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短篇小说播客:《死于三十五岁》(第53期)

收听播客请点击:死于三十五岁

原文:《死于三十五岁》

作者:焱公子  (简书签约作者)

主播:毫生  (多领域拓展的全职妈妈)



【壹】

严希文站在公司四十九楼的天台上,表情木然的望着街面上蝼蚁般的车辆和人群。

天台上狂风猎猎,如刀割,如棍杵,反倒令他有些快慰。

他想,若是我此刻纵身跃下,大约在第几层可以回溯完我的一生?或许用不了一半,或许三分之一?

我坠地的那一刻,或许没来得及叫就死了,或许血肉模糊,或许摔成肉泥,别说妻儿,或许连父母都不再认得出我的尸体。

周围人又会怎么看?会尖叫,会害怕,会拍照,会报警?还是漠然的走开,或者嗤之以鼻又轻描淡写的来一句:看,又一个low逼!

他没有往下想,也没有给那些人机会。

毕竟,跳与不跳,本质上没有区别。

他指尖一阵刺痛,燃尽的烟蒂灼到了他。他随手甩掉,摸出烟盒,才发现盒子早就空了。

他重新想起次日要提交的汇报方案,于是返身下楼。

【贰】

总监办公桌前,严希文低垂着头,大气不敢出一口。

从总监的表情,他已经预料到了对方将会说出的话。

总监比他还小五岁,海归背景,与总裁同姓。就在前任总监离任,大家都以为他这个部门经理会顺理成章接任时,这位海归横空出世,成为了他新的上级。

“严希文,我觉得你最近状态很不对,你是不是对我不满?”

严希文有些怨怼的抬头看向总监。这位上级经常这样,从不就事论事,总喜欢把事情上升到人品高度。

“你这是什么表情?”总监将手中的稿子拍在桌上,声音提高了八度,“倚老卖老?觉得自己很牛?你还想不想干?告诉你,等着坐你位置的人多了去了!”

严希文克制着情绪,尽量不卑不亢的道:“刘总,这是第五稿了,能否说说究竟哪里不妥?”

“哪里不妥?”刘总监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严希文,“你怎么不问哪里妥?字体、配色、措辞逻辑,哪里妥?我真不敢相信,这样粗制滥造的东西竟然出自你手!拿回去再改,明早上班前拿出来!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和审美!”

严希文盯着总监镜片背后那双细长而闪烁的眼,知道他在有心刁难。他垂下头,转身走出总监办公室,机械的走回自己工位,木木的坐了下来。

那一刻,他脑中又一次蹦出了辞职二字。

但他随即望见了电脑桌面上那两个光屁股孩子的照片,耳边仿佛同时响起了他们哇哇的催命般的哭声。

这令他心烦意乱,沮丧莫名。

【叁】

严希文驱车回到家楼下,熄了火,却并没有立即下车。

他慢慢的抽出一根烟,点燃,缓缓的吐着烟雾,抬头看着六楼窗户透出的灯光。灯光很亮,但并不温暖,屋内隐约传出哭声,不知是老大还是老二,或者隔壁家的孩子,他不确定。

他抽完三根烟,下车,上楼,没有选择电梯。缺少运动的他,把爬楼当做一种聊胜于无的补充。至于更真实的原因,他大概永远无法坦诚的分享。

终于还是来到了601的门口,他摸出钥匙,插进锁眼,摆出身为丈夫和父亲该有的表情,轻缓又沉重的拧开了门。

孩子的哭声透过门缝,精准无匹的扎进了他的耳朵,同时轰击他的还有妻子的咆哮。他终于认出那是老大的声音。老大今年四岁,总抢弟弟的玩具,想必又因此惹恼了妻子。

推开门,他看到了熟悉的画面。妻子试图教训老大,岳母和岳母的妹妹拼命阻拦,老大缩在岳母背后挤眉弄眼。没有人注意到他回来了。

他打量着自家宽大的客厅。因为有两个上蹿下跳的孩子,家里四处都很乱。即便有三个擅长收拾的女人,依然显得凌乱不堪。

这是他按照妻子要求按揭买下的房子,四居室,够大够宽。他一度也很满意,毕竟这房子真的又大又宽。直到他按照妻子要求,连续要了两个孩子之后。

孩子自然是需要人照顾的,因此岳母住进了他们家;随后岳母又引荐了她的妹妹。反正房间足够多,他和妻子一间,岳母带老大一间,岳母妹妹带老二一间,这样还空着书房,甚至还可以再住进一个人。

他换了鞋,往卫生间走去,像个透明的幽灵。妻子终于抓住了老大,狠狠的揍了他的屁股,老大撕心裂肺的叫着阿婆,岳母和妻子对骂起来,岳母的妹妹打着圆场。本来安静着的老二也哇哇大哭起来,家里一片狼藉,像往常一样。

严希文洗了一把脸,回里屋换上睡衣,只觉得睡意昏沉。妻子终于结束了和岳母、儿子的内部矛盾,冷着脸出现在了他面前。

“哟,你还知道回来呀?”

他不想吵架,简短的道:“我加班。”

“加班?怎么天天加呀?”妻子冷嘲热讽,“是去夜总会加,还是去洗浴中心加?身体受不受得了?”

他有些恼怒,但仍克制的道:“我跟你说了,我加班。”

“你少来!”妻子比他先恼怒起来,手指几乎戳到了他的脑门,“严希文我告诉你,你别总找借口在外面鬼混!你当家是什么地方?旅馆啊?我妈和二姨一天帮你带孩子,你不觉得臊得慌么!”

严希文抬眼望着妻子,只觉得她忽然陌生得可怕。

“你怎么了?怎么变成了现在这样子?”

“我怎么了?你好意思问我怎么了?!”妻子尖刻的道,“你在这家里都做过些什么?为什么一回家就心不在焉的样子?你是不是在外面养了小三,和别人生了孩子?严希文我告诉你,你要时刻记住:你是个父亲,你有两个孩子,你是有责任的!当你想做那些事时,最好给我想清楚!”

严希文终于憋不住了,站起身来,回应道:“当初我是顺着你,并不是我想要的。”

妻子被他这句话点燃了,一边推搡着他,一边咆哮道:“我就知道!严希文你个没良心的,我为你老严家生了两个儿子,现在你说不想要?这是人说得出来的话么!你的心怎么能这么狠?”

客厅的岳母和岳母妹妹终于被这争吵声吸引过来,不约而同加入了妻子阵营,岳母第一时间拨通了严希文父亲的电话,带着哭腔告知他,你的儿子如今出息了,看不上我女儿了,亲家你们管不管?

严希文木然的看着三个吐沫翻飞口齿伶俐的女人,只觉得很疲惫。他不知道生活怎么突然就走到了如今的地步。他很想低头,承认自己有罪,以换来片刻的安宁和睡眠。

……

阅读全文请点击:死于三十五岁



短篇小说播客每周五更新,收听更多有声小说请关注《短篇小说播客》,欣赏更多好文章请关注《短篇小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