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今天早上,我穿着短袖白大褂穿过六号楼门诊大厅,周围迎来许多异样的目光。目光集中在我裸露的健壮的胳膊上,瞬间我觉得些许凉意。是呀,大家穿的大多数是风衣、夹克、毛衣,甚至有带帽的棉服……不怪你们不解的目光。到了体检中心,热心的曹姐给我找来她的毛衣让我穿上,我解释道:我真不冷。可曹姐说,看着你,我冷……好吧,白天不懂夜的黑,你们怎么明白我真不冷?但是通过观察,全院穿短袖白大褂的,恐怕只有我自己了。为了不使大家觉得冷,短袖送洗衣房,下个班,我也穿长袖!

中午终于下班,吃过饭补个觉吧,刚刚睡着,又被不解风情的王先生一个电话吵醒还很关切地询问:没睡个觉呀?我倒是想睡啊,不是被你无事献殷勤给吵醒了嘛,怎么还睡得着?

罢罢罢,干脆起床,冰箱里拿出一条鲅鱼,处理好了腌上,晚上老两口酱焖鲅鱼吧!

看看时间,约好的美容到点了。美容院做个身体放松放松,因为过了午睡的时间,也没睡,聊得热火朝天,啥也不耽误。

回到家,忙做饭。这边煎鲅鱼,两面煎,加汤烧;另一边,辣椒竹笋黄瓜炒香,加剩下的米饭,来个不加蛋的炒饭。两个人,足够!

散步回来,我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开始打架,王先生却在兴致勃勃喂他的螳螂。一手捏着螳螂,一手拿着面包虫,小心翼翼地喂,哼!当年喂孩子,也没见他这么用心!

两只螳螂,王先生又给搬了新家——转移到我的澳洲杉上。小桥流水,绿树成荫,难为他这么会找地方。我给王先生的评价是“玩物丧志”,他一个劲儿辩解他是爱护小动物。爱他,应该给他自由呀,广阔的田野才是他快乐的家。哪怕他冷,他没有面包虫,把他们困在我家,算怎么回事?人各有志,话不投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