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街

“大妹子,你能帮我破开这一百块钱吗?”一声急切而恳求的声音传过来。

腊月二十六,是我们镇上年前最后一次赶集。寒风凛冽,还飘着零星小雪。依旧阻挡不了老乡们前来赶集的热情。熙熙攘攘的人群,摩肩接踵,来来往往。排列整齐的瓜果蔬菜,鲜嫩水灵。鸡鸭鱼肉赤条条的排开,大大小小的摊前都堆满了色彩斑斓的年货。大红的对联在寒风中格外惹眼,空气中弥漫着炸面鱼煮下货的香味儿,一派喜庆热闹的春节场面。

我紧紧牵住妈妈粗糙却又温暖的手,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挤散在人群中。我们边走边逛,在每个摊铺前驻足,掂量着家里的年货是否备齐。直到快要到市尾处,被这一声吆喝声喊住。

寻声回头望去,原来是一个在角落里摆摊的老奶奶,她戴了一顶深棕色毛线织的帽子,瘦小的身子蜷坐在一个小马扎上。黝黑的脸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皱纹,正用无奈而恳切的眼神看着妈妈。见妈妈回头看,赶紧解释道:“这位大兄弟想拿着我这两个大南瓜,过年回去炸南瓜饼吃。可是他就只剩这一张一百块钱,我一个老人,一上午卖了没多少东西,身上也没带这么多零钱啊!”她的眼睛巴巴地望着旁边大爷手中的百元大钞,一副无奈地样子。

我赶紧拽了拽妈妈的衣角,暗暗的边轻轻摇头边使眼色,示意她赶紧离开。没想,妈妈蹲下身去,看了看老奶奶身边的南瓜,又看了看大爷手中的百元大钞。大爷见状嘿嘿地笑了几声,“大妹子,你看真不巧,我刚买了这堆东西,把零钱花完。寻思买的差不多了回家去,没想走到这老太太这儿看有俩大南瓜。这天寒地冻的,她一个老人推着个小推车大老远过来,我就想给她买下,也好让她少遭点罪。”他边说边展开他手中的小布袋,“真的就剩这一百了,本来不舍得花了。”妈妈听完,看一眼大爷,再看一眼老奶奶。我知道,她必是心软了。

果不其然,妈妈微微一笑,掏出放在布包内层里的钱,开始数起来。“大妈,我正好有。昨天刚破的零钱打算今天来赶集呢!”说着她把一张五十元和几张十元五元的零钱递给大爷。大爷又点了一遍也把手中的一百元给了妈妈。妈妈接过钱,连看没看就装进布包里。“哎呀大妹子,太谢谢你了!不然我卖不了还得再推回去,我这小脚得啥时踱回家。”妈妈笑着说,“这有啥,可真是举手之劳。”

接着,她又看看奶奶的摊位,只见她摊位上只零零碎碎地摆着几个老冬瓜,还有一些干瘪的不怎么像样的苹果,和几捆晒好的丝瓜瓤。“大妈,你给我称称这些苹果吧!”奶奶忙活完大爷,心里一乐说:“不用大妹子,这苹果也不像样了,你就拿几个吃得了,麻烦你一顿。”“那不行,你就给我称称吧,也不早了,咱都赶紧回家忙活去。”老奶奶犟不过,给妈妈称了称,“你给我四块钱得了!”妈妈递过五块钱,说了一句:“不用找了哈,大妈。”说着拿起苹果拉着我就走。“哎你这个人……”奶奶的喊声被抛在身后,我诧异地问妈妈:“妈妈,你不怕那钱是假的,他俩合起伙来骗你呢?!还有,咱家邻居不是刚送给你一大筐红富士苹果?”妈妈松开我的手,摸了摸我的头微微一笑说:“管他呢!要做好事就不后悔。”

冬去夏来,岁月如梭,转眼,我也成了孩子的妈妈。

“这个大闺女,你有零钱吗?能帮我扫个二维码吗?”一位大娘喊我。“我个老人,手机都不会用,年轻人用的东西我不懂啊!”妈妈推推我说:“快,快给她扫扫,我带的零钱。”我一愣,赶紧掏出手机,“多少钱?”我把手机递给身边的顾客,让她转账给我。“六块钱吧。”妈妈听完把钱递给大娘,“哈哈,老姐姐,咱不跟趟咯!”这时,女儿附在我耳边嘀咕:“妈妈,注意保护好密码!”我呵呵笑着:“收款不用密码!你这小家伙警惕性倒还挺高!可是呀你姥姥那时告诉我,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五一放假,回到老家,夏风清凉,再次走在这儿时的大集上。不久前刚铺好的水泥路,熟悉又陌生的摆摊商贩的面容,依旧是整齐的摊位,依旧是不变的乡音,依旧是这浓浓的充满爱与善良的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