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力链 这里只有精品

96
rangpabing
2020.01.09 11:25 字数 4062

磁力链 bedgc 点 后面top 看懂了没有?这里只有精品你懂的!

磁力链 bedgc 点 后面top 看懂了没有?这里只有精品你懂的!

磁力链 bedgc 点 后面top 看懂了没有?这里只有精品你懂的!

磁力链 bedgc 点 后面top 看懂了没有?这里只有精品你懂的!

随后一位一脸严肃刻板,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英国老者照片弹了出来。

        江南大学城的校园网是个独立的资料大系统,只要有相关权限,里面所有学生、导师的资料都能查到。

        “看上去有些严肃,他也住教师公寓吗”羽柔子紧张问道。

        “嗯,是啊。”宋书航哪有想那么多,点了点头,又继续添加羽柔子的身份证,注册购票去了。

        羽柔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悄悄的又前往阳台,重新戴上法器: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很快,她便找到了目标。

        史密斯教授正牵着一条宠物狗在学院河道边溜狗。

        “奇怪了,起凉风了吗”突然,这位严肃的英国老头缩了缩衣领,感到莫名的寒气,有些疑惑。

        “抱歉了,抱歉了。和那仁水老师一样,等事情结束,我会为你们补上赔偿的。”羽柔子又喃喃念了半天,然后她双手搓起那张金色符纸。树如網址:.关看嘴心章节

        学院河道

        严肃的英国老头感觉今天状态不好,临时决定还是回宿舍休息:“汉姆,我们回去吧。正好,要准备一下明天课堂的内容。”

        说着,史密斯教授拉了拉宠物狗的链子。

        “呜呜”这时,原本乖巧的宠物狗突然发出一声声压在喉咙中的吼叫,而它的双眼亦变的通红。

        史密斯教授感觉到手中的狗链上传来一股巨力,原本轻轻一拉就会乖巧顺从的小狗汉姆,今天却狞着脖子。

        史密斯教授皱了皱眉头,用力拽动狗链。

        “汪”宠物狗的确顺着狗链回来了,但它是红着眼扑上来的血盆大口张开,对准英国老头那干瘦的小腿,狠狠一口咬下。

        “oh,nohelphelpme”河道边上响起了史密斯教授的惨叫声。

        十五分钟后。

        江南大学附属医院,一间二人病房。

        仁水老师躺在床上,双足被高高吊着,呈现很羞耻的姿势。他夫人抱着孩子,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正在这时,医院的门打开了,一位严肃的英国老头被送入病房。

        “咦史密斯教授您不是替换我明天下午的课,您这是怎么了”仁水老师惊问道。

        英国老头用咬字清晰的中文恨恨道:“被汉姆咬了一口。嘶,就是我养的那只狗。医生说咬的太狠,伤到骨头了。嘶,要住院了。等明天出院我就要将它宰了炖汤嘶”

        这个严肃的英国老头显然是被自己养的小狗伤透了心,感觉那的简直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这么狠的一口下来,差点要了他老命。炖汤,必须炖汤

        “”仁水老师感觉今天这事吧,有点邪门了

        ******

        另一边,宋书航已经替羽柔子订好动车票。

        这时,校园网内账号上又弹出了一条新消息。

        “机械工程学系,机械设计与制造学院19系43班的同学请注意:因史密斯教授也受伤入院,明天下午的大学英语课取消。明天下午机械设计与制造学院19系43班休息半天,请同学们相互转告,并做好相关准备谢谢。”

        这条短消息同样一连重播了三次。

        而且被设定为每隔半个小时就重播一次,覆盖前面一条消息。

        “”宋书航望着这条短消息,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他转过头来看望向笑靥如花的羽柔子,他感觉今天这事吧,有点邪门了

        *********

        书航最后还是陪羽柔子去j市了因为他已经没有不陪羽柔子一趟的理由。

        他绝对不会想到,两个教授接二连三的被送入医院。这种概率几乎等于中彩票大奖的事,也让他撞上了因为两个可怜教授的悲惨遭遇,导致他明天有了一整天休息的时间。然后在羽柔子兴奋的眼神中,他订下了前往j市的动车票。

        票号和羽柔子的是连号,所以是紧挨着的座位。

        “话说羽柔子,两个教授接连入院,是偶然吗”书航紧紧盯着羽柔子,眼睛一眨都不眨。这是以眼杀人、用气势压迫敌人的绝招。在笔直盯视下,被盯的人若是说谎就会不自在。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巧合过头了。一个教授入院了,另一个教授接了代替的课,三分钟都不到就轰轰烈烈的入院了,这是什么狗血的剧情

        书航自认为早已经过了幻想的年龄,武侠梦、仙人梦之类的早已经从他生活中褪去。但现在,他真的怀疑羽柔子是不是真的拥有一些特殊的本领,将两个教授送入了医院

        甚至他脑洞大开时,往邪恶方向想这姑娘其实是一个很恐怖的暗势力千金,像电影中的一样,暗底里有一大群人隐藏在她身边,随时满足她的各种愿望然后,因为她想要自己明天陪她去j市,那些暗底里的属下就残忍将两个教授送入了医院

        被宋书航乌的眼睛列死盯住时,羽柔子却是一脸镇定:“怎么可能呢,咱可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呢宋前辈你要相信咱”

        她的眼睛纯净的如从没被人污染的圣湖水一样清澈,但是那个咱'的口癖是怎么回事

        好在书航没有在这话题上纠结,他也就是有感而发,随口问问。

        “我们下午三点十分左右出发,三点半就能抵达江南大学城车站。趁着还有点时间,妳不如在网上尽量找找关于鬼灯寺'的情报。我去买两份午餐回来,妳有什么忌口的吗”宋书航问道。

        “没有,我什么都能吃。”羽柔子答道,这个时候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就算是她最讨厌的青椒,她也会一口吞下的

        “那你加油找鬼灯寺,我去去就回。假如这个时候我的室友突然回来,你就说是我朋友就好。”宋书航挥了挥手。

        待宋书航离开后,羽柔子有些做贼心虚的缩在电脑前,继续搜索关于j市罗信街区的所有寺庙,一个个核对。

        **********

        6月2日,下午三点。

        宋书航的三个室友已经收到校园网内的通知,所以今天没回有宿舍。

柳云姝这会儿是有口难言,面对父母的担忧,哥哥的愤怒,她又何尝不想一吐为快,可有些事情,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

  “云姝啊,你姑她到底安的什么心,这下咱可也都一清二楚了,你可别犯傻,再遭了她的道,这回就算你记恨妈,你的亲事妈也管定了。”

  赵爱华紧紧拉着柳云姝的小手,眼里噙着泪,语气是从没有过的坚定。

  柳云姝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纷乱的心绪。

  “爸,妈,你们放心吧,我已经想清楚了,不论奶奶和姑姑再怎么撺掇,我也绝不会同意退亲的。”

  “诶诶,那就好,那就好。”赵爱华难掩激动的连连点头。

  柳大力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又为难的看向柳父。

  “不过,姑姑那边恐怕才没那么好打发,爸你可得想好了,要是奶奶也参合进来,到时候可怎么办?”

  柳父一下子就楞在了那儿,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柳云姝却是噗呲一笑。

  惹得三人全都奇怪地看她。

  柳云姝俏皮的勾起了嘴角。

  “你们怎么都忘了,我和振彪的亲事是谁定下的,只要我坚决不妥协,她们就没辙,难不成她们还能闹到地下找事去?”

  “……”

  柳大力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瞪眼瞅着偷偷朝他吐舌头的柳云姝,是既好气又好笑。

  柳父柳铁柱更是哭笑不得的绷着脸,云姝这丫头说的这是什么话,的亏这儿也只有他们自家人在,这要是传了出去还得了?

  “好好,我们云姝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啊,旁的我不管,我们云姝的终生幸福才不要毁在她姑手里。”

  赵爱华才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反正婆婆和小姑子从来都没正眼看过她,她们看不起她,她还不稀罕她们呢。

  柳云姝是顶着巨大的压力与莫名的悲壮走出来的,跟着她后脚出来的柳大力妥帖的关上门,追上她欲言又止了半晌,最后也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柳云姝都快被他们过于神经质的担忧给整疯了,没想到最后杨振彪还给她来了一记重锤。

  “明天起暂时先别采药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杨振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只是暂时的。”

  “不成,明天必须去。”柳云姝毫不妥协,“都已经明说了是替田爷爷找草药,我们要是又突然不去了,那不就是我们心虚了吗?”

  杨振彪眸色深沉,抬手想拉她的小手,却是被她给躲了开。

  柳云姝娇嗔的嘟起了小嘴。

  杨振彪轻叹了一声。

  “云姝,听话。”

  “……”柳云姝唇角微僵,想说她又不是小孩子,居然跟她说要她听话,可抬眼瞪他,这也才注意到他脸色间的疲惫,柳云姝心口隐隐犯起了疼,他拖着重伤未愈的身子陪她奔波了一整天只为护她周全,她这会儿居然还跟他使性子。

  见她只是幽幽的看着他,许久都没吭声,杨振彪索性提醒她。

  “明天恐怕还有场硬仗要打,你确定要堂而皇之的开溜当逃兵?”

  “……谁说我要当逃兵了。”柳云姝眼睛一瞪,可话才一出口就后悔了,这人居然反将她一军,整了半天,搁这儿给她刨坑呢。

  杨振彪刚毅的俊脸上线条柔和了几分,靠在床头的身子越发得泛沉。

  “你先休息吧,有什么事儿等明天再说。”

  “好……”

  杨振彪说完一个好字,眼睛一闭,下一秒就陷入了沉睡。

  柳云姝都傻眼了,心中无限感慨,他撑得那么辛苦,居然只为等她松口。

  叫来柳大力帮忙才将人给安置妥当,柳云姝心里存了个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可她脑子乱哄哄的一时间却又抓不住那种怪异的感觉。

  柳云姝原本以为她今晚会彻底失眠,结果却是不想,她才一躺下就睡了个天昏地暗,再一睁眼,天都大亮了。

  “哥,哥你见着高峰了吗?就是跟着振彪的那个当兵的……”柳云姝爬起来就到处找人。

  “没、没有啊。”柳大力正拧毛巾,见她心急火燎的还以为出什么事儿了,手里的毛巾一丢,迎了两步上前,“你这着急忙慌的干嘛呢?”

  “你该不会昨晚睡觉的时候也没见着他吧?”柳云姝越想越笃定,她就说昨晚哪里不对劲儿。

  柳云姝与柳大力正挠头,拎了个杯子边喝水边走了过来的杨振彪凑了过来。

  “云姝你这一大清早的找高峰那小子有事?”

  “当然有事。”柳云姝仔细的观察他的表情,“他昨晚怎么会不在?是不是你叫他干什么去了?”

  “嗯,我是安排了任务给他。”

  杨振彪说着眸色沉了沉,拎着杯子的手微微收紧。

  柳云姝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她不怕他来搅局,她怕的是杨振彪被人浑水摸鱼。

  “什么任务?”

  “军事机密,无可奉告。”

  “……”柳云姝气结,居然用八字箴言堵她。

  柳大力没柳云姝那么通透的心思,他听杨振彪这么说,当然是信以为真,还挺有眼力见儿的把想要刨根问底的柳云姝给拽了走。

  默默注视着被人拽着一步三回头瞅他一眼的小媳妇儿,一脸严肃的杨振彪差点儿没绷住。

  而事实上,诚如杨振彪所言,柳家今儿个绝不会太平,这不她们饭都还没吃完,就已经有人找上门来了。

  “奶奶,姑姑,你们怎么来了?我们正吃饭呢,你们吃过了吗?”柳云姝如同往常那般热情的赶着上前招呼。

  柳家姑姑柳巧珍嘲讽的眯了一眼跟那儿动都没动的赵爱华,心中冷笑,昨儿个还耀武扬威的,说什么云姝开窍了,绝不会受人蛊惑断送了自己的终生幸福,可她瞧柳云姝这股热乎劲儿,就知道赵爱华不过是虚张声势,她们花费那么多心血在柳云姝身上,才不会被她一个用心险恶的后妈三言两语就给抹杀了。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