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佛降世(神话18)

天佛降世惟我独尊,灵宝之光通天彻地。


“舍利光,琉璃真身!不错!不错!”

一个声音从西天传来,硿硿如黄钟大吕。紧接着,一人拨开风云,冉冉落下,正是那密宗宗主欢喜尊者。

佛门炼体神通以七宝身为首,七宝身中又以琉璃身为最。自古以来,佛门金身不少,琉璃身却只有药师佛一人修成。

眼前慧能小小年纪就修成了琉璃真身,当真是匪夷所思。

说也奇怪,此人一出现,密宗那边立即气势如虹,整体战力陡增。

僵局被瞬间打破,相互蚕食变成了一面倒的鲸吞。

欢喜尊者缓缓越过战场,双方的生死搏杀在他眼中仿佛只是一片幻影。

他的眸子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慧能。

“娃娃,你根骨俱佳,前途不可限量,莫要被慧远、达摩误了。来,跟着我吧!”欢喜尊者一脸慈悲相。

“为了一己之私,血染净土,你不配让我尊重!”慧能怒斥。

“净土,这世上哪有什么净土!”对于慧能的无礼,欢喜尊者毫不在意,“三界皆红尘,我看你是被慧远给骗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阁下若想东进,就踏着我慧能的尸体吧!”慧能纵身一跃,整个人化作一道琉璃剑光,冲向了欢喜尊者。

“飞蛾扑火!”欢喜尊者微微一笑,右手拍下,

这一拍,看似云淡风轻,却在一瞬间之后风云突变。

那是一张巨大无朋的朱红色手掌虚影,虽是虚影,却晶莹剔透、纹理可见,如同血钻一般凝实。

手掌落下,数千东方佛子被连带罩住。他们想要挣脱,却发现根本动弹不得。这种绝对威压,直接禁锢了他们的精气神。一时间,陨落者簇簇如雪。

掌上佛国,这就是佛门第一禁锢灵域掌上佛国。

再见慧能,已然强弩之末,宝剑出鞘的华光完全寂灭。

他低头,却并不是放弃。

梵唱再次响起,莲台再次浮现,华光一闪,流星匹灿。

“你竟然伤了我!”手掌上的一道血痕,终于让欢喜尊者显露出了明王相,“那就去死吧!”

正当欢喜尊者暴怒之时,东方突然飘来了两个莲台飞人。

这两人,一个面若皓月,身披白色袈裟,正是净土宗宗主慧远;另外一个脸似烈阳,身披金色袈裟,正是佛心宗宗主达摩。

“欢喜师兄,有话好说!”虽然明知对方来者不善,涵养至臻的慧远大师还是以礼相待。

“哈哈,两位师弟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两位在闭关呢!”说到闭关二字,欢喜尊者故意拔高了声音,分明是在嘲讽两人不敢应战。

慧远大师闻罢,一笑置之,“看来师兄心意已决!”

“不错!文斗、武斗,两位师弟选一个吧!”欢喜尊者神色傲然。

“文斗如何?武斗如何?”慧远大师问道。

“武斗便是我们就此厮杀,虽是痛快淋漓,却不免山河破碎、天怒人怨;至于文斗,乃是我等同去太虚,一招定下输赢,输者将宗地拱手相让,并自废修为,从此只做个苦行僧!”欢喜尊者解释道。

“我辈佛陀,慈悲为怀,若能文斗,自然最佳!”慧远大师叹道。

三人谈妥,便脚踏莲台,登天而去。

“师兄,你没事吧!”李丽华连忙扶住了慧能。

“无妨!”慧能调息了一个大周天,总算是稳住了血气,“师妹,你怎么来了?珈蓝重地,可不能疏忽!”

“我正要找两位师伯,胜地出事了!”李丽华急切道。

“出什么事了?”慧能一惊。

“兰舍里的祖物不见了!”

“你是说道祖衣钵?”

“嗯!”李丽华点头,“除了一直放在外面的羊脂玉净瓶,锦斓袈裟、七宝妙树还有九品莲台都不见了!”

“什么时候的事?”

“不知道!”李丽华摇头,“自师尊去了太华,兰舍就一直没有开过。今天听说密宗入侵净土,小妹这才想取来神器相助,却没想到三件神器都不翼而飞了!”

“莫非是他!”慧能仰望太虚,“走,我们去看看!”

“不知师兄可曾想好,要先与我两人之中那个先战?”慧远问道。

“不必了,你们一起来吧!”欢喜十分嚣张。

“一起来!欢喜,真不知道你哪来的底气!”达摩面如淡金,无喜无忧。

“有没有底气,待会你不就知道了!”对于达摩,欢喜再无忌惮。

“师弟,既然欢喜师兄有此底气,那就依他所言吧!”慧远一声轻叹,“你我也有数千年未曾联手了吧?”

“也好!”达摩拈花一笑。

“十方净土!”随着慧远大师舌灿莲花,虚空中突然升腾起了一条条白虹。每一条白虹,都是一行经文。数十万行经文,仿佛捆天绑地的锁链,瞬间禁锢了虚空。

“天怒十方!”达摩一声梵唱,虚空中顿时凝结出一支金光四射的十字晶体。最初那十字晶体只有寸许大小,却在流光一闪后化作千丈,纵贯太虚。

天怒十方,由万字佛心剑化繁为简而成,极致简单,却也极致霸道。

两人均是半步准神,联手一击,即便是准神也难以招架。

眼见那十字光剑倏然而至,欢喜不惊不诧,反而诡异一笑,眉心处大放光明,其径足有三丈,宛若一轮皓月依背而生。

这光晕,通彻天地,绝不是灵罩。

说也奇怪,那十字光剑看似无可匹敌,一遇光晕却冰消雪释。

“灵宝之光!”达摩大惊,“这!这怎么可能!”

灵宝之光,乃是神境第一徽征。它的出现,足以说明眼前人已踏足神境。

以欢喜的资质,半步准神就是极限,怎么可能在这短短几个月中踏足神境。更何况,若想踏足神境,必须经历神劫。而神劫之威又非同寻常,一旦生发,整个三界都会为之震颤。若是欢喜历劫,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看来师兄就是那五人之一了!”慧远倒是很快就想通了。

“师兄,你说他得了极品道种!”达摩恍然大悟。

“错不了了!”慧远神色黯然,接着一声长叹,“看来傲先生所言非虚,这逍遥道种果然是众妙之门,竟能让人无劫成神!”

“哈哈,说的对!老夫现在就是神!”欢喜肆意狂笑。

“师兄,我有一事想不通,不知当问不当问?”慧远依旧镇静如初。

“问吧!”欢喜似乎很乐意分享。

“以你密宗家底,恐怕还兑换不出千万玉逍遥吧!”慧远问道。

“当然,所以我借了道祖衣钵!”欢喜胜券在握,有恃无恐。

“堂堂一宗宗主竟然去盗取祖物,真是无耻之极!”达摩怒斥。

“与其空置生尘,不如流转生光,两位墨守成规,注定成不了大道!”欢喜狡辩。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师兄如今是佛是魔?”慧远质问。

“嘿嘿,师弟,你想的太多了!我不说废话,是佛是魔就让你们亲眼看看!”欢喜尊者言罢,左手指天,右手指地,作狮子吼:“天上地下,为我独尊!”

此语方休,那穹窿之上,陡然显化出了一幅暗红色的佛陀线条。眨眼间,整个南国已完全笼罩在那神秘图腾之下。

没有刀光剑影,没有电闪雷鸣,只有冥冥中一丝波动,从上而下,从外而内,席卷六合八荒。

纵然达摩、慧远两人已是半步准神,此时也顿有人之天地的渺小感。

“末日佛!”

太虚边缘,慧能抬起头,目光中是心灵的极致震撼。

“师兄,什么是末日佛?”李丽华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当年释迦问道,曰:‘举世皆魔,如何度之?’道祖答:‘度无可度,再造轮回。’释迦再问:‘如此,也能成佛?’道祖答:‘然,末日佛!’由此,释迦悟出至尊相。”说到这,慧能一声叹息,“我们这位大师伯能把末日至尊演化成此般威势,很可能已经成神了!”

“成神!”李丽华目瞪口呆。

就在此时,红光散去,太虚重现清明,欢喜、慧能、达摩三人冉冉落下。

欢喜一身光华,荣耀万丈。慧能、达摩两人则是笼在一团淡红色的云气中,形容枯槁,好似一瞬间苍老了千年。

他们脚下的莲台越来越淡,像是随时就要涣灭。

“师傅!师伯!”

慧能、李丽华连忙赶了过去。

“师傅,大师傅,你们散功了?”慧能这才发现那些红色云雾就是从自己两位师尊身上消散的灵气。

“是!”达摩苦笑,“没想到我和师兄联手还会输给欢喜这家伙!”

“师伯,那我们该怎么办?”李丽华泪珠滚落。

“邪不胜正,大道永恒!”慧远淡然一笑,“尔等无需惶恐,只需坚持本心便可!心如日月,则无惧暗夜!”

“弟子谨遵教诲!”两人伏拜。

“丽华,去太华找你师傅吧!”慧远目视北方,“告诉她,莫忘了道祖嘱托。”

“是,师伯!”李丽华领命。

“寂灭即是新生,从今世上再无佛心、净土!慧能,为师不希望你抱残守缺,为师希望你蜕故孳新,自成一家,他日重开一池莲!”慧远又把目光落在慧能身上,满怀希冀。

“是!师傅!”慧能五体投地。

“哈哈,交代完了吗?”欢喜饶有兴趣地盯着他们,“交代完了,老夫就来说几句。慧远,你我都在佛门,何来正邪之分。你是看我成神心生嫉妒了吧!”

接着,又游说慧能、李丽华两人,“天道六四,何况我佛,路径很多,不必拘泥一个!一边是又长又孤寂无味的岔路,一边是又短又美不胜收的捷径,这很难选择吗?”

“我等绝不会与你同流合污!”慧能、李丽华异口同声。

见到两人不为所动,欢喜又许下重诺,“只要你们入我门下,老夫保证给你们一人一颗上品道种,以你们的资质,准神可期!我也看出来了,你们两个有心合籍双修,只是顾忌那些所谓的无聊清规。入我门下,你们马上就可以洞房花烛!”

“阁下修为成了神,人格却堕了凡!”慧能出口成剑。

“哈哈,你们不是神,当然不会知道神人的想法!”欢喜不怒反笑,“不急!不急!你们什么时候想通什么时候来找我!”

残阳浴血,横尸遍野。战场虽然是天空,却也难免山河破碎。

这一战,密宗损失半数精锐,佛心、净土几乎全军覆没,但死伤最多的还是那些来不及逃离的凡人。

此战之后,密宗势如破竹,连续攻陷十二莲上以及佛心阁。紧接着,大军兵锋一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了其他六个宗门。由此,佛国一统。


上一章:万箭穿心(神话1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