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29)

凤九尚未觉得自己的建议有何不妥,便道:“我这还不是为了帝君你考虑?”

“哦?本君倒是想听一听,凤九你是如何替本君考虑的。”东华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凤九如何能同帝君解释,于是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

东华见状便认定凤九不过是找了个托词:“如此看来,你并未如你所言是在替本君考虑,而是在替你自己考虑吧。”

凤九心道,我能替自己考虑什么?反倒是帝君您,什么事都藏在心里,还要旁人装作不经意的去提点你。可这不经意的度太难把握,一个不好就弄成了刻意。何况,凤九自己接受帝君另有所爱是一回事,但要自己再提点帝君,并且亲手把帝君送到别的女人面前又是另一回事。凤九自问做不到,所以她也无法将话说破,只能道:“帝君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东华顺势推断:“你这话是承认了你在替自己考虑退路?”

凤九却强调道:“我是在替帝君你考虑。”

东华见凤九语焉未祥,说出口的话听起来像是为自己好,可事实究竟如此,恐怕只有凤九才知道。因此东华对于凤九的说辞丝毫不领情:“本君并不稀罕。”

凤九怔了怔,而后面色一变,道:“是啊,帝君你稀罕什么?我给你的你从来都不稀罕。你不用再次重申,凤九再明白不过了。”

凤九心道,看吧,自己又自作多情了,人家的态度就是这么清楚明白、强硬不屈。凤九说着便将双手在床榻上一撑,打算起身离开帝君的怀抱。

东华察觉到自己的失言,将揽在凤九腰间的一只手上移至她的肩膀,又小心的避过凤九受伤的左肩,解释道:“你别生气,本君……我不是这个意思。”

帝君拥住凤九的肩膀后,凤九起不了身,又听帝君向自己道歉,便仍原样趴回帝君胸膛,反问道:“那帝君你是什么意思?”

东华却道:“本君不懂你的意思才是真。”

“如何能不懂?”凤九摇摇头,“帝君你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见凤九越说越玄乎,东华直接道:“凤九,这次连荒重逢之后,本君就发现你变了甚多,究竟是为何?”

凤九没有作答,而是反问道:“帝君您难道没变吗?”

东华坦然道:“本君活了多少年岁,你又才多大年岁,如何能相提并论?”

东华本以为凤九会出言反驳,哪知凤九却赞同道:“是啊,如果可以选择,凤九也想早早出生,也想在上古洪荒时代与帝君你一起并肩作战,平定苍生。帝君您曾说凤九思慕的不过是眼前的帝君,而不是真正的帝君,但帝君您一定不知道,凤九多么希望能有机会亲眼看看当年那个双手染血、杀红了眼的东华紫府少阳君。凤九更不只一次的猜想,如果帝君那个时候遇见的红颜知己便是凤九,帝君你思慕的人会不会变成我……”

东华听了凤九一席话颇为动容,道:“凤九,你真的这样想吗?”

凤九先是点点头,而后又摇摇头道:“凤九只是曾经这么想过,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数十万年前与您并肩作战、对敌厮杀的人万万不可能是凤九,帝君您看得清清楚楚,倒是我自己分不清过去和现在。不过帝君你可以放心,凤九已经想明白了,以后也不会再烦着你。”凤九故作大方的一笑,“帝君你有你该走的路,凤九也有凤九该走的路,既然彼此的道路不同,也无谓委屈各自来求取片刻的相伴携行。更何况相逢一场,总有相别之时,凤九已经能看淡一切了。”

帝君将凤九搂的更紧,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如何能看淡一切?你遇上什么旁的人了么?”

凤九并不知帝君口中旁的人究竟是谁,又是否在指庭言上神,但她确实是听蚌王说了有旁的人存在,才会加快放弃这个决定的执行。不过,她刚才已打定主意,在帝君未提及前,自己绝对不会主动提及庭言上神,因此凤九只是道:“关于这一点,帝君您并不需要知道。”

凤九的回答似乎是肯定了东华的猜疑,于是东华心里猛的一沉,道:“本君如何不需要知道?凤九你如此快的转变主意,那个人究竟是谁?”

凤九只是侧过头,继续扮傻:“凤九不明白帝君的意思。”说着再度打算起身。

见凤九这副态度,东华心里有些慌,便揽着凤九一个大力的动作。而凤九在一阵天旋地转后,就发现自己和东华已调换了位置。现下自己躺在床榻上,东华则严丝合缝的贴着自己,并且双目炯炯的望着自己。

凤九大为窘迫,双手徒劳的推拒着东华,阻道:“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凤九的嘴里犹要说些什么,却突然发现东华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眼神里似乎藏着股怒火。凤九正觉得奇怪,哪知东华竟然直接吻上了自己的嘴唇。凤九的眼睛越瞪越大:东华这是突然怎么了?

平日里东华看着不像是嗜血的一个人,但他亲吻凤九时却是一味的在用蛮力攻陷,咬的凤九双唇发痛。凤九想推开东华却根本没用,他就像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身上。

东华察觉到凤九的抗拒更是加大了唇上的力道,又将凤九推拒的双手从胸膛抽出,分别按压在床榻两边。

凤九的双手使不上力,因此只能不停侧头躲避东华蛮横的亲吻。待东华的吻落至她唇角时,凤九才得了一个空出声抱怨:“好痛……你怎么那么大力……我的手也痛……”

东华闻言朝凤九望去,这才发现凤九的双唇都被自己亲得红肿起来,脸上也憋的通红,眼睛里水盈盈的,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反正看着就只想让他好好欺负一番。

听见凤九喊手疼,东华便松了手上的力道,然后把她的双手圈在自己腰上。东华看着身下撒娇喊疼的凤九,一时间只觉得爱怜无限,忍不住伸手捧住她的脸,轻哄道:“你乖一点就不疼了。”

凤九正要说“我们不应该如此……”,东华却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而是轻轻的吮吻凤九,还趁着凤九想要说话的间隙伸出舌头侵占更多。

此刻,东华正与凤九鼻尖抵着鼻尖,舌头缠着舌头。这一切的突然发生让凤九有些措手不及,她都快忘记自己头先挣扎的原意本是要阻止自己同东华这般亲近的,现下却只觉得脑子都快晕掉了,于是缓缓的闭上双眼。

凤九被东华亲的全身酥麻,也不像头先一样喊疼了,只是偶尔会低低的叹气,而这往往会引来东华更为火热的进攻。凤九全无招架之力,只能任由东华索取着他想要的一切。

也不知道两人纠缠着吻了多久,就在凤九怀疑自己真要晕过去的时候,东华终于放开了她的唇舌。乍得自由的凤九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东华则仍与凤九脸贴着脸,不时的亲吻凤九。

等到凤九终于缓过来,彻底恢复神思后,才发现眼前的东华双眼红得要命,而他的瞳孔里,也映出了两个脸色更红的自己。

凤九不禁清了清声音,眉目间沾染了些春情,问道:“你……你做什么欺负我?”


——————————

P.S. 好多亲都在问啥时解开误会,统一回复一下,我是认为凤九把庭言说开,东华再解释清楚(当然以东华的性格不一定会解释,也许会让凤九将错就错忘了他),好了这下两个人又回到电视剧结尾的那个原点,那就是凤九一直进东华一直退或者两个人都不进了,所以干脆有个误会在还能推动剧情发展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