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多情,你就是遇到了渣男

别多情,你就是遇到了渣男

1、

李婷又要结婚了,据说找了一个富二代。朋友圈里成天的炫富、秀恩爱。

我屏蔽她快半年时间。

一是因为她做微整形,整天在朋友圈发工作视频,一会儿拉双眼皮,一会儿是打针,看得我直瘆得慌。还动不动推销她的那些针,瘦脸的,除皱的,配合一些耸人听闻的文字,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你丑得没男人要。

二是因为她离婚了,负能量特别强,时常午夜买醉不说,还经常发一些特别悲观,甚至毁人三观的文章。比如:《忘记前任,真的可以让我们重新开始吗?》、《婚后三五年,最能考验一个男人的品性》、《这一次,我不会再被小三控制了》、《渣男,说得就是你》《我们到底要不要报复渣男?》。《什么样的女生,最受渣男喜欢》、《渣男,你还我青春!》《渣男还是前任婊,看完再说!》

这动不动,一口一个“渣男”“渣男”的,看得我心惊肉跳。

看多了这类文章,对照我身边的老王,越看越相似。再看全天下的男人,都应该通通抓去做太监。

我告诫自己:要想把自己嫁出去,一定要远离李婷。

从大学到结婚,作为李婷和张远的共同好友,我这个吃瓜群众,已经看多了他们的爱情故事,波澜起伏,峰回路转,我的小心脏着实不够坚强,所以屏蔽了她。

为了不让她发现,我过几天地翻开她的朋友圈,点个赞,以示对她的同盟之谊。

李婷和张远离婚之后,我站在李婷的这一边。

有男人的女人,谁不恨小三呢?

虽然最初我跟张远是好朋友,李婷与他谈恋爱之后,我们才组合成黄金铁三角。从大学开始,一直祸害人间至两人离婚。

不知道是李婷太难过,还是我做事太缜密,视我为闺蜜的她,竟然没有发现。

我一个星期没有翻她的朋友圈,就出了这等大事。她原先告诉我,要去韩国培训,顺便旅游。我想着,她不过每天晒晒游玩照片罢了。没什么要紧的,所以就不太关心。

要不是好事的朋友向我询问,我还蒙在鼓里。

我赶快翻开她的朋友圈。

好家伙,她这一星期过的,简直是上流社会。豪华游艇,高级餐厅,私人飞机,别墅豪宅,还有明星酒宴。她的个人照片中,奢侈品大包换了足足有五个,简直一天一个的节奏啊。

这几天里,一直有一个高大男人的背影出镜,李婷称呼其为“阿加西”。

她是被包养了,还是榜上大款了?

原谅我,向来见不得别人好,即使是好朋友,也不会把她往好处想。

我赶忙给她打电话:“婷,你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是新谈了个恋爱。”

我回想那些照片,不禁感叹:“你走什么大运了,交了个这么有钱的男朋友。”

她的语气特别激动:“而且人还超级帅!”

“有本事给露个正脸啊。”

“一会儿朋友圈见,哈。”

我挂了电话没多久,李婷的朋友圈就多了一条消息。

她依偎在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怀里,两人带着Dior情侣反光墨镜。李婷身着比基尼,胸前雪白半球呼之欲出。“阿加西”穿着白衬衣和短裤,衬衣领口很低,古铜色的胸肌让人垂涎欲滴。

底下的评论炸开锅了。

谁都不会想到,对张远用情至深的李婷,离婚之后整日以泪洗面,会突然间拥抱新的生活。而且,她的对象还是一个高富帅,甩张远一条长安街。

李婷的一条回复意味深长: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此次事件给广大的大龄女青年,以无以伦比的正面的激励,简直开创了大龄女性新时代,

离过婚的人都可以遇到高富帅,更何况头婚的呢?

大家一头热,在群里面对李婷问东问西,各种羡慕嫉妒恨。

大家都没有怀疑,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感觉不太对劲吗?

2

又过了一个星期,李婷的新恋情像早两年的楼市一样,越炒越高涨,连多年未联系的朋友也来向我询问。

李婷约我做spa。

我们泡完澡出来,李婷没有穿浴袍,向我展示她的身材:“最近我迷上了健身,你有没有觉得我的腰比以前更细了。”

我想摇头,临时决定点头。

她遗憾地说道:“但是还没有马甲线。我家阿加西有八块腹肌,身上的肌肉硬的跟铁一样。过一段时间,他会去巴厘岛谈生意,答应带我去。我得赶快练出马甲线才行。”

“你家阿加西干什么工作的?”

“旅游业。他是一家大型旅游公司的老板。”

“什么公司?”

李婷穿上浴袍,躺在按摩床上,说道:“你问那么详细干什么?”

“关心你啊,怕你被骗了?”

“怎么?我遇到张远一个渣男还不行,你咒我遇到第二个渣男?”

他们离婚那会儿,我听李婷为了“张远”这两个字痛哭过,诅咒过,斥骂过,从此,我从她嘴里听到“张远”,就立马岔开话题。

虽然张远出轨不对,但是再怎么说,作为朋友,张远对我一直挺好。大学期间,我失恋受伤,还是他为我揍了那个男人,替我出了一口恶气。

我习惯性地要躲开“张远”,于是说道:“我只是让你上点心。”

“你放心吧,离开了张远,我什么事情都很顺利。以后哪儿有脏东西了,写‘张远’两字贴上去,保准辟邪。”

“你不是有新恋情了吗?就放过他吧。”

“我就不放过他,凭什么呀,伤我这么深。我就要活得好看。我就诅咒他不得好死。”

我耳朵都快炸了,说道:“说得对。”

我闭目养神,想着怎么摆脱“张远”这个话题,正在这时,李婷的手机来了提示,她拿起手机,说道:“是我家阿加西。”然后便美滋滋地与阿加西聊起天来。

我有些落寞。

从李婷拿起手机,到我们结束按摩,我的手机一直都没有响过。虽然我已经习惯了,但是与身边的李婷一对比,我充满了挫败了。

老王对我不管不问,是打算让我发霉吗?

自从跟老王在一起之后,我对星座尤其痴迷。因为在恋爱之初,老王就提前请求我对他要多多包涵,他的解释为:“我是天蝎座。”

因为他是天蝎座,他天性敏感,不容易信任人,所以我不着急,一步一步来,我们一定会越来越亲密。

因为他是天蝎座,他神秘诡谲,喜欢跟自己待在一起,所以我尽量不去打扰他。

因为他是天蝎座,所以忽冷忽热,高兴时“老婆”“宝贝”地乱叫,不高兴的时候,你以为他从地球上蒸发了。所以,我要练就强大的内心世界,当他消失时,还有力量跟自己说“没关系,他是爱我的。”

谁让我就爱上了人家呢。

你说,爱多可耻啊,让一个人找不到自己,却还舍不得从迷失中走出来。

做完spa,外面下雨了。

我们李婷坐在美容院,等雨停。我有些紧张,吃了一颗糖,看着手指发呆。李婷刷朋友圈,翘着二郎腿,晃荡着高跟鞋。

她忽然转头问我:“老王没说来接你吗?”

“他工作忙。”

“工作忙也得下班吧。”

“雨这么大,哪个路段被淹也不知道,他要被困在路上,那就麻烦了。”

李婷没有说话,继续晃荡她的高跟鞋。

“张远知道我交新男朋友的事情吗?”

她冷不丁这么一问,我迟疑了一下,说道:“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

3

我相信老王是爱我的。

知道我喜欢喝水,从来不喝水的他,专门买了一个杯子,就放在车里面。与我一去出去时,被子里总是灌满了热水。

知道我喜欢听郭德纲的相声,他为了跟我有话题聊,专门听遍了郭德纲的相声,一句“于老师有三个爱好,抽烟,喝酒,烫头发”惹得我笑了半天。他很是满意。

知道我喜欢周杰伦,托朋友专门买了周杰伦演唱会的门票。演唱会那天,他带我出门,也没有具体说要做什么事情,到了体育馆门口,才把票给我。

我再一次把老王为我做的事情,默默地想了一遍。

有一种勇气,就像给漏气的轮胎打气,你明明知道不会长久,还是习惯于自我催眠。

到了晚上十一点半,距离老王上次联系我,已经过了48个小时。我打开与他的对话框,上面有我三条信息:

“你在吗?”

“吃饭了吗?”

“睡了吗?”

我还打算问一遍:“睡了吗?”

我打出这三个字,删掉,然后又打出:“你还活着吗?”,正在犹豫,手一滑,不小心发出去了。

我忐忑不安地等着他的回复。

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一个小时过去了,我听着郭德纲的相声入眠,睡不着,却也笑不出来。

凌晨两点钟,我给张远打电话,他和李婷感情闹矛盾的时候,我一直被两头轰炸,如今我找他求助,也不算过分。

这是半年以来,我们第一次通话。

甫一拿起电话,我还没有自报家门,他便知道是我,因为除了李婷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敢半夜两点钟给他打电话。

“喂,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

“我真的打算不理你了。可是,我真找不到一个说话的人,除了你。”

“谢谢你,还愿意理我。李婷把我说的快不是人了。”

“活该!”

他一愣,笑道:“到底什么事情?”

“如果一个男人两天都不理你,他什么意思?”

张远沉默了几秒钟,反问道:“你说什么意思呢?”

“我就是不懂才问的啊。你知道,我是个爱情白痴。”

“没有一个女人是爱情白痴。她什么都懂,也什么都不愿意懂。”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我只是不想你受伤。”

“不对,你说得不对。”我斩钉截铁地说道:“他以前也这样,后来又跟我解释,是出差去了,手机被偷了,才没办法联系我。这一次说不定,他也是遇到别的事情。”

他“呵呵”一笑,代表了回答。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

他有些生气:“我不想解释。”

“你解释了也没有人听。你出轨了,这是事实。”

张远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时间不早了,你睡吧。”

我知道他不开心,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一直没有挂电话。

张远有些激动,不过声音还是低低的,说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也这么说我,我真的很难过。”

“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有没有难言之隐?”

“没有。就是纯粹不想和她过了,这么多年我累了。”

我深深地呼吸一次,告诉自己不要发脾气,可是一口气上来,便是火冒三丈:“你他妈的这是什么烂理由。当初也是你向她求的婚,我在一旁给你们录像,你他妈的哭得像一条狗,说好要给她一个幸福的家庭。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是不知道,可是你还是愿意跟她结婚。结了婚就是承诺,承诺你懂不懂?你一句你累了,就把她的幸福都毁了,你知道吗?”

李婷夜夜买醉时,哭着说过:“如果他认为我有什么错,给我时间让我改啊。”

他没有给她改的时间,却把时间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4

李婷和她的阿加西请我吃饭,地点随便我挑。我当时正在翻一本杂志,面前那一页就是一家旋转餐厅。

听说那里得提前一周预约,反正阿加西是个高富帅,这点能力应该还是有的。

于是一周后,我们在48楼的旋转餐厅见面。这是一家法式餐厅,吃一顿饭得花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之后,餐厅正好旋转一周,可以360度观看夜景。

李婷穿了一条包臀红裙,右腰那里故意挖了一块布,露出结实的腰线,和性感的马甲线,好展示她最近健身的成果。

她向来花枝招展惯了,为此张远和她闹过很多次分手。

两个人都特别爱演琼瑶剧。

有一次分手,请我当见证人。他们红着眼说“再见”,却又都不走。张远拿出几个烟花说,放完烟花,便头也不回地走掉,谁回头谁就是猪。

最后一个烟花落幕之后,两个人一东一西,开始疯狂地奔跑。李婷边跑边喊:“我一定会找到比你更好的人。”张远边跑边喊:“李婷祝你幸……”然后就没声了。

他不留神,掉进一个大坑里。

骨折。

张远躺医院半个月,李婷当了他半个月看护。

那次分手,当然没有分成。

刚刚坐定之后,李婷便要求阿加西给我们俩拍照,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发了朋友圈。

“你呢?”

我迷惑:“干嘛?”

“怎么不发朋友圈?”

我有顾虑。

我和老王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联系,如果我冒然在朋友圈发自拍照,他会不会误以为,我是专门发给他看的呢?

而且,刚才我笑得太开心,我生怕他认为,没有他的日子,我一样过的开心。

“这有什么好发的?”

“到了这么高级的餐厅,你也不炫耀一下?”

我倒是挺想炫耀的。

正犹豫着,李婷抢了我的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一共四张照片,只有一张合影,其余三张全是她风骚入骨的独照,她配上文字:“闺蜜和未婚夫请我吃饭,这样美的人,也是没谁了。”

我无语。

我仔细看了那张合影,我在李婷面前并不失分,才放下心来。可是没过几分钟,便迫不及待地点开朋友圈,想看看其他人的反应。

有很多人点赞,也有很多留言。

没有老王的。

当然,李婷的计划也落空了,也没有张远的。

上次通电话之后,我便把张远拉黑了。有他那样的好朋友,只会让我对男人充满恶意。

吃饭的时候,李婷不停地与阿加西甜蜜互动。有什么话不好好说,非要贴在耳朵上,还不时地笑出声来,好像怕我不知道他们很好似的。阿加西的手已经放在李婷的大腿上,不停地上下游走,好像用力掐了她一下。

李婷娇嗔地“哎呀”了一声,伸手打在阿加西的胸上,趁机揩了一把油。

我实在看不下去。

虽然张远是人渣,但是好歹我也是看着他们一路走来的。虽然他们在我面前更加肆无忌惮,更加恶心,但是我实在看不惯,李婷和别的男人也这样。

更何况,我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我男朋友了。他们熊熊燃烧的欲火,只怕殃及鱼池。

我扔下餐巾,说道:“我去一下卫生间。”

这家餐厅很大,我进来之后,一直没来得及参观夜景。我沿着挨窗的餐桌,一面向外观看,一面慢慢地向卫生间走去。

我走到一处,从宽大干净的玻璃上,看到一个熟悉的倒影。

老王也从镜面上看着我,他很吃惊,更多的是慌张。我瞟了一眼他对面的女孩,一脸少不更事的少女模样,头上戴着兔子耳朵,眼睛戴着美瞳,嘴巴上的唇彩娇艳欲滴。

我握紧拳头,憋着一口气,头也不回地走向卫生间。

5

我很怂,对不对?

不怂的话,怎么做呢?抓住那个女人的头发,还是把一杯水泼到老王的脸上。

你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你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而是舒坦,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我在卫生间坐了很久,直到李婷寻来。

她打开厕所的门,我抬起头,她看到了我已经哭花的妆容。

“怎么了?”

“没什么。”

她冷冷地看着我,脑袋飞快地旋转。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问道:“看到不该看的事情了?”

我只是默默流泪。

“老王?”

我点头。

李婷怒不可揭:“那个王八蛋在哪里?”

她要立即冲出去,我赶忙上去拖住她。

“我找他算账去。再把那个小三撕烂。”

我苦苦哀求:“小声点,小声点。”即使我知道老王听不到厕所里的声响,我也害怕惊动到他,“你这样出去,我会很难堪。”

“难堪什么?要难堪,也是他难堪?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为什么你不能找他算账?”

“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了?”李婷冷笑一声,“分手了你会高高兴兴地来跟我一起吃饭?分手了你没有哭哭啼啼地找我诉苦?”

“我们一个多星期没有联系了。我给他信息,他也不回。这不就是分手了。”

“他问你了吗?你同意了吗?”

我摇头。

“他就是出轨了。”

“他和张远不一样。我们只是谈恋爱,没有责任和义务……”

李婷定定地看了几秒钟,把我拉到镜子面前,让我好好看看自己的鬼样子,说道:“就是为了你的眼泪,他也应该负责任。”

她把自己的手提包扔给我:“这里有化妆品。你最好补好妆,再出来。”

李婷义愤填膺地出去了。

我知道,她带着对我的不平,更带着自己不能亲手撕小三的遗憾。张远把他的小三保护得很好,李婷围追堵截多次,都铩羽而归。

过了一会儿,李婷便回到卫生间。

“他们走了。我去查了预定名单,有老王的名字,客人两位。”

我擦干净眼泪,说道:“你说会不会,他们只是普通朋友,我误会了而已。”

“如果是误会,他为什么不跟你解释?”

我又一次回忆刚才的情形,决定把错揽在自己身上:“当时我面无表情,你知道的,我面无表情的时候很吓人。他是一个爱面子的人,如果解释起来,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我不禁埋怨自己:“当时我笑一下就好了。”

李婷不认识似的看着我:“你没病吧?你看到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应该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大吵大闹,竟然怪自己没有笑一下。”

“大吵大闹?像你那样吗?”

“我怎么了?”

“我才不会让自己那么没有尊严!”

“你像只可怜虫一样,躲在厕所里哭,你觉得你自己还有尊严吗?”

“至少在他面前我没有失态。”

李婷略有恍然,问道:“你说实话,当初我砸了张远的车,引来了警察,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丢人?”

“对。特别特别的丢人。”

李婷不认识我似的,忽然冷笑一声,夺过我手里的包,扭着大屁股走出了卫生间。

我为什么不撕破脸呢?

撕破脸的话,就再没有弥补的可能了。

我不敢恨他,说到底,只是害怕真正失去他罢了。

6

直到坐在回去的出租车上,我还在想如果。

如果我当时就正常偶遇的样子,像正牌女友那样,跟他说话,也许事情的发展就不会是这个样子。

他落在玻璃上的表情,十分的慌张,说明他也是非常害怕的。如果他不在意我的话,他不会那么慌张的。可能他怕我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所以才什么都没有说。

对啊,我虽然在他面前乖乖女的样子,其实我脾气蛮大的。如果他当时拉着我解释,我把桌子掀了也不一定。

出租车上正放着一首歌,萧敬腾的《原谅我》:“爱放了手,我伪装冷漠,比你先说分手。请原谅,原谅我不成熟。不爱你是借口,好让你离开我。”

我泪流满面,心里默默念道:“我原谅你。我原谅你。”

我把自己想要的剧情回放一百遍,可是依旧没有等来他的一条信息。

我想打电话给他,可是却没有勇气,万一他不接电话怎么办?万一真相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怎么办?

我该怎么面对?

我又一次失恋的事实。

我该怎么面对?

我爱的人不爱我的事实。

伤不起啊,伤不起,所以才会自责,认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才会万般笃定“他一定是爱我的”,才会拼命地给他找理由,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妈的,就是忘了,自己的伤口还在流血。

我正戚戚惶惶之时,张远给我打来了电话。他很着急,竟然没有听出来我的情绪不对:“听说李婷订婚了?”

“没有啊。”

“有人截图给我看了,就在你的朋友圈,上面说‘好朋友和她的未婚夫’。”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因为心不在焉,所以当时虽然有疑惑,但是并没有询问。

“她就是结婚了,关你什么事?你们已经离婚了。”

“我就是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落,说道:“你们男人都这样吗?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我没有空跟你聊别的,你帮我确认一下,她是不是订婚了?这才离了婚半年多,她就另找新欢。前一个月还时不时的半夜给我打电话,骚扰我。怎么一下子就要订婚了呢?”

我冷笑了一声,说道:“怎么?她不粘着你了,你心里不平衡了?”

张远这时才听出来,我有问题,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我这才“呜呜咽咽”地哭起来,很久之后,我跟张远说:“我们去喝酒吧。我今天晚上想大醉一场,要不然我真的睡不着觉。”

“李婷呢?你们今晚不还在一起,你不高兴了,她应该会陪你的。”

“我和她闹翻了。”

张远急了:“你怎么她了?”

“你那么紧张她干什么?我们吵起架来,吃亏的绝对的是我。”

张远赞同:“那倒是。她什么事情都不肯认输,尤其吵架。你们到底因为什么吵架?”

“因为我觉得她很low,在处理你出轨这件事情上。可是……”

我知道张远在努力地转移我的注意力,可是我的眼泪就是不断地往下掉,我把对老王的所有愤恨,发泄在张远身上:“可是,我觉得她是对的。你就应该被碎尸万段。”

“到了现在,一提起我,她还会那么生气?”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张远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欢喜。

“你还在乎她,是不是?”

张远笑了笑,这个笑声,我太熟悉。

在他们无数次分分合合的故事里,我总是充当和事佬。每当我质问他:“你真的不爱她了吗?”“你真的要跟她分手吗?”“你还在乎她,是不是?”他总会给我这样的笑声。

我知道,他还爱着她。

“那为什么背叛她?你知不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爱一个人需要多大的勇气?这种勇气就像把命抵押给了死神,你离开她,就相当于宣判了她的死期。”

张远沉默了,说道:“我知道你很难过。”

他听得出来,我说得不仅仅是李婷,更是我自己。

“还是好朋友的话,陪我去喝酒。”

他迟疑了:“我……我没空。”

“怎么?陪你的小女朋友?还是她不让你出来?”

他很为难:“我真的抽不开身,抱歉。”

我立即挂断了电话,呆呆地望着窗外,这是十一楼,我告诉自己:“你千万要活着,千万不能跳下楼去。”

7

老王最初打动我的,是因为他的那句话:“我对你是认真的,我希望你能以结婚为前提,与我交往。”

我想结婚,快想疯了。

但是,我又不会把自己随随便便嫁掉。

少女时期看言情小说,总会嫌弃地推开,爱把苍老挂在嘴边,爱将绝望当做人生。人近三十,却会为了“遇到你之后,所有的人都是迁就”而痛哭流泪。

少女时,年龄如花,心却苍老。

年长时,花期不再,心尤青春。

我着实认为,人的年龄,不应该按照月份牌上的时间来计算,而应该按一个人的心理成熟度来计算。

成熟不是让人越来现实,而是你是否越来越相信美好。

过年的时候,到庙里烧香,把香举过头顶,许愿:“要找到一个我愿意爱的人结婚。”

傻瓜。

我忘记添上一句:“而且他也如我爱他一般爱我。”

许愿真的很灵,我遇到了我愿意爱的人。

第一次见到他,是朋友的聚会。我去早了,KTV的包间里,就只坐着他一人。

我一边打电话,一边推开门,然后我们四目相对,我怔了怔,脑子里冒出一句话:“就是这个人了。”

他高大挺拔,长相帅气,而且事业有成,说话幽默风趣,眉目含情,会让你不敢看他的眼睛,会让你回到小鹿乱撞的少女时代。

我的粉红色的少女心,因为他而泛滥。

他追求我,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有人劝我清醒一点,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迷惑:“长得帅的男人都不靠谱。”

“你怎么不说,还有一句话,叫做‘丑人多怪’呢。”

“你现在的年龄不适合谈恋爱,就应该找个合适的对象结婚。”

“他怎么不合适?个子高,长得帅,又有钱,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我脑子有毛病啊,不接受这样的男人。”

我所有的朋友中,只有李婷一个人赞成我的决定。她就是这样一个朋友,忠实而无条件地支持我。即使是张远出轨,她也没有以身为例,而恐吓过我。

她是敢爱敢恨的典范,爱时,轰轰烈烈,皎阳似火,恨时,翻江倒海,你死我活。

她离婚后,有人劝慰她:“想开一点吧,毕竟以前相爱过,何苦为难自己,为难别人呢?”

“有人杀你全家,你会宽恕他吗?”

一剑封喉。

再没有人敢来劝她。

我羡慕她,却又忍不住对她的行为腹诽。

李婷是刀马旦。

而我……

在我的爱情故事里,我还是习惯做那个受苦受难的灰姑娘,人生困顿无助时,王子为我穿上水晶鞋,携我共坐白马,然后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我原以为,老王会是那个王子,连他姓“王”,我都当做证据。我百分之百相信,他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命中……

于是他来到你的生命里,三个月的热恋期,两个月的倦怠期,一个月的冷落期,半个月的消失期。

注定……

于是你成为他生命里的过客,还不断地责怪自己,一定是我做的不够好。

8

我站在十一楼的窗口,笑着流泪:“你千万要活着,千万不能跳下楼去。”

这时,李婷给我打电话:“开门,我在你家门口。”

我给她打开门,她拎着两袋啤酒走进来,全然忘记了我们在卫生间吵架的事情。

她在茶几上摆了十几个啤酒,一一开了罐,问道:“他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没有。”

“你有没有给他打电话?”

“没有。”

她喝了一大口啤酒,递给我一瓶。

我看着啤酒笑了,说道:“刚刚张远给我打电话,我还想找他一起喝酒。”

“怪不得我给你打电话,你一直在通话中,害我在门口等半天。”

李婷几口便一瓶啤酒下肚,问道:“他给你打电话干什么?”

“他想问我,你是不是真的订婚了。”

她得意的一笑,似乎早料到这种情况,可是嘴角的笑意,马上被痛苦的线条取代:“这个王八蛋。”

我喝光了一瓶啤酒,说道:“说实话,你的那个阿加西是不是骗人的?”

“一天五千块钱雇的。所有的开销都是我一个人出的。”

我想起那些游艇,豪车,高级餐厅,惊异地问道:“你这么有钱?”

“那个混蛋留给我的。他还不错,净身出户。不过这些天做戏,也花的差不多了。”她抹掉滑落的眼泪,“人都没了,要钱有什么用。”

“你成功了,他还是在乎你的。”

她坐在茶几前的地毯上,背靠着沙发,一只胳膊支起下巴,沉默了许久,忽然问道:“你不打算问清楚吗?”

“还需要问吗?”

“甘心吗?”

我摇头:“不知道。”

李婷拿过我的手机,拨出了老王的电话号码,我着急地想抢回来,说道:“万一他不接电话怎么办?”

李婷把手机高高举起,让我没办法抢过去,说道:“继续打啊。”

他果然没接我的电话。

手机最后一声“嘟”声断后,我像咽了气一般,萎顿在沙发里。我尴尬,悲恸,唯独没有愤怒:“你看吧,干嘛让我这么没自尊?”

李婷没有话说,再次拨出了老王的电话号码。

没有通。

她一连拨出了十二通,最后老王给我来了微信:“我以为你早就明白,我们之间结束了。”

“分手吗?”

“你别这样,我不想你难过的。我总觉得大家都是成年人,在一种心知肚明的情况下,悄悄地分手比较好。”

成年人?

好气壮的一个理由。

“你不爱我吗?”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还在说爱不爱的,你不觉得有些可笑吗?”

这个年纪怎么了?

我们说,我们相信爱情,我们要嫁给爱情,这件事情什么时候变成可笑的呢?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对方沉默许久,才回复我:“对不起,这不是我需要的感情。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人,我会祝福你的。”

手机从我的手里滑落,我欲哭无泪。

李婷看了之后,没有说话,只是把我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我的背。

我竟然很冷静:“婷,人的心是有呼吸的吧。”

“嗯?”

“一定是有呼吸的。要不然,我的心怎么感觉,像被坏人捂在枕头底下,窒息得快要爆炸了呢?”

李婷亲了亲我的脸,抱我更紧了:“亲爱的,别多情,你就是遇到了渣男。”

我终于号啕大哭。

9

鬼知道我接下来的一个月是怎么过来的。

李婷说我缺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于是不由分说替我打包好行李,从被子里把我拖出来,直接绑架我去了机场。

我们去的地方是丽江的双廊。

她有个微整形的客户,在那里有一家客栈。她答应给人家免费上门做韩式半永久眉毛,并赠送两支玻尿酸,两支水光针,一支瘦脸针。于是她的客户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包食宿。

我们的房间面朝洱海,春暖花开。

我坐在阳台上,蓝天白云,阳光空气,我却幽幽的,像一个孤独的鬼。

李婷与她的客户寒暄完之后,跑上来看我。

“这里风景这么好,别苦着一张脸。”

我望着洱海,无语了半晌,说道:“你把我拉到水边度假,是想让我跳河自杀吗?”

李婷恍然:“你可别说,我还真忘了这回事。”

我头磕在木头栏杆上,痛恨道:“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有那时间,你还不如好好想想,那个贱人凭什么那么对你?”

我猛然转头,眼睛恨恨地盯着李婷,她吓了一跳:“怎么?不让我骂他吗?”

“你骂的很对。”

我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个贱人!”

我发誓,对老王,我奉献出了我人生当中第一句“贱人”!按照他渣的程度,当获此殊荣。

可是,我又哭了,说道:“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李婷很冷静,坐在我对面,问道:“工作?”

“很好。国企,工资高,又清闲,领导好说话,体谅我是大龄青年,失恋了也能成为请假的理由。”

“钱呢?”

“父母退休,退休工资很高,家里两套房,不需要我养家。我的工资每月供我吃吃喝喝,打扮打扮,绰绰有余。”

“相貌?”

“我长得挺漂亮的。”

李婷“噗嗤”一声笑了。

我不服气:“你笑什么?我一不用拉双眼皮,娘胎里自带欧式大双眼皮。二用不着玻尿酸,天生鼻梁高挺。三不用瘦脸针,不好意思,姐姐天生瓜子脸。”

我摸着脸,最近情绪不好,冒了几颗痘痘:“就是最近皮肤不怎么好。不过你那水光针,我也用不着。等我哪天心情好了,两张面膜就回来了。”

我叹了口气,心里某个地方,憋着一口气,沉甸甸的似秤砣,说道:“我这么好,他为什么不爱我呢?”

“因为他渣呗。”

“不对,一定有其他原因。”

“嗯。”李婷若有所思,“他特别爱你,可是因为他的公司要破产了,家里给他介绍了有钱人家的女孩,刚好这个女孩很喜欢他,对他穷追不舍。他为了事业和前途,不得不忍痛放弃你,而选择了那个女孩。”

我有泪盈眶。

李婷替我擦掉眼泪:“这下你满意了吗?”

我拼命地点头,就只有她愿意配合我演一出琼瑶戏。

我靠在她的身上,说道:“有一次,他带我去见他的朋友,大家一起吃烧烤,后来又去唱歌。”

我想起了那天晚上,脸上不禁带着温暖的笑容,“他还给我唱了一首情歌,因为太难为情了,我都不敢看他。他也羞涩的像个不敢表白的小男孩。”

“可是,那一天因为我大姨妈在,我肚子特别痛,但是一直强忍着。吃烧烤的时候,他的朋友劝我喝酒,我没有喝。唱歌的时候,我也孤零零地坐在一旁,没有参与进去。”

“好像就是那天之后,他慢慢对我冷淡下来。”

“我一直在想,如果那天我没有来大姨妈,如果即使大姨妈在,我肚子没么痛,如果即使我肚子很痛,我也装得像平常一样,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

李婷哭了,我不知所措。

她越哭越伤心:“我和张远在一起快十年了,从大学到现在,我从来不记得我大姨妈的日子,都是他替我记得,提前把红糖水和姨妈巾给我备好。那两天我心情烦躁,他保证随叫随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给我洗内裤……”

我内心不知是何滋味。

“你来大姨妈,他就算不知道,也应该看出来你不对劲啊。大姨妈那种痛,是你想掩饰,就能掩饰得了的吗?”

我还想辩解两句,可是话到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傻瓜,你应该生气的人是他,而不是自己。你唯一的错,就是当初眼睛瞎了。”

10

接下来的半个月,我和李婷过着风轻云淡的生活。

我们像私奔之后,隐居起来的一对恋人,每日形影不离,睡懒觉,做早餐,骑自行车,逛街买菜,晚上参加聚会,认识新的朋友。

我们不再谈起老王或者张远,虽然都知道,他们一直都在。

我做什么都会想起老王。

他就像一口呼吸的存在,我怎么长吁短叹,都没有办法将这口气吐舒坦。恨到牙痒的时候,我宁愿将他比喻成一口老痰,卡在我的喉咙里,让我呼吸不畅,感觉心都咳出来了,他依旧哽在那里。

有一天下午,我坐在洱海边,看一对新婚夫妇拍婚纱照。两人因为pose的意见不一,又相互嫌弃,所以就打起架来。

新郎被新娘揍得特别惨。

我不想成为冷漠的看客,但是场面狼狈,着实可笑。

我别过脸去,偷笑了很久。

很遗憾的是,没有任何顿悟,我心里的结,就那样松了。

我敲敲脑袋,说道:“嗨,老王,你在我脑子里转悠了这么久,应该累了吧。你没有累,我也累了。我今天打算放你走,就当我倒霉,摔了一跤,但是幸运的是,我没有摔死。”

我还挺有仪式感,装作从脑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放到了一旁,然后起身离开后,不忘朝它招手作别。

我觉得自己很酷:拿得起,放得下。

可是,到了晚上,就立马破功。

这个张远,上个星期给我发来了一个邮件,也没有告诉我。我晚上无聊,翻开邮箱,才看到。

内容是他收集的老王的案底。

某姚姓女子,与老王恋爱两年,期间老王劈腿无数,姚姓女子怀孕。老王哄骗她说,要和她结婚,前提必须打掉孩子。姚姓女子独自打胎之后,老王却不见踪影。

有姚姓女子在贴吧的控诉文章作证,上面贴有两人亲密合影。

某常姓女子,与老王相亲认识,两人相处半年,已到谈婚论嫁地步。老王装模作样装修新房,常姓女子开始置办婚礼用品。两人已定婚期,却在结婚前夕,老王突然悔婚。

原来是某个前女友来找他,两人一夜寻欢之后,老王决定悔婚。

我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三观尽毁。

我问李婷:“骗人的吧?”

见过大风大浪,如李婷者,也有些吃惊,说道:“这也太……狗血了吧。”

这一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把张远给我的邮件,看了一遍又一遍,忽然间火冒三丈。

我推醒李婷:“我被耍了。”

她迷迷糊糊:“你现在才知道啊。”

“太气人了。”

“你现在才反应过来啊。”

“他如果在我面前,我就上去呼他两巴掌。”

“你早该这么做了。”

我蹂躏着枕头,恨恨地叫着,把李婷彻底惊醒了:“姑奶奶,大半夜的,这里还有别人呢,以为你怎么着了。”

我歪过脸,面无表情:“婷,我要报仇。”

她立即四脚朝天状:“我双手双脚支持。”

说风就是雨,李婷马上预定了回程的机票,因为她太了解我,我就是一个窝里横的主,她生怕我临时反悔。

到了机场,我就开始反悔:“婷,我这样合适吗?”

李婷戴上黑超:“合适。”

“会不会显得我小心眼?”

“不会。”

“他会怎么看我?”

“受了教训,以后不敢再祸害广大妇女。你是为民除害。”

“那好吧。”

我的心很乱,但又有点期待。李婷握住我的手,说道:“别担心,姐妹儿一直陪着你。”

11

我回到家。

从门房那里收到一个包裹,保安签收后,代为保管,已经收到一个星期。

我一看寄信人,是张远。

我很奇怪,拆开来一看,那么大一个盒子,里面只放着一张卡和一封信,信的封面写的“李婷收”三个字。

这是怎么回事?

我正要拆开信,手机铃声大作。李婷打过来的,她风风火火地说道:“老王就在我美容院旁边的咖啡店里约会。择日不如撞日,你赶快来。我等你。”

其实,对于报仇,我已经没有多大动力,但是张远给我寄来的东西,应该另有深意。我想,应该和李婷一起看。

我打车去了那家咖啡店。

李婷一见到我,就开始兴奋地讲起来:“我进美容院之前,就想着先喝杯咖啡,然后就认出老王的车。我溜进去一看,果然是他。”

李婷透过玻璃窗,指给我看:“喏,那在那里。”

这一次,又换了另一个女孩,比上一个女孩成熟妩媚。

我正想把张远的东西交给李婷,借此转移话题。没想到,一看到此情此景,不由的,火气就往上窜。

李婷在一旁添油加柴,唯恐我泄气:“不给他点教训,他还以为女人好欺负呢。”

我一转头就看到了他的车,一辆破白色别克,宝贝得跟什么似的。我掏出钥匙圈,李婷立即会意,她走到路旁,给我放哨。

我若无其事的样子,将一把尖利的钥匙对准车身,然后哼着小曲儿,走了一圈。

大获成功。

李婷提醒我:“赶快走。”

我才不这么简单呢。

我拿出手机,拍了照片,然后微信发给老王。我从玻璃窗看他,竟然没有反应。我想了想,用短信发了彩信过去,好久不用,都快忘记移动还有这个服务。

老王终于低头看了手机一眼,他大惊失色,转过头找寻,从玻璃窗看到了我。

我冲他招招手,然后把早已编辑好的短信发给他。

“没错,车是我划的。旁边那个是你的新女朋友吧,如果你不怕我把你的那些破事,全都一一说给她听,你大可出来找我算账。这一点教训算是轻的,应该再补两个耳光给你的。我可怜你,所以就免了吧。”

老王看完短信后,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真是狼狈。

我冷笑一声,与他挥手,然后挽了李婷的胳膊,扬长而去。

进了李婷的美容院,我立即瘫倒在沙发里,虽然解气,但是还真是提心吊胆呢。

李婷向我竖起了大拇指:“有格调。”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想起更重要的事情,从包里取出东西,说道:“这是张远寄给我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李婷一把抓过,急忙拆了信。

我凑过去,刚看了前面几句,就感觉到事态严重。

“亲爱的,你见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可能要永别了。我得了白血病,这半年来,我一边治疗,一边等着骨髓配型。可惜,我的希望一次次落空,而死神也慢慢地向我逼近……”

李婷的手“瑟瑟”发抖,她转头说道:“告诉我,这是个恶作剧。”

她笑起来,一脸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呢?怎么会有这种剧情呢?这不是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吗?”

“这不可能。这是张远的诡计,他怕我再婚,所以骗我。”

她哭了:“小艾,他说他要死了。”

我一边哭,一边给张远打电话,手机不在服务区。我给他家里打电话,无人接听。我想到他的单位,翻出很久以前认识的他的同事的电话,打过去,人家告知我,张远早在半年之前就辞职了。

我看向李婷,她向我凄惨一笑,然后掩面而泣。

12

一年之后的一天,我领着我新婚的老公去看张远。

骨灰堂的玻璃上贴着三张照片,都是他自己挑出来的。两张他和李婷的合影,一张我们三的合影。

张远笑得很幸福,李婷笑得很幸福,我也笑得很幸福。

像大学时代,我们从未走远,一直都在。

那封信的最后,张远拜托我:“你一定要替我照顾好婷。她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个活色生香的女神。无论她将来发生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在她身旁支持她,爱护她。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请你代替我,陪伴在她身旁。”

这一天是他的祭日。

我手摸着照片上的张远,说道:“你放心,她很好。”

“咔、咔、咔”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我知道,她来了。他最爱的她,一直深爱他的她,来了。

她还是老样子,天不怕,地不怕,爱不怕,恨不怕,活色生香的一个女子。

世间有很多情,有好的,有坏的。

庆幸,你总是会遇到好的。

(艾氏小言情又上线喽。

最近忙着写《妖精广寒传》,抽空为大家献上短篇一章,希望你们能够喜欢。谢谢亲爱的们,对我的不离不弃,对我的坚守等待。

最近听说有投票,我是不是可以拉拉票呢?快给我投票吧,人家想要第一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