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纳自己 20201025

这是儿经过连续半个月的每天早晚练习跑步后得到的体测结果,没有电话,只有两三条信息,儿子已做到坦然接受结果。

晚七点儿电话,我在凤凰城,让转微信电话,儿在琴房练琴。语气平和:今天跑过了,再转头跑向终点,原来应该是3分40秒,结果是4分十几秒,运气还算好的,80.5分,达到全班前五十就可以评奖学金,不过不挂科才是最难的。今天头也剃了,平时的锻炼还是有效果的,对自己要求有点高,体质有了上升,没上升到自己的要求,是因为没达到质变那个点。英语、声乐的学习也是如此。体测班上有四个缓考,几个跑吐了,汤跑步还摔了一跤。

汤晚上又出去聚餐了,本周出去了六、七次,每天过着王侯将相的生活。我的基金亏了200元,除了正常吃饭开支不能有其他支出。姚好会花钱,买了平板和手表。还买了书。儿也承认自己如果不节制,会比他买更多、更好的电子产品。

我对儿说吃饭不能省,该买的书也要买。儿为了写《近代中国社会的新陈代谢》书评,打算下周去杭州拍照片,还要查阅好多资料。看得出他认真的态度。儿说他养成了读书的习惯,喜欢在书店买书。

儿边弹边唱,问我唱得怎样?儿说去年由于仓促很累,今年没有,唱歌有了流动性。儿说高音唱得再烂也要唱,不能躲。主动吹了一段葫芦丝音节给我听,说很简单。钢琴是最难的乐器,而老师在看到他上节课弹得很溜时,布置了比其他同学难的曲子,他们弹一册,他弹二册,其实自己暑假和疫情期间都没练。两手四行曲子,有三天没练了。我说老师是看你有这个水平才增加难度的。

儿说学音乐挺好的,它能让我轻松,变年轻了。以前说的话(学音乐不好)收回。汤讲老了跑不动了,儿说现在学生体质太差。若在安师大一定会被黄队抓差打工,不想那样。必须适应湖州环境,而不是让环境适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