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医生请杀人(13)

游戏禁止还原真实痛感,除非游戏设计者亲自确认

杨冰越来越觉得成仔的脸似乎慢慢憋成了紫色,皮肤上也出现了斑驳的花板。姜潮觉得不对劲,赶紧叫杨冰把成仔抱到有氧气的屋子去。

但是杨冰刚一搂起成仔,成仔身子就软了下去。他现在似乎没有任何力气,只是用全身的力气在不停地喘息着,姜潮似乎觉得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卡着成仔的脖子。

“不行了,不行了……憋死我了……给我个痛快行么杨冰……快点……我真的求求你……”成仔眼泪都流了出来,但是看得出,他的眼睛肿得开始逐渐向外突出了,感觉眼睛当中的神采都开始渐渐消失了。

杨冰有些发愣:“这不是逆转了么,怎么还会……不对,成仔你……你难道有哮喘?……”

成仔猛地点点头,他用手笔划成枪的样子指着自己的头,用力地戳了戳自己的太阳穴,把嘴长大成一个夸张的样子,大口大口地贪婪地吸食着空气中最后一滴氧气。

成仔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少帮主也缓缓地站起身来,他努力甩了甩头,似乎有些不甘心地看了看天空。

“终究还是被摆了一道啊,果然地方选在医院就是不好,杨冰你这人渣,居然在酒里面放头孢(编者注:头孢类抗生素+饮酒可以产生双仑硫样反应,类似于醉酒,后文会继续科普)。呵呵,有意思。”

少帮主走向遥远的走廊另一侧,看来他们拉着成仔去找氧气了啊,怎么能让他们如愿呢。

姜潮看到少帮主走过来,下意识地加强了防范。

少帮主走过来,看了看杨冰,又看了看地上正在瞪大了眼睛喘气的成仔。

“杨冰,绝命毒师啊,厉害了,佩服佩服。先药倒了我,然后再杀另一个,我看你还不如和梦瑶搞段激情戏把绿帽子戴回去比较解气呢吧。”

杨冰气得满脸煞白,仍然努力把成仔拖向病房当中,对少帮主吼着,“我没有!我不是杀手!”

“我来吧!我也睡醒了!杀手请离远点。”少帮主笑了笑,推开杨冰,自己拉起成仔来。他是反着走的,一边走,一边用眼睛盯着成仔。成仔绝望的眼睛又看着他,努力地求饶。

“我……真……真的……不行……了……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

少帮主似乎眼角有些湿润了。

时间——5:50。

呵呵,还记得那个孩子么,成仔。当年我们给他做的脑积水手术,使他一个孤儿,成为了市少年篮球队的主力,他那天跟我说,我给了他新的生命,给了他家的温暖。他还管我叫哥哥……

但是这一切,都被你毁了……

他得了个阑尾炎,你输什么不好,输个拜复乐。他才8岁啊,你难道不知道小孩子不能用喹诺酮类的抗生素吗?那一阵子的输液,直接导致他跟腱断裂,他再也打不了球,而且福利院也因为治疗费用昂贵,没有能力再给他治疗脚伤。

他和我说,我给了他希望,但他又要成为一个废人了,他对不起我。

记得他说,他要走了,我永远是他的哥哥。

我当时没有明白。我后悔啊!

我后来问你,你后悔不后悔,你居然笑着说,这样的人走了,也能不再那么痛苦吧……

你必须要为你所做的付出代价,你个混蛋!

我就用你杀死别人的方式,惩罚你。正义也许迟到,却从来不会缺席!

这时候,只见姜潮一步走上前,从怀中掏出刚才的那把橡胶枪来,指着少帮主。

“少帮主,你放开他!杨冰,你快去找间屋子把氧气面罩给小成带上!”只见姜潮把长发甩到后面,对着杨冰说。杨冰立刻背起成仔就往前跑去。

“少帮主啊,那个屋子的粉末,是你制造的高浓度甲状腺激素粉末,没错吧。”

少帮主站在原地,没有反驳什么,只是抬起头,静静地站着。但是能感觉到,他胸口剧烈的起伏。

“高浓度的甲状腺激素,吸入之后的确能够造成剧烈的甲亢症状,这时候如果杨冰没有去抢救,可能很快就因为心脏跳动过快,心律失常死掉了。但是你设计的,还远不在此。”

姜潮双手拿着枪,瞄准着少帮主半睁的眼睛。

“你希望的,正是杨冰来抢救成仔,这样的话,你精心安排的药房里面那个β受体阻滞剂普萘洛艾,也就是“心得安”,就刚好派上用场了。因为你知道小成有哮喘,而心得安直接会导致哮喘的病人出现哮喘大发作,也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这一切设计的我也真是佩服。”

少帮主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本来我就觉得你有些可疑,但是你当时撞进门的时候,下意识的就站在左边,等着小成过去。我看见,当小成掀起单子的时候,你一下子就捂住了嘴巴。我就至少知道,你一开始就知道门后面的构造,也一开始就知道那个粉尘不能吸。你假装是在救人,其实心里全是杀机。”

少帮主走近姜潮,把眼睛对准了枪口。

“怎么?想杀了我?没关系,我已经结束了我要干的事情了,这个家伙,自己也尝尝并发症的滋味。哈哈哈!小豪,哥哥算是给你报仇了,以后不恨别人,不恨哥哥……”

少帮主又突然很失落地停顿了一下。

“小豪,你也不恨这个成仔哥哥了好不好。我们手底下都有罪孽,但我和他,都不会有恶意……我只是一直放不下这件事情……但是我希望你……能原谅他……”

少帮主一下子跪在地上,手抱着头痛苦起来,姜潮举着枪,一时间有些恍惚。

时间——5:59

正在此时,杨冰赶忙对着姜潮大吼。

“快!开枪,对着他的眼睛,杀死他!杀死他!快杀死他!成仔不行了!”。

姜潮回过神来,一手抓起少帮主的领子,少帮主歇斯底里地流着眼泪,看着天空。姜潮直接把枪口插进了少帮主的眼眶当中。尽管少帮主疼得努力摆脱,姜潮也丝毫不退让。

“既然是游戏,就认命吧,少年。做医生,要学会原谅!”

姜潮扣下了扳机。

“神经网络已切断,欢迎离开尼伯龙根,欢迎回到,诸神黄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