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蒜是不是无言

当光标在早就写好的题目下方闪烁了无数次后,我终于抽出了一根烟,想起了自己要写什么。

这个冬天像一块抹布,始终没见过几场雪。

每天都能从浏览器的首页上看到所在的城市重度污染的红色大字,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这呆了五年。

窗帘很少拉开,台灯彻夜明亮,我明明不喜欢黑夜,更不喜欢灰蒙蒙的雾霭遮天蔽日。

这样安静的时刻很少,这种心如流水般,细腻如斯的把那些破败不堪的情节一一拿出来细细回味时,尽然还能找到当初令人心悸的冲动。

我想要的,不过是这样的感觉。

看到自己最近花费不少时间码了近十万字的小说时,我想说,这是什么鬼东西。

这不是我想要的。

忘记了是以怎样的一种冲动把一时的灵感蔓延出来后, 才发现一个令人震惊的结果,原来,我对这个世界早已绝望,原来,那些过去的种种,早已不知不觉得深入了骨髓,把自己剥离的七零八落,像这个冬天,像这块残破的抹布,像这个不断长大而又不断迷失的世界。

幻想中的主人公获得了逆天的金手指,行便整个世界,发现自己不过是个人偶,在别人布置的迷宫中拼命的挣扎着,既然结局已经注定,过程又有什么意义?

点开久经忘却的论坛,随便打开一片帖子,从这些断断续续啜泣一样的文字中,找到了那种感觉,那种试图把自己像一颗橘子一样剥开去风餐露宿而又无奈发现,自己几近化石,慢慢沉沦在洪荒中。

我心既有千千河,怎奈鱼虾不跃。

我心既有千千河,怎奈伊人不往。

我心既有千千河,怎奈汇聚无海。

我心既有千千河,怎奈天无甘露地无霜,独留这世,看洪荒苍茫。

这不过是一个冬天,一个没有雪的冬天,像一瓣儿蒜,丢失在醋坛子里,任凭冷漠酸腐,往日直冲冲的辛辣不再,而后沉溺于中,消散天地。

我想起一个人,一个如醋般散发着诱人的芬芳,逗留迂回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身影。

我们曾无言相望,像看到一片宇宙,沉迷和眷恋。

只是,你不说不说,我不知不知。

而后你走了,如同这遗弃了整个冬天的一场雪, 不言不语

你只不过化成一片牛毛细雨,等我沉寂之后,涌入雷霆,

待到来年花开,响彻山野。



张赫宣(无言 )卓义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试试如何怎么样
    上树的鱼阅读 27评论 0 0
  • 我化身还是分身甘愿做你的路标 设立在路的两边 返程时仍记得我的存在 独当一面的守候是每隔一段距离的出现 我有很多身...
    倩何人换取阅读 56评论 2 1
  • 你是一首诗 一串嫦娥指间 滑落的音符 你的容颜是仙子 雕琢的佳作 心里写满广寒 将高远的影子 拉成寂寞 沾附的仙气...
    美丽天空一阅读 120评论 23 19
  • 闺怨(平水韵) 文清风 燕语莺啼又一年,巴山蜀地路三千。 妾居桑梓黄河北,郎宿渝洲楚水边 梦里锦书传别恨,闺中寒夜...
    清风2阅读 5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