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底的下午五点半

五月底的下午五点半,路还不太堵


五月底的下午五点半,炙热的阳光开始有所收敛,凉风习习吹动茂密鲜绿的树枝。像一位让人招架不住的推销员突然放慢了语速,密密麻麻的词句中突然有了喘息的空间,他突然开始真正关心起你想要买什么,买的是不是开心。

五月底的下午五点半,下午的终结,傍晚的开始。夜晚的安静还没有降临,白天的奔命快结束了,在这短短三四个小时的空档里,人们开始真正的生活。操场上少年在夕阳的照耀下打篮球,公车上回家的人胳膊肘上挎着个塑料袋,两包小米锅巴、两盒汇源果汁。

五月底的下午五点半,春天早已结束,盛夏已到眼前,这时候上天时不时出人意料地仁慈,你正愁热得快要没办法,它给你一场雷雨,或一阵小风。好像北京胡同里的大爷,坐在竹藤编的小凳上,尖酸的语言一通嘲讽挤兑甚至漫骂后,蒲扇一扇自己乐开了花,让你摸不透他真意。

公共汽车经过钟鼓楼、经过地安门、经过南锣鼓巷、经过东黄城根、经过亮果厂、经过东华门、经过天安门、经过长安街、经过人民大会堂、经过大栅栏、经过珠市口、经过天坛、我的目的地是天桥艺术中心,约上一个朋友,一起去看另一个朋友主演的话剧。

五月底的下午五点半,什么的终结?什么的开始?我想起了我的生活就在这里,是一种希望,也是种惆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