……做的不好的东西……毁掉就好了……如果做不好,那就去死吧。

七海千秋:去……死……?

一号:做的不好,得不到承认的话,就是没有用的东西,会被‘老师们’处理掉的……所以我才活着。

七海千秋:——?!

一号:“老师们”说,我是被期待的,是被才能宠爱的……因为我很厉害,他们才需要我。

不许把那些废物遇到的问题放到我身上。那些没用的废物,除了浪费物资,不会给世界留下任何东西。因此,要进行一定程度的“优胜劣汰”……作为胜出的“希望”……不会允许有做不到的事情。

七海千秋:这些……是一君真正的想法吗?还是……“老师们”告诉一君的呢?

一号:“老师们”说,这是“希望”所必须……

七海千秋:那一君呢!一君不觉得这样子……太奇怪了吗!一君没有想要做的事情吗!没有喜欢的东西吗!就算一君很厉害……如果不被承认……就可以……就可以这样子地放弃自己吗!

一号:没有用的东西当然就要被扔掉……这很奇怪吗?“老师们”说过……就算是我,也不例外!没有成为“希望”的,不过是没用的垫脚石而已……

七海千秋:我……我不是想问一君老师们的意见啊……我想知道的是,一君自己的想法……

一号:那些事情……对‘希望’而言,是不必要的。

七海千秋:一君所说的“希望”是什么呢……一君的“希望”就是遵从“老师们”说的一切吗。

一号:……

七海千秋:我不知道“老师们”都告诉了一君什么,但是……这样的话,我绝不承认。……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一君放弃自己。

一号:……

七海千秋:虽然一君一直在说,想要信服“老师们”说的话……但为什么……一君会这么生气呢。

一号:生气吗。那样的感觉……就是生气吗。

七海千秋:是的,一君确实是在生气哦——我感觉得到。而且……非常悲伤呢。

一号:——?!

七海千秋:一君……其实不喜欢那样的安排吧?

一号:荒谬……不是……这种事情,是不被‘老师们’允许的,是有违‘希望’的……一旦违背了要遭到“惩罚”的……

七海千秋:这是一君的判断吗?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一君果然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呢。

一号:……

七海千秋:只是顺从安排……那样的事情,没有意思哦。如果是一君的话……一定能做到很多事吧?

一号:……不明白。没有了命令……为什么还要做到这些事?没有命令……就是不被需要……就该被……扔掉了。

七海千秋:不是这样的哦……就像一君要做点心,不是因为“老师们”的要求吧?虽然不知道一君想要跟哪个人比较……不过,能让一君这样想,那个人对一君而言……有些特别吧?

一号:……特别?

七海千秋:这里有好多人……为什么,一君觉得一定要胜过他呢?……那个人、一定有很让一君在意的地方吧。

一号:——?!

七海千秋:像这样的事……就是“无论如何都想要做到的事”啊。有了想要做的事……无论输赢,一定会做下去……不会放弃的吧。就算暂时没办法做到……还是想着会去努力挑战的吧?有了“想要做到的事”……无论遇到什么,都不会想着去放弃自己的啊。

一号:……想要做到的……事……

一号:……(刺痛)

(回忆,未知地方)

???:快跑啊!趁着还能跑得掉的时候跑啊!再这样□□□……我们恐怕都□□□□□□□……

???:不可以……你会□□。只要□□□□……就能活下来吧?那么□□□□不就行了。如果像上次那样□□□□被□□……□□□□□□□□。

???:□□已经变了……你想要阻止我吗?!

???:抱有那样无聊的幻想、有意义吗……因为你……注定逃不掉。之前□□不是说过……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吗。

???:……不、那个已经没有意义了……无论是我还是□□……变成那个样子、还是在活着吗?!

白衣服的人:闹剧结束……你已经没有用了。

(溅血声)

???:……

白衣服的人:□□□□□□□的情况下……能够□□□□□□,合格了。不去愚蠢地挑战做不到的事情……很好。□□□□都需要适应□□□□,这就是□□的后果。

???:……

白衣服的人:放心放心……毕竟当初□□□□□□□□的嘛……□□已经写得明明白白了……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在□□□□的前提下,应该□□□□□?

白衣服的人:你已经□□……接下来就□□□□□,作为适格者你可是□□□□,一定会□□□□。

???:……住口。接下来你打算□□□□吗。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现实)

一号:我……我……(刺痛)不……不是……(刺痛)

七海千秋:一君……你怎么了?脸色好苍白……休息一下吧?

一号:——?!不……走开……我……没……事……

七海千秋:说谎……已经成这样了,还在逞强吗。现在医护室还没有下班,我想……

一号:——不准给他们打电话!

七海千秋:不要闹脾气了……有问题的话,一定要找医生哦?

一号:不……我不可以、找医生……这样下去……被“老师们”知道了……你会……死的……

七海千秋:开玩笑的吧?哪里会有这么恐怖的事情啊。一君,不可以看那么多恐怖小说哦。虽然班上也有人说身有剧毒不能看医生什么的……开玩笑啦。

一号:不……不可以!(夺过手机)

七海千秋:一君……

一号:把我丢在这里……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会恢复的……不许再做多余的事……不然……真的……会死的。

七海千秋:这样啊……我陪着你好了。

一号:“老师们”说过……不好好遵守规则……做多余的事……(咬牙)不走的话……信不信我接下来就会杀了你?

七海千秋:不,我不信。

一号:……你!

七海千秋:一君啊……真的很不会说谎呢。为什么……不看着我的眼睛说话呢?

一号:……你什么都不明白。

七海千秋:是啊……但是这样,没关系吧?我不知道那些“规则”是什么样……但是,我有我的做法哦?不去看医生我答应你……但是,我不会放下一君不管的。

一号:……

七海千秋:这就是我的特技、“自说自话”哦。是从日向君那里学到的、“想要去做就去做”的诀窍哦。而且,一君不是想要做甜点吗……虽然不知道怎么样、一君要和谁比较……我可是相当期待哟。所以打起精神来啊……一君……

一号:你……(失去意识)

七海千秋:一君,一君!

(没办法啊……这个时候大家都回家了,一君好像也有隐情)

(小屋那边有一辆平板车……还是先委屈一下一君吧。)

(八十多年前)

我知道。

恨,永远不会带来幸福。

所以我,试图像您一样地、全心全力地爱着这一切。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相信着您。

您对失去父亲的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人。

就算见到了如此多的、让您伤心的事……

……我仍相信着您说过的每一句话。

那是一场一度让世界濒临毁灭的灾难,其开端、是战争。

随着经济和科技水平的不断发展,A国和B国的实力逐渐增强。

不满于老牌大国对世界的瓜分和本国的‘不合理’压榨,陷入经济困顿的A国企图通过战争来重新划分世界。

于是他拉上了具有相似想法的B国。

老牌国家节节败退,只能暂时以牺牲部分小国来延缓A国和B国的攻势。

当然,他们的妥协是表面上的。

……终于有一天,承载着对人致命的病毒导弹,落在了A国和B国的城市上空。

……

绯色的夜,绯色的天。

人们纷纷死去、活着的人无望地聚集在教堂里祈祷着明天的时候——

天空已经成了这个样子。

别有用心的人把它称为“天降异象”、不可违背的命运。

——这当然带来更多新的恐慌。

于是各种邪教盛行……比起科学,更愿意去相信鬼神的人们,渐渐变得疯狂了。

他们聚集在一起,把不顺眼的人选为“邪神”,不断加以迫害。

只要这样,杀死了“邪神”,大多数人才会得到幸福。

纯洁的人成为“活祭”……应该怀着荣耀、被他最爱的人杀死。

只有付出最大的代价,神才有可能宽恕人们的罪行。

但是,这样的牺牲,仍然无法带来一点救济。

借着自我催眠仍然无法得到安抚的心、渐渐崩溃了。

陷入了绝望,而又拼命地想要寻求活着的希望,他们互相残杀起来。

——无论平时装的怎么像人,到最后还是像野兽一般。

——先生……一直以来,都在为这群货色努力啊。

在以分析能力著称的莱恩哈特看来,除了人心,根本没有什么邪神——

绯夜的真相、不过是大地上到处燃烧的的熊熊烈火,把天空染的通红。

莱恩哈特是某个私立大学的高材生。

他跟着他最敬爱的老师,奔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之前是为学术交流,现在则是为了奔命。

世界,从病毒导弹落下的那一天开始,完全改变了。

宛如天灾降临。

未知的疾病在人群中爆发了。

由于缺乏得当的治疗方式和预防方式,到处都在烧疑似染病的人。

处处燃起的熊熊火光,染红了天空。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哭喊和惨叫——

人们互相猜疑,恐惧着。

“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再发生了。莱恩哈特,我们必须说服他们!”

“等等,先生!就这样出去的话,会像上次那样被他们当成捣乱的赶出来啊。”

“无论多少次,都不能放弃……莱恩哈特,你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吗。”

“……救不了人的话,现在说什么他们都不会信的。先生,还是先研究……”

“……是我冲动了,还是忍不住……人能做到的,还是有限啊。”

“先生只需要做先生能做得到的事情好了。沟通协调这样的事情,我是强项……不用先生冒险。凡是有所祈求的人,无论如何、均可以抓住把柄好好利用。”

“麻烦你了……有你在的话,我就放心了。”

“先生,这样的事情,真的有必要吗……这群人,已经疯了啊。没有才能、愚昧无知的家伙,只会添乱……根本救不到任何人,反而热衷于把人拉下水……”

“我该批评你了。莱恩哈特,你难道想要自以为是地把人的生命分等级吗。”

“老师……”

“你每到不安的时候,总会喊我‘老师’呢……唉。他们不是疯了,只是害怕而已……毕竟这是他们没办法解决的问题啊。”

“越是有才能的人,就越要自重……明白自己力量的意义。我们飞得越高……在那些不能飞的人眼中的形象就越渺小,远离他们……会让我们一无所有。”

“这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不应被择取,也不应被淘汰。”

“就算人各种各样……不都是美好的存在,我还是希望世间充满希望。”

“有些事情……就算再后悔,也没办法弥补了……就像这源于C国病毒战的遗祸……莱恩哈特,若非对拥有力量的傲慢……这些人怎么会死?”

“但是,这可是他们的错啊?病毒生化武器……想想就知道是研究者的禁忌!”

“如果有特别的要求,又有‘正义’的旗号……你可以保证不做这样的事吗?”

“……”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这个世界需要新的‘法理’。被慌乱和恐惧支配的人们,为了获得安心铤而走险,恐怕会带来更大的伤害。我们需要安抚他们,带给他们希望。只有恢复了生产,研究抗性药的条件才得以保障。”

“我们需要更多的伙伴……为此,我打算组建一所学院,那里会集结各路精英,专门解决各种疑难问题,让这个世界,尽快恢复到以往的平和。”

“我们还将会在那里,教导下一代的天才们。教给他们正确使用力量的方法,致力于带来希望……我……再也不想看到这种悲剧发生了……”

“这所学院将是带给世界希望的存在……我相信,如果各路天才们共同协作,一定可以带来理想的世界。”

“莱恩哈特,你也一起。虽然我可以理解你的顾虑,情况也糟的不能再糟了……但是,不尽力去做,一定不会有结果的。”

“就算这真的是无法避免的‘命运’……但我相信,人的力量,就在于敢付出一切……寻求超越命运之‘理想’……你可要记住了。”

“……是的,神座先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幸福,到底是什么呢……究竟如何、才能给人带来幸福? (很久很久以前) 从那时、从‘超高校级的药剂师B-08’在大家...
  • (嘈杂,学校医院) 小泉真昼:怎么会这样……御手洗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突然…… 医生:从检查结果来看,身体上...
  • 10 你的存在、是为了带来光芒 (学生会室) 村雨早春:七海同学,请恕我们无法通过你的申请。 七海千秋:哎? 村雨...
  • (未知地方) “没有什么~只是这一切变得无聊了,该重新开始了。” 火焰般的人形乍现在天边,轻蔑的语言昭示出无与伦比...
  • (回忆) ???:我啊,喜欢你的演讲哦。好厉害哟……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样想法的人呢…… 与初次见面不同,那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