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平儿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又回到了自己从小长大的家,屋内的陈设,几乎没有变过,唯一变化的是颜色,是岁月带来的一层斑驳的颜色。

出门走走,去看看家门前的小坪。

所谓的小坪,其实只是所住楼房环绕的一片水泥空地。那时候夏天,我在坪里骑自行车,打蜻蜓,冬天,我在坪里打雪仗,堆雪人。那时候小坪还放了两个篮球架,我经常在坪里和小伙伴打篮球。

现在看到的小坪,变得很小了,水泥地年久失修,已经变得坑坑洼洼,水泥地上的篮球架还剩下一个,它没了篮板,只有一个空架子,布满锈迹的在那。

我绕着小坪漫步,想着小时候在这里发生的事,一个声音突然把我叫住。

“是久源吧?”我循着声音看过去。

屋檐下,一个消瘦个子的人,约莫年龄在四十岁了,他右手垂在大腿旁,夹着一根烟,左手从肩口扎了一个结,可以看出来,这个人的左手没有了。

我远远就认出了是幺平儿哥,虽然和过去的形象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眉宇间的眼神,我还是可以一眼认出来。

那时幺平儿哥,瘦瘦的,高高的,带着我们这些小朋友打牌,洗冷水澡,看录像。

“ 幺平儿哥呀  ”!我喊到。

“久源,什么时候回来的呀?”幺平儿哥笑着说。

“昨天,昨天回来的,幺平儿哥,都好久没看到你了,幺平儿哥”。我回答。

“是呀,好多年没看到了,我前年回的,现在没出去了。你们几个那时跟我一起玩的没看到回来,估计你们现在都挺忙的吧?幺平儿哥说。

“忙倒不忙,就是现在在外面安家了,父母也在一起,就回来得少了。”我说到。

“哦,也是,你们搞得好呀,都住到城里去了,都有出息呀。”幺平儿哥喃喃说到,抬起右手,抽了一口烟。

“哪里咯,在哪都是混饭吃,幺平儿哥,那你回来,在老家做什么呢?”我走到幺平儿哥旁坐了下来。

“没事做,家里给开了一个小超市,就是你出门看到的那个”。幺平儿哥抬起手,指着小坪出口那说到。

“哦,幺平儿哥,俊文他们也没回来呀?他们我很久没看到了,也没联系,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我问到。

“他们呀,好像听说叶峰在另外一个镇上打工,舒舟好像去上海了,大家都出去了咯,都出息咯,呵呵…”幺平儿哥笑着,又抽了口烟。

“还是家里好,老家空气好,熟人又多,城里呆着没意思”。我说到。

“哪里能一样,城里人多,热闹,我要不是因为…”。幺平儿哥欲言又止,眼角瞟了下自己的左手。

“对了,幺平儿哥,你的左手是怎么回事呀?”顺着幺平儿哥的话语,我问到。

“一次事故给弄没了,但现在都好了。对了,你呆几天呀?”幺平儿哥没有特别去说明,换了一个话题。

“哦,好了就好,好了就好,我呆两天就走了,明天来我家吃饭吧?幺平儿哥,一起聚聚。”我说。

也许刚才的询问,过于冒昧,这段回忆之于幺平儿哥,痛苦是肯定的,也是他不愿提起的,我想。

“那我先回去清下东西去了,幺平儿哥”。我没想久坐,准备告辞回家了。

“好的,要得,你有时间就来坐坐”。幺平儿哥答道。

“好,好,那我先回去了”我说。

老家,之于我,是一份久别重逢的亲切,但对于幺平儿哥,可能是一种无法摆脱的桎梏,他可能只能呆在家了,因为成了残疾人,打工不方便了,外出没法谋生,只能守着家里给他开的小超市,度日。

我能感觉到幺平儿哥想去城市打工赚钱,不想呆在家里。他难受,不仅因为他觉得自己残疾了,觉得自己没用了,这份难受,我觉得是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变得没有选择了。

年轻时候的幺平儿哥,带着我们四处玩耍的的幺平儿哥,已经找不到了。

我有些唏嘘。唏嘘幺平儿哥的境遇,也唏嘘这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7,224评论 123 223
  • 在基层工作, 觉得自己负能量好大。 活真的很多,疲于应付工作和领导,除了小何,在这个单位工作和人无法真心交流,各种...
    阿螈阅读 45评论 0 0
  • 1.revealapp.dmg工具 2.要想逆向AppStore的上线项目,如微信,QQ等,真机必须要进行越狱 逆...
    KAKA_move阅读 90评论 0 0
  • 相对来说,中国的家长对于孩子的学习成绩总是更加的看重,而另一方面来说,孩子的学习成绩对于孩子今后的工作生活也是相当...
    爱是你我AY阅读 55评论 0 0
  • 1、关于equals方法 equals方法是基类Object中的方法,因此对于所有的继承于Object的类都会有该...
    M_JCs阅读 6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