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柿子来信了

久违的柿子来信了

土豆:

见信如唔。

一年不见。此刻,我面对星空,吹着熟悉的秋风,突然又产生了给你写信的念头。

不知道你会在什么样的情境下读到它,我猜想你可能也是在同样一个寂寥的夜晚,一边喝一杯茶,一边读着我的信。此刻,你心中是否会涌起对一个老友失而复得的感慨,还是过尽千帆的沧桑感?我不得而知。

一年以来,我似乎一直在流浪,希望自己能够放下小我的悲喜。去朝圣,让自己的心容纳更多的内容,又或者让自己逐渐成长为一棵老树,即使静默不语,也依然遒劲有力。

偶尔,还是会看着一片种满土豆的自留地,想象着今年的土豆或许早已不是去年的土豆了。但我还是长久地守望着,这或许是岁月特有的慈悲,教人不再执迷于结果,但仍然拥有爱的能力。

说回土豆这个称呼,不知道你是怎样理解的,我记得我小时候很喜欢吃土豆,任何形式的烹饪都很喜欢。直到后来,发现身边的人都爱吃土豆,于是我改吃茄子,并且再也不碰土豆了。

我无法准确地描述这种孤独而别扭的心情,只知道很多年后,我在旅途中认识了你,突然有一种类似的久违的熟悉。尽管你阅历丰富,喜欢在人前高谈阔论,我却读出了你隐藏在背后的孤独。

久违的柿子来信了

然而,我一直都保持着一种强烈的不安定感。有时宁愿是自己伤害自己,自己嘲笑自己,也不愿意被别人看透所有的心事。所以,我总是看重形而上的距离美。

老友重逢是什么样的心情呢?有时觉得很感触,仿佛你刚说了前半句,便有人自动为你接了后半句,唯有默契而笑。但更多的时候,我们都习惯了一声轻叹,正如面对一道你已经知道谜底的题目,是否还有兴趣重新解读呢?

其实,你知道吗,无论相处的形式是什么,我都愿意剥下层层的包裹,再次道一声珍重。

愿君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好友——柿子

                                              即日

久违的柿子来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