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寻它

        命里无它梦里有,爱与恨、生与死、喜悦与痛苦、光明与黑暗。。。主角方回正是通过一个个梦境带您去揭开人生谜底,去领略别一样的思想盛筵。                             

              第一章痛苦的回忆                                          2012年12月4日,晴空万里,万里无云。今天是个好天气,方回却高兴不起来。他呆呆地看向窗外,光秃秃的树枝婆娑着,几只麻雀叽叽喳喳,有点烦人。许是感到了丝丝凉意,方回转身窝到被子里。拿起手机,屏幕里闪着一张女生的照片,不算太圆的脸庞,一双明亮的眼睛眨着一对情侣瓷杯,嘴巴上翘浅出两个甜美酒窝,微微笑着。方回似乎露出痛苦的神色,喃喃道:“终究忘不了她啊,这初恋害人呐。。。”                      痛苦的回忆一点一点拉长。。。李小茜是方回在大学期间的女朋友,也是他的初恋。那年大二,方回如往常般去图书馆。他在书架走廊里来回翻找着,终于找到了一本《人间词话》。刚一转身却碰到了身后的一个女生,女生手里的图书散落一地。方回尴尬地急忙道:“不好意思碰到你了。”女生说;“没关系,反正你不是故意的。”方回心想,辛亏不是故意的,要是故意的咋 办。。。  他弯腰去捡那些资料,起身递给女生,然后便向外走去。“唉唉,这是你的书”方回转过身,那女生高举着一本书朝他喊着;“你把你的书也给我了啊,《人间词话》你也喜欢看?”“是啊,我也喜欢看,王国维可是一代文学大师,可惜死的早。。。”女生则说:“若他不自杀,文学成就可能更高吧!”就这样二人聊起了文学。第一次邂逅,放回居然得知了人家的名字,院系。她叫李小茜,文法学院经济系,也是大二学生。            回宿舍的路上方回心里想着,这个丫头长得不错,眼睛一眨一眨很好看,倒是头发居然梳个羊角辫。这年头的女大学生可不多见,大都齐眉短发或者长发飘飘。。不过追来做女朋友也不错。不怪他这么想,方回是机电学院电气化专业的。男女生比例严重失调,他所在班级45个男生就两个女生。最可怕的是那俩女生长得面目全非,有好事者暗地就给她们起了外号1号和2号。恐龙。。。就这还都有主了。                                                        再次和李小茜相遇是在一个星期后,5#楼301阶梯教室,学校的公选课。大学的课程有必修课和选修课之分。有逃课的学生必修课必逃,选修课选逃,能逃一课是一课。。为了凑够学分,方回皱着眉头选修了摄影技巧与艺术。来到教室后找了空座坐定下来,咦?旁边的课桌上有本毛概,这肯定是占座专用书籍。大学生上课占座也是一个特有文化,有人用课本零食占座,也有的在课桌上刻上“王某某专用座,敬请关照”,“张某某专用座,不服来战”,还有更奇葩的拿把长锁链锁住桌子腿,盘到桌子上。。对此现象,学院还做过辩论赛,题目就是“大学生上课占座现象的是与非”。方回作为反方4号辩手做总结:“首先课桌不是私人财产,不能乱写乱画,既影响了美观,也损坏了公物。其次占座容易引发同学之间的矛盾,不利于团结嘛。最后我提倡坚决杜绝占座这一不良现象,从你我做起,争做五好青年”台下掌声雷动。方回对占座现象是深恶痛绝的,从此他经常吃免费的零食,直到有次拉了半天的肚子。他还为此学习了开锁技术,也不知道自己的技术是1级还是2级,毕竟学校没有这类的证书考试。此刻方回举起那本毛概准备丢到一边,李小茜就来到了桌旁。问道:“这不是方回吗?你这是做什么?”方回扭脸一看,这羊角辫姑娘不正是李小茜,便讪讪道:“这是你的毛概啊,今天有点热我拿来扇扇风。”他还故作之态扇了两下。李小茜纳闷,“热吗?已经深秋了,我都穿毛衣了”。上课期间方回时不时找小茜搭话,“下次拿相机教你怎么拍照”,“今天有点冷你可要穿厚点”,“你手机号多少,上次忘了要”。。下课的时候方回叫住李小茜,低着头支支吾吾:“今。今天,今天你的毛衣真好看!”便如箭一般跑开了,只留下李小茜目瞪口呆。        方回有点愤青,虽然对占座痛恶,但他却喜欢上了李小茜。为了追李小茜,他甚至打听到了李小茜的课程表以及宿舍号。每天他就站在女生3#宿舍楼下等着李小茜,“好巧啊,你也去上自习,一块去,旁边的是你室友吧”。也不经李小茜的同意,方回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李小茜的室友则不停的咯咯笑。吃饭的时候方回也跟着李小茜去A区餐厅,“最近我们B区餐厅伙食太差了,菜里经常有甲壳虫,我同学问那打勺的师傅,虫子能不能少打一个?”“你猜师傅怎么回答,‘不行,虫子是我们加的野味’”李小茜一口米饭差点喷出来,强忍住笑:“行了,别说啦大家都在吃饭呢!”                                                            后来方回真成了李小茜的跟班,每天帮小茜拎着书包,提着水壶,打着盒饭。李小茜问过方回;“每天这样累不累?”方回哈哈一笑:“怎么能说累呢,我只是想呆在你身边。”李小茜又问:“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方回狠狠点头:“好。”那一天方回一直在笑,回到宿舍也笑。舍友看他的样子,说道:“笑都停不住啦,吃喜屁了?”                            就像其他大学生情侣一样,方回和李小茜有争吵也有甜蜜。 距学期末还有两天的时候下了一场雪。雪花自由自在,飘飘洒洒地缀满了整个校园,放眼望去,白茫茫,真个给大地披上了一层白毛毯。李小茜和方回手拉着手,走在小径上,就在过斜坡的时候,李小茜增高鞋底一滑滚落下去,方回也跟着踉跄倒地。方回佯怒道:“你个笨婆娘,你真笨哈哈。”李小茜生气了,“你个坏人,人家摔倒了你不关心,还骂我笨,哼,不理你了!”方回扶起小茜,拍掉她紧身皮裤的雪,说道:“好好好,我错了你不笨,我最笨啦!”“不行,你要大声说你笨!”李小茜还没有解气。方回无法,只得大声喊:“李小茜天下第一最聪明,方回天下第一大笨蛋!”这一声喊引来附近一对男女的侧目,女的对男的说:“看看人家多疼老婆,你也喊个呗!”男的则说:“我不喊我可没他笨哈哈!”听了这话,方回一脸的猪肝色。。。                                方回的甜蜜就是和李小茜牵牵手,拥抱一下,还有亲吻。可亲吻也只是亲亲脸,亲亲眉头。这倒不是方回不想更进一步,每当他想要更多的时候,李小茜激烈反抗把他推倒,娇小的身子居然有如此爆发力。李小茜安慰他:“我的心是你的,我的身子迟早也给你,你就不能再等等?”方回一阵无语。。大三时候夏季的一个傍晚,天气闷热,憋的人透不过气。方回和舍友正在聚精会神地欣赏一部爱情动作片,片中的女主角搔首弄姿卖劲了力气。舍友小K说这个好,真圆真大真白,比我女朋友都大。小K是一个富二代,人长的一般,身高只有1米6,可泡妞的功夫不得了,女朋友换的频繁。我们经常取笑他:“今天的大嫂有没有变样?”他也不以为意。小K问方回:“你女朋友这么漂亮,有没有打通关啊?”方回知道他的意思,忙打哈哈:“早就彻底征服啦!”叮~叮,方回接到小茜的短信,“笨笨,今天你要陪我去散步!”方回换了件马裤,穿起人字拖,啪嗒啪嗒地去接李小茜。今天李小茜上着白色卡通T恤,皮卡丘的大眼睛称着一对圆鼓鼓。下穿及膝的黑裙,露出半截玉藕,多则一点偏肥,少则一点显瘦,不多不少,让人心起涟漪。美不美看大腿,方回很迷恋。小南山的亭子是情侣的好去处,李小茜依偎在方回的怀里,低头轻问:“方回,你喜欢我哪一点啊?”方回指着皮卡丘,道:“我喜欢这一点,还有这一点,咳咳还有那一点,点连成线线连成面,我喜欢整个的你啊!”小茜羞道:“你真坏,不过我喜欢你一本正经地瞎扯。。”方回低头吻住小茜的嘴巴,一抹甘甜。小茜没有拒绝,红着脸双手揽着方回的后背更紧了。亲了许久,方回似乎不解渴,一只手抚在了皮卡丘上,盈盈可握,好一团温柔。方回对小茜说:“揉一揉,皮卡丘会变大。。”小茜脸更红了,压低声音:“那你轻点。”虽然隔着T恤,方回还是摸到了那个点,他很兴奋,手上的力度加大,小茜忍不住嘤了一声。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嗯。啊。哦。啊”的叫声。方回松开李小茜,扭过脸望向小树林,只见两个人影合在一处,上边的人正在一上一下,那叫声更大了。。李小茜许是受到了惊吓,起身拉着方回,“咱们走吧,笨笨。”方回暗骂,‘这狗日的野战,现场直播啊’。方回没想到几年后某网络平台直播造人,万人观摩,那才叫牛逼!直播在上边表演,观众在下边评论,‘真是亮瞎我的狗眼’,‘色情主播,赶紧截图报告超管’,‘去你妹的,不看滚犊子,我还要学习技术呢’。。。                                                                    大学的时光虽美好却短暂,转眼到了毕业的时候。毕业季,分手季,一只飞向北,一只奔向南。李小茜红着眼睛,抱住方回:“待我长发及腰,你要来娶我!”方回心里也不好受,说:“那你把发型换了,不要羊角辫,就留着长发!”李小茜回了河北,在老家找了个会计职业。方回则随公司南下到了广州,做起了图纸设计。方回第一个月实习工资2000,可煲电话粥就用了800。起因是方回同宿舍的两个同事,到了晚上就给女朋友打电话,你侬我侬,烦的方回睡不着觉。方回心想,‘就你们有女朋友,难道我没有?’。于是也加入了煲电话粥一族,每个晚上要打3个小时以上。‘想我了没有,笨笨?’‘怎么不想,无时不刻想着你啊宝贝’,‘那你只能想我,不许想别人,要是让我知道你想别人,我要废了你。。’方回心想,‘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电话结束的时候,方回和李小茜还要对着手机,‘呣啊’‘呣啊’。‘你的不够响,再来一次。。。’到了月底,方回看着手机话费单,不禁吓了一跳,一个月就800,乖乖。后来办了情侣卡,只要一张卡付费128套餐,就能不限时间打电话。方回的经济才有所改善。煲电话粥持续了3、4个月,后来俩人通话时间锐减。方回想,或许是她太忙了,电话粥可能太腻了。他也不在意。直到年底,李小茜哽咽着给方回打电话:“方回,我对不起你,咱们分手吧!我不想拖累你。”有如晴天霹雳,方回急切地回答:“小茜,你等着我,我马上去你那,当面说清楚。”等了一会李小茜发给方回一个短信,‘我在东站等你’。方回坐上了去石家庄的高铁,一路上方回怎么也想不明白会分手。他感到了疲惫,身累,心更累,还疼。                                                                            到站的时候已是傍晚,方回感到身上很冷,尽管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出了站,远远地就看到了李小茜。李小茜穿着白底高帮的板鞋,身上套着及膝的黑色羽绒服,领子露出米黄色的毛衣,下身是一件黑色打底裤,她的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里。方回快步上前拉着李小茜,对李小茜说了一句:“我饿了。”小茜领着方回去附近的餐馆,点了一盘饺子。方回要了两瓶啤酒。方回吃了半盘饺子,喝完了啤酒,有点微醉。他问李小茜,说:“你不吃?你看你都瘦了,腿都变细了。”小茜低着头,轻声道:“我不饿。”饭后李小茜带着方回去了一个小旅馆,离小茜的宿舍不远。方回红着眼睛瞪着李小茜,冲她喊道:“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要分手?是不是我做的不够好?”小茜坐在旁边,低着头,眼泪嗒吧嗒吧的往下掉,她擦了下眼泪说:“是我对不起你,我爸不想让我嫁到外省,我要坚持,他就脱离父女关系。”“我爸的身体不好,家里就我一个女儿,我怕把他气倒。方回我没办法,是我对不起你啊”呜呜呜,李小茜趴到被子上放声大哭。此刻的方回竟是无处发泄,他找不到发力点。方回坐在椅上点了一根烟,他头皮发麻,心隐隐的更疼了。过了好一会,李小茜止住了哭声,她抱着放回,说:“今天我就把自己给你。”方回把李小茜扑倒在床,粗鲁地扒掉她的羽绒服,褪去她的毛衣,只剩下了内衣。方回抚着她的长发,舔着李小茜的耳朵、脖子,最后吻住了小茜的樱桃小嘴。李小茜满脸羞红,张开嘴巴迎合着放回的舌头。吻了一会,方回又褪去她的内衣,扯掉最后的防线。明晃晃的两团抖了出来,还有那两点嫣红。方回一口咬了上去,李小茜忍不住疼,啊的一声。方回呆住,喃喃道:“这就把你弄疼了?你可知我的心有多疼?我有多难受?”方回哭了,嚎啕大哭,就像一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李小茜抱着放回也跟着哭:“我不怪你,不怪你。。”良久方回平静下来,把小茜的衣服穿好。说:“我送你回宿舍。”李小茜抹抹眼泪柔声道:“那你背我。”方回回答:“好,最后一次背你!”这一刻方回只愿时间静止,背小茜到天荒地老。送走李小茜,方回踉踉跄跄地回到了旅馆。或许太过疲惫,方回终于睡去,只留下一方湿枕巾。梦里,有一个长发垂腰的姑娘,他怎么也抓不住。                                     

              第二章 世界末日的来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5月8日晚爬到小时候住过的老宅的楼上,经过走廊推开房门,看见他和他弟弟坐在床前玩耍,弟弟还是20年前的孩童模样。我...
    書云阅读 72评论 0 3
  • 对于网络,我是陌生的陌生人。近来由于在拓普教育建立国文教室,希望能够有个和同行师友们交流的平台,寻求了很多途...
    苏樵国文教室阅读 283评论 0 1
  • 很多人小时候都爱画画吧。 没有原因,没有章法,就是想画下自己觉得美好的东西。 哪怕面目全非,乐在其中,没关系,这世...
    itsBonnie阅读 279评论 8 12
  • 方法一:利用位运算,移位后,返回的就是其符号位 结果: 方法二:说一下啊,我不是很鼓励用,因为有点投机取巧的成分,...
    关玮琳linSir阅读 492评论 0 24
  • 万华街上有家卖挂面的店铺,我吃这家的挂面好几年了,每次都买它家的圆细挂面,面煮了不浑汤,吃起来有嚼劲,能闻到麦香。...
    薇_honey阅读 109评论 0 0
  • 黏土板 伊拉克南部 公元前3100年-公元前3000年 (美索不达米亚) 在这一块制作于五千年前的美索不达米亚的黏...
    虎斑猫_阅读 171评论 0 0
  • 最近在用spark来统计系统指标,老大说,可以尝试一下用spark实现k-means; 这篇文章持续更新,直到实现...
    要学习机器学习的宝宝阅读 293评论 0 1
  • 2016年,好长好长的一年,也过得很快。经历了这十八年来我最充实而丰富的一年。上半年,被大大小小的考试折磨,但是还...
    梓亦h阅读 11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