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诗一般的女子

花儿生日,我还是又忘了。

这几年忙,都在教室里课程里,除此之外的其他人常常疏于联系,以至于家人也常常抱怨,更不要说网上的朋友们了。我几乎很少有时间和她们说说家长里短,他们与我的关注也仅来自与我的微信。有时候会觉得心里不安,逐渐到现在也坦然。

网上我有几个相识十几年来的姐妹,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精彩,初相识时,事无巨细,每个人家里的那点事彼此都熟悉的很,花儿是和我走得最近的一个,我的姐姐,最亲近的时候让很多人都嫉妒,近乎情人一般。

12年我去九江找她,住在她那里,她带着我去庐山,四处游玩。我则安然的被她照顾,心安理得。她是情人姐姐,照顾我是应该的。转眼四年又过去了。我越走越远,她越活越精致。没事养花种草,各种小情调,弹弹古筝,上传个曲子,玩玩压花,画画石头。每一样她都玩的景致,那种典型的江南才女,她的生活是我曾经的一种梦想。只是现在我的路在别处,我也只是远远的看着她的精致生活微笑。她的才情是我永远所不能企及的。

只是姐妹们互相吹捧久了,我的各种懈怠她们常常忽略不计。在我有需要的时候她们总会再次出手。这十来年,在她们身上学到很多,甚至可以说我走出的每一步,背后都有她们的支持。十年前,花儿曾经说就让我们在灵魂的世界里彼此守望。这一说如今早就成为了事实。

这段时间,一个新的环境,不同的体验,我在这里,地理上离姐姐很近,在体验江南,却连她的生日都已忘记。只能集中于一事一地。遥遥地送个祝福吧。我快乐的忙我的,愿姐姐越来越精致,越来越幸福。也许很多事情都已忘记,但是祝福一直都在!生日快乐,猪姐,继续你的神仙日子,让该羡慕的羡慕着。

神仙姐姐在晨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