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阙(十一)

洛祉不紧不慢地行走在大道上,手下诸人面上却布满疑惑。

当然疑惑了,自家主子竟然扮成了秦一阅的模样。虽然他们跟随主子时日颇久,对主子甚为熟悉,但主子这是何时学会的千面易容术?

易容之术看似门槛低,实则化至臻境的顶尖易容师却是少之又少,而这其中最负盛名的便是延宋国的巫振。

巫振其人,实在是三十年前三国之中站在顶端叱咤风云的人物之一。不仅因为他游走于三国的皇室,身份变幻莫测,还因为他有一手世人难得一见的千面易容术。

据传,如若被用了千面易容术,这人的脑海内短时间会产生他就是面具本人的意识。这也正是千面易容术的厉害之处。

巫振凭着这门绝顶功夫,做任何事从未失手。但十年前,巫振同时得罪了三国的皇室中人,窃取了皇家绝密书,遭到三国皇室不死不休的追杀令。

延宋明昭禹鄯三国对巫振追寻了五年,五年内销毁了无数巫振用过的人脸画像,直逼得巫振露出真面貌。但恰巧因延横清上位,延宋皇室重新洗牌。而延横清并不那么看重前朝的皇室秘密,依他之见,之前的秘密不过都是皇室那些苟且昏聩之事,不用再寻来平白污了自己的眼。

巫振因此在延宋国暂时落脚,又因为延宋国慢慢强大,明昭和禹鄯不敢轻易进入延宋境内寻找巫振的踪迹,巫振方才得以存于世间。却未曾想,巫振的独门功夫竟然传给了洛祉。

洛祉的手下默默为对手掬了一把泪,自家主子这么厉害,禹衣这个第一公子也不知能否招架啊。


虚山不远处。

禹衣派属下探明路径,随后悠闲地按照指引走去。

对,是走去。

第一公子禹衣宣称今晚由于胃口甚好,因此多吃了几口羹饭,有些积食,需要散步来缓解胃部不适。

下属们心急如焚,又怕触了禹衣的怒火,坏了他的兴致,一个个面色精彩得不行。

终于,一个有些威望的侍卫长上前劝说:“公子,您身体有不适,是否能让属下先带一批人上前探路,先行确定延宋和明昭的具体位置?”

禹衣闻言停下,低着头,右手把玩着折扇的流苏。这折扇还是在洛祉房中寻的,但不是洛祉随身的那一把。在属下搜寻延宋和明昭的去处时,禹衣顺手就拿了这扇子。禹衣放下扇子,语气辨不明情绪:“好似有些道理。”

后边的一干人心中一喜,难不成主子想通了?

正要所有人集体请愿时,禹衣话锋一转:“所以你让本公子带着剩下的一半人在后面,看着你们先走?如果明昭和延宋的人在后正等着伏击我呢,你们一走,谁来护我?你,你,还是你?”说到最后,禹衣随手拿折扇指向三个侍卫。三人随即倒地不起,口吐白沫抽搐着,不一会便不动了。

禹衣好笑地看着他的属下一脸震惊的表情。不过就是几个禹仁老家伙派出来监视他的人而已,吓吓他们也无妨。

杀了人,自然也就撕破了脸。现在禹鄯皇室,早就该承受他的报复了。

禹衣眼底血光隐现,惊得下面人以为禹衣还是对他们有杀心。他们都是禹衣亲自训练出来的,曾是路边乞丐的他们能有今天,全仗禹衣的不吝收留。

流封看见主子的脸色,手上刀刃握紧,一刹的功夫就要往颈上刺去。

“铛!”一片带着内力的树叶阻了流封的刀。流封不解地看着禹衣,手腕已然松开。

“这三人的尸体,抛在那野狗多的地方,否则被禹仁老皇帝看见了,找到证据是我杀的。”

下属们心中一松,原来主子杀的是皇帝派来的人。不过主子对那老皇帝隐忍多年,今天公然杀人,是不是主子打算覆了这禹鄯国?

不等下属心中的热血燃烧充分,禹衣早就迈步接着向前。

禹衣在前方负手走着,夜风吹得他黑色的衣袂翻飞,后面的人看着他孤绝的身影,心中无端端为他们主子生出来几分难过,不由攥紧了拳,决心一意为主子抛洒热血,为他分忧。


禹衣等一群人走后,洛祉等人从树丛跃出来,站了一会,像是思索禹衣和禹鄯皇室的关系。

洛祉叹一口气,将易容除去,吩咐道:“如非必要,避免和禹衣的人交手,我们先赶去和延宋的人在凤然亭汇合。”

洛祉的手下听了命令,行动迅速,赶往虚山山腰。

夜已过半,月光不明,只露出一丝照在大路上,一个身影熟悉的黑衣人持刀而立,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赫然却是流封。


千年阙(1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夜半时分,一群黑衣人已整齐有序地跟着虞凉秦一阅等人到达虚山脚下,轻装而行加之武艺高强,一路竟是半点声响也无。 而秦...
    程十昔阅读 48评论 14 6
  • 外边已经大亮,细碎的阳光透过窗射进屋内,散发着温暖的气息。 虞凉揉揉额角,又狠狠地眯了眯眼,心中郁结难消。她昨...
    程十昔阅读 55评论 2 6
  • 这个月亮是不是很好看,还毛绒绒的。 塑料瓶子,做发很多,大多数都是剪下来,当杯子使用,但杯子剪下来的口子,很多人都...
    窗爸爸家居阅读 9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