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学会了怎么爱你

有些人,未必有多好,只是因为走进了心里,便成了唯一。

年少时,我们不懂爱情,总以为爱一个人就要把心掏出来,倾其所有,拼尽全力,最后却往往落得个两败具伤,曲终人散。

爱情就像手里的沙子,抓得越紧,流得越快。

从前爱你爱到忘了自己。只看到名字便觉得无限可爱,再看照片,发半天痴回不过神来,及见到本尊,已处于崩溃的边缘,患得患失,束手束脚,局促羞涩,错漏百出。这样的我,哪里让人爱得起来?

而你,有着一颗平常心,从不自囿于任何执念,随遇而安,尽情享受生活中每一分欢愉,肆意洒脱,是那么的灵动可爱,让我欲罢不能。

女人大都对爱情有一份执念,渴望被爱,更奢望自己是对方唯一的爱。殊不知,男人的天性是征服,征服未知的未来。越是不可控,越能挑起他们的征服欲。有句古话叫: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说的就是这么个朴素的真理。至于象张爱玲那种低到尘埃里的爱情,不要说胡兰成那样的情场老手,就算是一般的男人,也会觉得索然无味。

这样的醒悟,于我并不是某天清晨突然的醍醐灌顶,而是从惨痛的生活教训中得来。

成熟又得体的男人,自然不止吸引一个人的眼球。你的浪漫不羁,点燃了女人们的占有欲。我的清高孤傲,让我一度不屑于参与这种无聊的竞争,可是无数个煎熬切齿的不眠之夜,流不完的泪与失去你后万念俱灰的感受,终于让我明白,我唯一不能失去的,只有你。其他的和你比起来,都是浮云。

为了留住你,我不得不学习怎么去爱你。

以前的我鄙视心机,崇尚爱情发乎内心。后来生活教会了我,要学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太甜的糖水会让人膩得反胃,太浓烈的爱会让人反感,太沉重的情会让人窒息,想要逃离。

民国时有一个女人中的情场高手叫林徽音。她极其冷静自私,开朗洒脱,对爱慕她的众多男人不拒绝也不接受,只选了一个出身名门又宽容专一的梁思成下嫁,其他的备胎终其一生,环绕在她的罗裾边,成为她的蓝颜知己。

爱情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虽然她披着温情脉脉的外衣。胜负往往一开始就有定数:爱得多的那个注定是输家。

一开始,你就坦白对我说:我永远不会象你爱我一样爱你,但我会努力。你甚至说:你对我好,我会对你更好。你洋洋得意地炫耀着你的胜利者姿态。我只能认了,谁叫我爱你更多呢?

为了不要输得太难看,最主要是不想把你吓跑,我只能把自己的十分爱藏起来,只露出两三分。

于是,我看到你,展露欢颜,放心地追逐我。因为你再不用担心我会剥夺你的自由。

虽然你让我殚精竭虑,吃尽苦头,我依然感激你。因为你是生命中的光,你让我觉得人生是如此的美丽。你让我发现自己最好的一面。好的爱情让人越来越美好。

每次想起你,我都会不自觉地扬起嘴角,有时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的言语是那么风趣幽默,你的行为是那么周到贴心,普通的日子,因为有你,让人生出无限的眷恋。有了你,再枯燥的工作也能坚持,再艰辛的路也能走完,因为知道,会有你安慰。

喜欢一个人,真是一件奇妙的事。说不出哪里好,就是怎么看都看不厌,怎么抱都抱不够。最想做的事,就是和你腻在一起。无论之前受了多少疲累和冤屈,只要可以投进你的怀里,统统都可以痊愈。

你的声音象夏日山间的清泉,又象陈年的佳酿,甘甜又醇厚。躺在你的怀里,享受着你的抚摸,听你娓娓道来,或轻吟浅唱,整颗心都为之酥醉。

也许是生活太过艰辛,上苍心生悲悯,才赐予人间此等妙不可言的情爱。也许是我前世在佛前求了几千遍,他一时心软,才让你来到我的身边。

总之,谢谢你,我此生最珍的爱。


和风微熏,阳光正暖,你喜欢就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