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孩已经爱了我整整一年

34字数 1982阅读 30405
这次只想用合照

  耿同学你好呀!王小波在《爱你就像爱生命》——给李银河的信其中一份开头一句话是“你好哇,李银河”,今天我想用同样的开头给你写一封情书。你好呀,耿同学,我曾经设想这句“你好”到底饱含了我对你多少想说没说出口的话,我曾经偷偷的揣测这句“你好”藏着我们彼此在相知相爱之前多少的小心翼翼,但是我都来不及去猜去想。

第一次合照笑的龇牙咧嘴

  很多的事情在我们没有发觉的瞬间就悄然无声的开始发生,比如我对你第一次的心动,比如我看到你时克制不住的紧张脸红。直到现在我都没办法去弄清楚我到底在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然后彻底爱上了你,但我肯定我们之间绝对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一见钟情。遇到你之前我的理想型也跟你不同,我的理想男孩高瘦温柔,带着眼镜,普普通通。可是现实是你一米七八的身高以及胖胖的身材都让我毫无理由的心动了,彻彻底底的,就在去年十一月你拿着相机走在田径场的那一刻,我开始明白你对于我而言有多么的特别。

你一定知道我不相信一见钟情,即使它浪漫热烈。可是你跟我在日久生情的过程中碰撞出的火花也足够灼伤别人了,它并不像王小波形容的爱情一样:“我和你就好像两个小孩子,围着一个秘密的果酱罐,一点一点地尝它,看看里面有多少甜”。我们的果酱一定不是甜蜜的草莓味或者是温柔的橙子味,我们的果酱是呛得人流眼泪的芥末味是让人爱憎分明的榴莲味。我们这样别扭固执的两个人如果没有的调味的芥末,这份爱情一定腥臭的让人难以下咽,我们这样的爱情如同榴莲一样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第一次你靠在我肩膀

这一年走过来慢的让我们跟彼此说了太多次分手,可却又快的让我觉得我还没有看够你,爱够你。你好几次跟别人说我温柔懂事,对待你很好时,我总是觉得羞愧,你口中的我跟你感受到的我一点都不一样。我常常因为自己的任性自私伤害到无辜的你,我常常将自己的敏感痛苦转嫁到你的身上,这样想想你已经不知道被我弄伤了多少次。可是就算是我用最刻薄的话来攻击你之后,你还是会在我的身后等着我,等着给我一个拥抱 。耿同学,真的好谢谢你,一年走来你没有将自私无理的我放弃。

这一年来,你让我感受到什么是爱,让我明白怎么样去爱。很长一段时间我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爱,更是对爱产生了钝感,那时候的我根本不再期待爱情在我身上的降临,我顽固不化的以为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出现,让我的世界鲜活起来的那个人出现。可是就在我打算一个人过完余生的时候,你不偏不倚的撞到了我的心上。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去年圣诞节前夜你悄悄替我准备礼物时笨拙的样子,我还记得我克制不住的眼泪。即使我早就猜到你替我准备了什么礼物,可是我还是因为被你放在了心尖上而去甘心的热泪盈眶。那一刻,我告诉自己就算以后有一天我们会不得不分开,就算我们变成了陌生人,我这辈子也不能忘记那样的夜晚以及那样的爱。

放暑假你快要到济南站

亲爱的耿同学,一年来我们走的磕磕绊绊走的艰难险阻。我们见过吵架时彼此歇斯底里蛮不讲理的样子,我们见过快要面临分开时互相的痛苦煎熬,可是我们见过更多的是彼此揭开在旁人面前成熟大人的面具时,你我幼稚撒娇的模样。你一定还记得我在学校的小湖边死死抱住你,哭着对你说出口的那些话吧?亲爱的耿同学,一年了,我爱的已经不仅仅是你在别人眼中的稳重成熟的姿态了,我更爱的是你靠在我肩膀的时候,想要我抱抱你的样子,那一刻我感觉我好像已经陪你走完你的一生了,从你牙牙学语到你白发苍苍。

亲爱的耿同学,我时常在想我们是不是爱的太快是不是爱的太仓促。我时常在反思自己是不是不该喊你这么生疏客气的称呼了,但是我又会固执的不想把我的耿同学与别人的男朋友混为一谈,我的耿同学是独一无二的男生,他对我来说是一个独立而且特别的个体。我不愿意喊你耿先生,更不想去喊其他的代名词,对我来说,先生,对象,这些称呼很俗气,沾染了太多的尘世的味道。对我而言,耿同学是我眼中的另一个世界,一个纯净的世界,只有在这个世界里我才想要尽全力的至仁至善。

第一次合照

我的耿同学,你也很喜欢《教父》吧?但是你知道吗,在小说《教父3》里杀手皮皮爱情故事让我至今难忘。一个粗糙无情的男人爱上了舞蹈演员之后他开始心甘情愿的接触他不屑一顾的舞蹈,他开始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坠入爱河,坠入了舞蹈的火海。这样的爱情或许一点也不浪漫一点也不惊心动魄,但是这样的爱让我羡慕了好久。亲爱的耿同学,我想要跟皮皮先生一样,坠入这片汪洋的大海,我愿意去拥抱那些我不曾接触过的万物,我愿意去试着接受你的生活方式 。

我们在一起一年了,耿同学。你我总是担心我们到底能不能走到最后,走到世界尽头。我也常常会担心假如有一天我不能陪着你怎么办,假如有一天你不能每天跟我说早安晚安怎么办。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已经渗透到彼此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我们早就成为了彼此的习惯,假如我们必将分开就等同于砍掉了自己的四肢。我们总是害怕分别,但是就算世事无常,我还是想要拥抱你,我还是想陪你从二十岁走到三十岁,走到我们都走不动路,走到我们的牙齿掉光,走到老眼昏花。我的耿同学,一周年快乐。

第一次去滨海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