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诗社

有个孩子,麻烦就开始了。婚姻幸福度直线下降。直到孩子独立后才慢慢回升。这是婚育的大实话。然世俗言论不然,说法是结婚生子是幸福的基石。

没有人想违背大众主流。不管是思想或者行为,方方面面。羊群与牧羊人的隐喻。

有一种生活方式,就是表面上维持着主流,遵从家庭或者宗族的传统,过世俗意义上正常生活;而在另外一面,也就是内里,依然是一个人在黑暗里徘徊,自己和自己独处。

无疑,这是狡猾的生活方式。非常狡猾。甚至接近了虚伪。

我朋友,老王和wg,就无法这样过。他们都只能过一种生活,那就是表里如一的生活,诚实的生活。所以并不会面对大河空有疲惫。

我上次跟老王说,下次的同学聚会就来起个诗社。

他说,这么雅?不着调吧?

不过我们之前也有事没事在聊天中联句。写好写坏没关系,不追求艺术水准,纯粹玩一玩,俗称“白相”。偶尔白相一下,是趣味。而现在不仅开不起玩笑了,无趣了,甚至觉得你稍有一些不同的想法就是大逆不道,不合群或者怪异。

我们叫wg也来联个句。后者三十几岁,玩起了滑板和遥控车,没有正当职业,靠炒股票为生。原本几年我们一聚会就搞大批判,但实际上都心虚,后来根本就不觉得怎么样。很正常嘛,按弗洛伊德的理论,他可能是源于儿童时这方面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在成年后条件成熟的情况下进行自我满足。慢慢我也理解了。他就没法像其他人一样正常上班,但是没关系,一样是过日子嘛,这方面你无权去说三道四。再说,之前已经说到没话谈了。索性顺其自然。彼此快活。

但是wg不联句,我知道他也是能写点歪诗的。后来我跟老王说,大诗人之所以是大诗人就是因为总有一点怪脾气,没脾气的肯定不是什么太大的诗人。当然我也只是开玩笑。

同学会这事我们也是随便说说的。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同学会。我记不得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

我来组织同学会吧。老王说。

那我们起个诗社,你就是第一任盟主。我说。

太雅了,恐怕没人想得起来这个。

上次同学会一共就三个人,我和老王、wg。

那你组织吧,我说。

我需要三要素:时间、地点和人物。

就这个?我说。

还有,就是等我借到东风再来。

我虽然粗卤,但也胡乱读过点三国。诸葛亮借得啥鬼东风啊。我知道同学会没有下文了。

可东风诗社这名字从此就给定下了。



给老王、w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