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同人之纵横篇】剑本无心,纵横有义(五)

盖聂


十年后

今天本是艳阳高照,晴空万里。然而这样美好的一天,却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机关城中,早已遍布横尸,人心惶惶。

机关城外,地势险要的悬崖边上,中年男子目光深沉的望着机关城中的方向,他的脸上毫无悲喜之色,暗色条纹锦袍披在身上与他长长的白发一起随风舞动,霸气侧露,不怒自威,令人望而生畏。

他的左右两侧还站着一红一白两道身影,白影两手抱肩,神色傲然,却有超凡脱俗之感。红影体态妩媚妖娆,眼波流转亦有倾城魅惑之姿。

此刻,红衣女子时不时的瞟向眼前那个高大魁梧的男人,似乎想要寻求什么示意。

眼前这个男人太深沉,即便是跟了他这么多年,她依旧无法真正的看懂他。因为他也从来不会让人轻易了解和接近。

就像前几日他听到李斯在他面前提起盖聂这个名字时,眼神变得那么可怕。在她的印象中,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听到后起这么大反应。

来这里究竟是为了盖聂还是为了破了机关城?

她还记得某次在大街上无意间听到有秦国将士嚷嚷悬赏杀了第一剑客盖聂的人什么的,结果那人刚说完就身首离异了。

男人眼中充满杀戾之气“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谁敢动他,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死——”

如今……

“大人,机关城内现在想必已经是乱成一锅粥,只要我们进攻,便可一举拿下了”

赤练扭动妖娆的身躯得意的说道。

男人面部表情起了一点微妙的变化,不过很快又归于平静。他望向远处的眼神更加深邃。

终于要见面了吗?师哥。十年未见,我可是想念的很——,我到底要看看你用生命去保卫的东西究竟给你带来了什么!

“攻城”他一声令下,秦兵便势如破竹地杀进城去。

这一路几乎顺利的毫无悬念,然而直到攻入机关城的最后一道防守,他依旧没有看到那个人的影子。但是他知道那个人绝不会躲避,所以他在等。

随着时间的流逝沙漏里的沙子不断减少,墨家弟子一个接一个的成为刀下亡魂。所有的人都认为他在拖延时间等其他江湖侠士赶到机关城,从而一举歼灭。其实没有人知道他只是在等那个人的出现。

其他人的生死与他何干?机关城毁不毁又与他何干?他早已不在意世人的看法,不在意这个世道上的明争暗斗。从韩宫的那场大火开始,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让他抱有幻想和希望,支撑他的也不过是那个多年前一直未了的誓愿。

师哥,你究竟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出现?你不是要保护这群废物吗?你不是自认为是救世主吗?我倒要看看今天的你要怎么保护他们!

就在他感觉自己的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他终于听到有人喊出了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盖聂,是盖聂!众人叫他的名字时声音里充满期待和希望。

呵呵,师哥,这个时候他们终于想起你是他们的救星了吗?这群废物除了在危难时刻四处寻找求救对象还能做什么?

卫庄转过身去,看着那个和自己一样完全褪去少年模样的成熟青年男子一步一步向他走来。他的唇角不由得勾起,师哥,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盖聂停下脚步,看着面前长长的白发飘飞的师弟。相比于十年前,他更加成熟稳重,周身散发着旁人勿近的冰冷和摄人心魄的霸气。他的眼神不再清澈,而是深不见底而又充满危险的气息,让人看不到丝毫情感和希望。

到底怎样的经历使他变成了这般令人陌生的模样。

“小庄,你变了很多。”盖聂看着他轻声说。

卫庄冷笑道“是吗?人都会变的。倒是师哥你一点也没变,还是一如既往地——无药可救。”

明白他此次冲自己而来,今天若是没有个结果恐怕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盖聂也不在多嘴,他抽出自己的渊虹剑对卫庄说道“动手吧”

卫庄抬起自己手中的鲨齿“师哥,今天你终于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剑。剑圣,哼,让我看看这些年的被称为剑圣的你究竟有多厉害!”

在这一刻,俩人的剑气瞬间飙升,他们看着对方,眼神中杀气又混了些别的东西。忽的卫庄挥动鲨齿携着剑光而来,盖聂轻退一步将剑挡在面前,鲨齿和渊虹碰撞发出巨大的声响钻进耳朵。盖聂挑起剑锋,鲨齿剑顺着剑身擦下去,盖聂偏过头,鲨齿剑贴着他的脸晃过,渊虹向外挑出,盖聂顺势闪避出几米,稳稳落在地上。卫庄再次携剑而上,凌厉的剑光划过盖聂的脖颈,盖聂向后倾身躲过,又迅速带剑劈向卫庄,卫庄接下一剑回落到地面上,渊虹剑光紧跟下来,鲨齿剑身抵着殷红的剑光,卫庄脚下也开始吃力起来。盖聂剑锋逼下来,白衣飘飘,一贯的满脸严肃。卫庄的手微微缩回来,用力一顶,两人都被震开几丈远,稳稳落定。

几个回合下来,两人皆没落下风,众人看的却是心惊肉跳,提心吊胆。这种情况下,他们谁若是有一点走心,恐怕就必死无疑了。

就在这时,卫庄的手下白凤向盖聂射出一片羽毛,然而被他身后的端木蓉挡住。在端木蓉倒下的那一刻,卫庄清楚地看到盖聂眼中的伤痛。原来他的师哥也会有动情的时候,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可以让他牵挂的人。

卫庄

只是师哥,你大概忘了,剑本无心,又怎么会有感情?当你信誓旦旦说要救助天下人,追求心中的大义时,却不知道其实自己懦弱到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什么时候你才能清醒过来?

“师哥,这个女人长相一般,又闷又冷,也值得你这么难过?”卫庄讽刺道,并且如愿以尝的看到了盖聂脸上的愤怒。“师哥,你好像看起来很生气嘛。”卫庄继续说道。“可惜,愤怒并不会使你变强!剑最要远离的就是感情!”

其实卫庄心里很清楚,盖聂注定是个孤独的人。因为他的心本就是孤独的,不被理解的,然而他宁愿忍受着所有污言秽语也不肯放下心中的那点对道义的执念。就是这样的他才更让卫庄讨厌。

盖聂再次提剑攻向卫庄,剑光所过之处寒气逼人,相比于方才更多了些猛烈。卫庄依旧从容应战。他想起第一次在鬼谷时自己的木剑被盖聂砍断的那一刻,那一次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失败,可是只有经历了挫折的人才能成长,他再也不是十年前的卫庄。

当盖聂的剑向他劈来时,他巧妙地躲过了。当俩人的剑刃再次相碰,激烈的摩擦产生满天火花。

卫庄顶着剑气嘲弄道“可笑,你放弃鬼谷,放弃天下,就是为了保护这群废物?”

“你什么都不放弃,又得到了什么?”盖聂反问,掩饰不住心头的怒火。为什么,为什么小庄要一再逼迫自己?难道非要一方倒下才算结束?

俩人的打斗越来越激烈,战斗的波动使机关城内的四壁都要震动起来。即便是这样,卫庄还是感受到了盖聂剑中留有余地,这让卫庄无比恼火,你究竟还在犹豫什么?!

“师哥,你的剑还是一样的犹豫,一样的怯懦!”卫庄的鲨齿发出巨大的威力,狠狠地把盖聂震了出去。众人皆大惊。然而下一刻就看到渊虹带着凌厉的剑光飞向卫庄。

“百步飞剑!”众人惊呼。

卫庄的鲨齿从手中滑落,剑气卷动的气流吹动俩人的衣襟左右摇摆。

“百步飞剑,一刃断喉。师哥,你果然已经练成了纵剑的必杀之剑。”卫庄道。

“如果真的有必杀剑,你为什么还好端端地站在那?”盖聂回过头来看着他。

“初入鬼谷时,我的确败给了你”卫庄应声道。

“你是我生平少见的武学奇才,当时如果不用纵剑我无法胜你。”

卫庄冷笑“可是今天你用出了纵剑的至高境界,却没能伤我分毫。”

“你的确变强了,小庄。”盖聂轻声道。

“哼。”卫庄回过头来看着他慢慢说道“师哥,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今天,是你最后一次使用百步飞剑!”

当几秒钟后卫庄使出了同样招式的百步飞剑时,众人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盖聂迎着鲨齿的剑气,震惊道“你会百步飞剑?!”声音已经开始发颤。

“我是鬼谷弟子,师傅他老人家又凭什么不教我剑法?”

“你到底对师傅做了什么?”盖聂此刻内心的复杂已经无法用震惊来形容。

“哼,师傅?当你为了心中自以为是的大义抛弃鬼谷,抛弃一切时,可曾想过他?现在你来问我师傅?”

卫庄抬起鲨齿朝盖聂狠狠的劈去,盖聂用渊虹压制着鲨齿,鲨齿的齿牙啮合住渊虹的剑身。

卫庄又道“世人只知道渊虹排名第二,而鲨齿却被称为妖剑。可见天底下都是些愚昧不堪的人,只知道随波逐流、人云亦云!你到底是要驾驭他们,还是,和他们一样?这就是你不顾一切要追求的梦? ”

盖聂沉声应道“我的梦,和你不同。”

卫庄再次冷笑起来“你真可怜。你已经忘了到鬼谷第一天所说的话!你和那些人一样,都是愚昧不堪的废物!”

“砰!”的一声巨响,渊虹在鲨齿的齿牙下被折成了两半。

“啊?!”所有的人都惊呼起来。

然而下一刻就看到盖聂用半段折断的渊虹剑刃抵在了卫庄的脖子上。

十年前那场大战再次浮现在脑海。

“你确实变强了,但有一点,你却始终没有改变。作为剑客,你始终太过在意剑的本身。小庄,你败了。”盖聂平静地说道。

“哼哼哼哼哼——。很好,你终於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废物。师哥——。从见面的第一天开始,我们之间,就注定会有一个倒下。 来吧——!哼哼哼哼哼……。我一直很清楚,你和我,从来就是一样的人。”

卫庄大笑道。

和十年前同样的抉择再次摆在盖聂面前,这场生与死的噩梦时时刻刻纠缠着他,逼着他做出选择。

盖聂的剑依旧在犹豫,渊虹锋利的剑刃划破他的掌心,也划破卫庄的脖颈。

卫庄眉头皱起,其实他心里在冷笑。师哥啊师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的优柔寡断,那么的冥顽不化。这样的你注定会失败!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