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动青春中的痛,桃花树下的男孩今安在?

抚摸着手机屏幕上微笑着的男孩的脸,一滴滴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白佳薇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两个月之隔,许海就永远地离开了她。

              01

和许海相识缘于高中。那一年他们考入同一所很不错的私立学校,并且分在了同一个班。白佳蕊漂亮活泼,为人开朗大方,课间总会听到她银铃般的笑声。

相反的许海却安静的多。他每天只是认认真真地听课,认认真真地写作业,班里的调皮打闹事件从来与他无关。在他眼中,重要的事情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所以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从来没有下过班级前三名。

高一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白佳蕊除了知道许海学习好以外,其余的与他并没有什么交集。在她眼中,许海不就是个书呆子吗?整天学习学习再学习,一点情调和爱好都没有。

然而从高二开始,一心醉在学习中的许海春心萌动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白佳蕊活泼可爱的身影闯入了他的心扉,班里的学习男开始品尝到了青春的滋味。

每次看到白佳蕊青春靓丽的身影,许海的心里都会像揣着一只小兔子一样咚咚乱跳。而一听到她欢快的笑声,许海会不自觉地唇角上扬,心里面掀翻了一池平静的春水。

而这一切,白佳蕊却不为所知。她依旧毫无心机地说笑,孰不知她的一举一动已全部落入了许海的眼中。

两个人的开始交往起缘于高二下半学期的一次月考,那一次白佳蕊考出了最差的一个成绩。

一直以来,白佳蕊的成绩在班里位居中游偏上。她的语文成绩不错,但数理化却成了她的软肋。无论她怎么啃怎么学,可她似乎天生缺乏数理化的细胞一样总也学不好。那一次月考,她考出了有史以来的最低分数。

失落和懊恼让这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失去了笑容,脸上明显地带了几分难过。这一切许海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想帮她,可又害怕她不领情。在经过一番挣扎之后,许海最终还是伸出了手。

那天放学后,同学们三三两两地离开了教室。白佳蕊因为值日走的晚,许海借口写作业一直留在教室。等到白佳蕊值完日要走的时候,许海鼓足勇气喊住了她:“白佳蕊,请稍等一下。”

“噢?有事吗?”白佳蕊扭回头,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许海的脸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手里拿着前两天考试的数学卷子递向白佳蕊:“这是前几天考试的卷子,我想帮帮你好吗?”

“帮我?”

“对,互帮互助,互相提高学习成绩呀。”

“你学习那么好,我能帮你什么呀?”

“语文呀。你语文那么好,你可以帮我语文呀,这样咱俩正好互补。”

白佳蕊歪着头想了想,展颜一笑说道:“好吧。不过我帮不了你,还是你帮我吧。”

从此以后,每天晚上放学后,许海就和白佳蕊一起在教室里学习。查夜老师发现了他们俩,但隔着门上的玻璃看到他们一个认真教一个认真听,两个人全然一副努力学习的样子便没有追究。

              02

高二很快就过去了,白佳蕊和许海转眼就迈进了高三。经过前段时间的帮助学习,白佳蕊的成绩有了明显提升。

进入高三以后,许海抓紧了对白佳蕊的帮助学习。一方面他想尽可能地帮助她提升成绩,另一方面也想尽可能多地接触白佳蕊。看着她青春靓丽的脸,许海总会恍然若梦,觉得此刻就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候。

而白佳蕊也查觉出了什么。许海的勤奋和善良也鼓动着她那颗青春飞扬的心。两颗心悄悄相守,又总会在不经意间悄悄碰撞,不知不觉地碰撞出了爱的火花,于是两个人相约着考进同一所大学。

然而白佳蕊的成绩实在和刘海相差太多。纵然是提升了不少,和这个班级前三仍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看来进同一所大学无望了,白佳蕊不免有些泄气。刘海是本一的好苗子,而自己充其量可以考个本二。这样的差距怎么进同一所大学呀,总不能让刘海以本一的成绩读本二院校吧?这样做也太不人道了。

这事其实刘海也着急,他也知道白佳蕊和自己的差距。他思前想后,终于在高考前夕想出了一个自认为不错的妙计。

那一天,他把自己的想法对白佳蕊和盘端出。白佳蕊一听就急了:“什么?咱们俩今年都不参加考试?那怎么行。”

“行,你听我说。”许海把白佳蕊摁在椅子上坐好:“佳蕊,如果咱们今年参加高考,我考一所不错的本一院校没问题,但是你可能只能考到本二了,这样咱们怎么能进同一所大学呢?”

“进不了同一所大学也没关系呀,选择离的近点的不是也行吗?”

“不!我不想和你分开。咱们两个都放弃高考,然后再一起复习。我利用一年的时间帮你把成绩搞上去,到时候咱们考进同一所大学,这样不是更好吗?”

白佳蕊听了许海的建议,仔细想了想觉得可行,于是两个人约定好放弃高考。

6月7号、8号是高考的日子,许海早早起床收拾考试用具。父母千叮咛万嘱咐他用心考,许海满口答应着出了门。只是他没有奔向考场,而是转身走进了网吧。

白佳蕊一大早也被爸妈喊了起来。她慢腾腾地洗漱,慢腾腾地吃饭,全然没有一丝高考的紧张气氛。

白母催了又催,不断地叮嘱女儿考试事宜。白佳蕊不觉心烦回了一句:“妈,你别操心了,今年我不参加高考了。”

女儿的话似乎是一道晴天霹雳炸在头顶,白母抬起头吃惊地问她:“什么?不参加高考了?”

白佳蕊“嗯”了一声,起身意欲离开:“反正今年也考不好,不如复习一年明年再考。”

白佳蕊的话传入刚进餐厅的爸爸耳中,白父难以置信地问道:“佳蕊,你说什么?不考了?”

白佳蕊点点头:“嗯,今年不考了。”

“简直是胡闹!”白父听了气往上冲,“啪”地一拍桌子大声吼道:“人常说:十年寒窗苦,一朝翰墨香。这都上了十几年学了,你连考都不考就放弃了,你对得起这十几年的学习吗?这逃兵当得不嫌寒碜吗?”

白佳蕊倔强地抬起头:“我不怕,反正我就是不想参加高考了。”

再次听到“啪”的一声,白父一巴掌打在了白佳蕊脸上:“你不嫌寒碜我还嫌寒碜呢。走,跟我一起去考场!”白父说着拽着白佳蕊住外走,白佳蕊连连挣扎,终是抵抗不住人高马大的父亲,被父亲强行拽到了车上。后面白母拿着考试用具也紧跟着追了上来,夫妻两个强押着女儿奔向了考场。

                03

到了考场,白佳蕊万分不情愿地下了车,拿着考试用具拖拖拉拉地向考场走去。看着许海的位置空着,她的心里非常难过。说好的两个人都弃考,她一个人参加考试算怎么回事?

那两天,白佳蕊在父母的陪同下参加了高考。但是她人在考场内,心在考场外。两天的考试她全程都在胡乱填写,为的是能考到最差的一个成绩。

毫无悬念的白佳蕊落榜了,甚至连一个专科学校都没有考上。白父白母虽然生气但也没有办法,只好联系学校让她复读。

白佳蕊和许海开始了复读,两个人虽然同在一个学校,但是没有分在一个班。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少了,但他们总会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在一起,许海也力所能及地给白佳蕊补习。

两个人都卯足了劲,一个尽心教,一个用心学,一门心思想着考入同一所理想的大学。可是,白佳蕊慢慢地发现,许海变了。

以前两个人在同一个班,白佳蕊的一举一动都在许海的视线之内。现在两个人分开了,许海变得多疑起来。他容不得白佳蕊和男生说话,更容不得她和男生开玩笑。在他心中,恨不得把白佳蕊时时刻刻留在自己身边。

许海的这些变化,白佳蕊起初并不在意,总觉得是他太在乎自己了。可不久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情却伤了白佳蕊的心。

那一次上体育课,白佳蕊因为不慎扭到了脚。体育老师见她脚疼的厉害,便让人高马大的体委把她背到了医务室。谁知这一幕却让许海看见了,许海心中顿时掀翻了醋坛子,直呼你这辈子只能爬在我的背上,怎么可以让别人随意背?

白佳蕊心中又急又气,忙不迭地向许海解释。可不管她怎么说,许海就是过不去这个坎。

白佳蕊心里也生了气,心想这平平常常的一件事,到你许海这里怎么就变味了呀?这以后日子还长着呢,难道我还要像《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的女主角一样吗?那这样的日子怎么过?

白佳蕊一气之下决定惩罚一下许海,她一连几天不理许海。许海倒是着了急,每天得空看望白佳蕊,还不忘给她买来治疗扭伤的药品。

看着许海对自己一往情深的样子,白佳蕊心软了。他对自己看管这样严,不正是说明他在乎自己吗?白佳蕊调整了心态,又开始了像平时一样的补课学习。

为了不惹许海起疑心,白佳蕊刻意地和男同学保持着距离。但是同在一个班里边,同学之间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摩擦和接触。而许海就像长了无数双眼睛一样,总会发现她和男同学的交集,每次都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询问。

一开始白佳蕊耐心地解释,时间久了、次数多了便心生畏惧。这仅仅是恋爱阶段,以后如果结了婚这样子怎么行?

白佳蕊思考再三,觉得他们这段感情应该冷处理一段时间。大家都反醒一下,也许是最好的方法了。

然而许海却不这样想,他主观地认为白佳蕊不喜欢自己了,可偏偏自己心里又放不下她。于是他发短信、打电话、写纸条,用尽一切办法向白佳蕊表达着自己的一腔爱恋。

              04

白佳蕊妥协了,她又一次回到了许海身边。在许海面前,白佳蕊又爱又怕。她爱许海,爱那个热心、善良,同样爱着她的许海。她又怕许海,怕那个胡乱猜疑,乱发脾气的许海。

白佳蕊就这样在矛盾中和许海交往着。她小心翼翼地处理着和男同学的接触,但许海的猜疑和质问却与日俱增。

白佳蕊彻底失望了,她不再辩解,只是任凭许海一次又一次的质疑和责问。可是后来,白佳蕊发现许海出现了问题。

一次,一位男同学在校门口帮白佳蕊拿回了一个快递。双手接过来,白佳蕊礼貌地说了声“谢谢”,男问学笑一笑回了句“不客气”。

这本是平平常常的一幕,而这一幕恰被从卫生间出来的许海看到了。他怒气冲冲地把白佳蕊拽到角落里怒视她:“那男的送你什么了?”

白佳蕊把包裹递给他:“没有,是我的快递。”

许海没有接,只是不相信地盯着她问:“是你自己买的还是他买给你的?”

白佳蕊听了许海的话,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酸楚:“是我自己买的,你爱信不信!”说完扭头回到了教室。

看看白佳蕊负气离开的背影,许海从心头凉到了脚底。他只觉得,白佳蕊离他越来越远了,他越来越把握不住她了。

那一晚,许海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不断闪现出他和白佳蕊交往的一点一滴。痛苦和失落吞噬着他那颗偏颇的心,那颗心一点点地撕碎,一点点地沦落。就像一只失去舵手的小船在波涛起伏的大海上无助地随波逐流,高高拋起,又重重落下……

                05

等到白佳蕊再次见到许海的时候,她吃惊地发现,许海似乎变了个人似的。眼前还是那个熟悉的许海,但他的眼神不再清澈灵动,而是明显地带了几分迟钝。不仅如此,白佳蕊还发现许海时不时地走神,有时还会喃喃自语。这是怎么了?

白佳蕊惊了心,刻意地留心观察着许海。经过观察,白佳蕊伤心地发现,许海是真的出问题了。她联系了许海的父母,迅速把他送到了医院。

很快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许海患了精神分裂症!

许海开始了治疗,但他抵制药物,抵制医院。他一遍遍地跟医生说、跟父母说,他没有病,他很正常。无奈之下,许海的父母把他接回了家,开始在家里监管着他服药。

白佳蕊第一次去看望他的时候,许海正面向窗子坐着。春日时分,阳光正好。温暖的阳光照在许海身上,单薄的身体看上去那么瘦弱。窗外一株桃花开了,粉红的花瓣繁繁点点地开满了枝头。一阵风儿吹过,花瓣簌簌而下,地上一片粉红。而许海呆呆地看着这一地的落红一动不动。

白佳蕊心里一阵悸动,鼻子莫名地酸了。她走过去轻轻地叫了一声:“许海。”

闻听到白佳蕊的声音,许海猛地颤了一下。他回过头来看着白佳蕊欣喜地问道:“佳蕊,你来了?”

“我来了,你还好吗?”

“我很好。只是你看。”许海转头又看向了院子里的桃花:“佳蕊,你看这桃花开得多美呀,可是风一吹过来就都落下来了。可惜了,这么漂亮的花就要化成泥了。”许海的眼睛暗了下来,里面满装了悲伤和失落。

白佳蕊看了暗暗心惊,装出轻松的样子安慰他:“许海,别想那么多了。花开花谢是自然规律,落红化作春泥也是它最好的归宿。”

“是的。花开花谢是自然规律。可是我却看不到我生命中花开的时候了。”

白佳蕊拉住了许海的手:“不,许海。你好好吃药好好治疗,好了以后咱们还继续一起学习,一起参加高考。”

“我可以吗?”“相信我,你可以的。”“好,等着我。”许海重新鼓起了勇气,并与一个月后返回了学校。

返校后的白佳蕊对许海格外惊心,生怕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了他。然而不久之后,许海又犯病了。

这一次犯病要比上一次严重的多,许海狂燥、妄想,把自己置身在了一个臆想的世界里。这个世界有着无尽的黑暗和愤怒,也有着无尽的痛苦和悲伤,唯独没有快乐和幸福。

白佳蕊再次来看望他的时候,许海对她充满了排斥和失望:“你来干什么?难道在你心里还记得我吗?”

白佳蕊握住许海的手认真地说:“我当然记得,你是我心中永远的许海。”

许海没说话,只是抽出了手默默地看向院子里已经结了桃子的桃树:“花开花落,花落结果。可是我生命中的花已经谢了,却再也结不出果子了。”

白佳蕊的眼泪悬悬欲滴:“许海,你别这样。你要振作起来,咱们的未来还长着呢。”

“未来?我还有未来吗?我看我只有今日的未,却没有明日的来了。”

白佳蕊的眼泪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不,许海,你有的,你的未来就攥在你手里。只要你肯坚持,就一定会实现的。”

许海看着伤心落泪的白佳蕊凄然一笑,白佳蕊的心猛地坠了下去。从许海的眼睛里,她看到了明显的无助和自悲。

              06

许海这次的病恢复得很慢,高考前夕白佳蕊去看望他。许海瘦了,人也显得很颓废。白佳蕊心中一阵疼痛,“许海,我想好了,今年的高考我不参加了。”

许海听了心中一惊:“为什么?”

白佳蕊眼睛红了,隐隐约约地还含了泪花:“我想陪你。”

“不行!”许海的情绪激动了起来:“佳蕊,你必须要参加高考,而且还要考好。你知道吗?爸爸妈妈一直希望我能读一所985或是211的大学,可现在看来我是没有希望了。我想要你背负着我的愿望好好考,也算替我圆一个梦想。”

“可是许海,我想陪着你一起成长。”

“你考入一所好的大学就是对我最好的鼓励,我们仍然可以一起成长。”

“好,我听你的。”白佳蕊向许海伸出了手,许海笑一笑握住了白佳蕊的手。白佳蕊的手柔若无骨,触手可及,只觉得许海的手冰凉。

终于,6月7号、8号到了,这两天是全国人民最关注的两天,也是莘莘学子奋力拼搏的两天。白佳蕊昂扬着斗志,带着许海的使命和重托投入了考试。

考试过后就是揪心的等待,白佳蕊和许海翘首祈盼着能考一个心怡的好成绩。因为高考后无事可干,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起来。有了白佳蕊的陪伴,许海的状态好了佷多,这让白佳蕊感到非常欣慰。

盼望着,盼望着,白佳蕊的成绩终于出来了。经过一年来的不懈努力,终于以658分考入了一所211院校。那一天两个人非常高兴,许海喃喃自语地说:“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考上了211,我的心愿也算了了。”

“不,在我心中,是我们俩都考上了。许海,你等着我,等我毕业了就嫁给你。”

许海笑了,“会吗?你不会跑了吧?”

白佳蕊拉起许海的手,用右手小指勾住了他的右手小指:“不会,永远也不会。我的心永远在你身上。”

许海闻听开心地笑了:“好,我等你。”

很快就要开学了。开学那天许海过来送她。白佳蕊依依不舍地和他分别,然后转身坐进了汽车。许海在车子下看着她,白佳蕊打开车窗和他挥手告别。

看着汽车绝尘而去,许海心中怅然若失。此一别,就是半年,半年之中白佳蕊会发生什么变化呢?许海叹了口气,心情郁闷地往回走去。

                07

初入大学的白佳蕊对周围的一切都很新奇。新的校园,新的同学,新的老师,她一下子还适应不过来。然而许海的电话却过来了,他关心地问她学校好吗?同学们相处的怎么样?她还适应吗?

白佳蕊笑着回电话,连声地说好好好。她知道,距离又加重了许海的心思,她必须得给他吃定心丸。因为她知道,许海是深爱她的,而许海的病也是因为她得的。如果不是因为她,许海去年就应该考到理想中的大学了。

每次想到许海现在的样子,白佳蕊心中都痛得不能呼吸。曾经的高材生,变成了如今多疑、妄想的精神分裂症患者,这让她情何以堪?又让许海的父母情何以堪?

所以在白佳蕊心中,她始终把许海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她心中暗暗决定着,等自己大学毕业后就嫁给他,一心一意地照顾他、温暖他。她相信,许海一定会恢复如初的。

白佳蕊每天都发信息询问他的情况,包括他服药的情况。听着许海的病倩越来越轻,药量越来越少,白佳蕊心中充满了希望。

牵挂思念中,盼望已久的寒假珊珊来临。白佳蕊收拾好行装坐上了返程的火车。火车转汽车,白佳蕊一路劳顿。但她心中丝毫不以为意,却因为马上要见到许海而兴奋不已。

终于回来了!白佳蕊第二天就来到了许海家中。许海又瘦了些,但是刚理的短发衬着白白净净的脸显得很精神。

在许海卧室里,两个人激动地相拥在一起。许海抚摸着白佳蕊柔顺的发丝缓慢而低沉地说:“知道吗?你走了以后我天天想你,有时候想的晚上睡不着。我在想,你在干嘛呢?有没有想我呢?也不知道你是胖了还是瘦了?你过得开心吗?”

“我也在想你,在想你有没有按时吃药,在想你有没有好好睡觉。想起你的时候我很开心,盼望着能早一点见到你。”

“是吗?”许海扶着白佳蕊的肩膀说:“让我好好看看你,看看这半年有什么变化。”

“哪有什么变化,我还是原来的我。”

“不,你更漂亮了,也更有气质了。”许海的眼中慢慢地浮上了一层雾气:“只是我越来越够不到你了。”

白佳蕊的心猛地一沉,她再次清晰地感觉到了许海的不甘和自卑。轻轻地笑一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不会,我就像是一只风筝。不管我飞得多远,飞得多高,最后都会回到你身边。因为绑着风筝的线,就攥在你手里。”

许海闻言也笑了,两个人头抵着头坐在一起,互相拨弄着手指说着悄悄话。

                08

相聚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晃年假就过去了。白佳蕊和许海依依惜别,再次踏上了返回学校的路程。

这次年假相聚,白佳蕊的心里轻松了不少。因为她看到许海的病情已经明显减轻,再继续治疗一段时间会彻底痊愈的。以他的能力,复读后完全可以考一所不错的大学,那两个人不就迎来了属于他们的春天了吗?

白佳蕊返回了学校,学习之余总会给许海打电话、发信息。她想用自己这颗火热的心来温暖他,也想用真挚的爱来救治他。白佳蕊的心中充满了希望,觉得她和许海的未来一片光明。

春天来了,桃花开了。校园的甬路两旁种植了很多桃树,一朵朵的桃花密密麻麻地盛开着。从远处看过去,就恰似一团团粉红色的云雾。

白佳蕊立在桃树旁欣赏着桃花,满心满眼里都是欢喜。看着满树的桃花,白佳蕊情不自禁地凑上去闻了闻。一娶时,只觉得一股淡淡的花香萦萦绕绕地扑入了心底。

白佳蕊的心飞扬了起来,一股春天新生的力量激荡着她的心扉。她感觉到了青春萌动的活力,以及创造新生活的动力。

白佳蕊望向家乡的方向,桃花开了,家乡的桃花也开了吗?

是的,家乡的桃花也开了。此时的许海也正站在桃花树下,只是他的心情和白佳蕊截然不同。

看着一树盛开的桃花,许海心中充满了酸涩的味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桃花还是一样的桃花,而他不再是以往的许海,白佳蕊也不再是往昔的白佳蕊了。

年假回来,白佳蕊更漂亮了,也更迷人了。美丽大方依然没变,而且多了几分成熟,多了几分清新脱俗的气质。许海知道,他,再也赶不上白佳蕊了。

但是他不甘心,真地不甘心!他忘不了白佳蕊甜美的笑容,忘不了白佳蕊俏丽的身影,更忘不了两个人在一起的甜甜蜜蜜。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又能怎么办?

他不敢想像,白佳蕊的身边是不是有追求者。有美女有斯,试问哪一个帅哥不想追求?许海抱住了头,努力想把这些念头赶走。可是越想赶越赶不走,相反地在脑子里翻来覆去地折腾。

                09

晚上,父母都睡下了,许海静悄悄地坐在了桃花树下。看着月光下的桃花,似乎蒙了一层雾,又似乎披了一层纱,朦朦胧胧地有着别样的一种美。可是他的心里面,却是悲伤忧郁到了极点。思虑再三,许海取出手机,给白佳蕊写下了一段又一段的心里话。

“佳蕊,你睡了吗?现在给你发信息我知道你收不到,因为你晚上总是关机。可是我等不及了,我必须要把心里话说出来。”

“佳蕊,春天来了,一年里最美的季节到了。我想你脸上必是带着最美的颜色,而我却无缘看到。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佳蕊,你可曾还记得去年在我家中赏桃花的情景?可旧时画面仍存,心上人儿已是远行。”

“佳蕊,我无意牵绊住你,奈何一颗心儿总是牵挂着你。远方的你快乐吗?”

“我,却是不快乐的。没有你的日子,是枯燥的、干涩的。可我只怕这样的日子会无休无止地延伸下去。我怕,我真得很怕!这样的日子蚀骨铭心,活活地能疼死人。”

“佳蕊,家里的桃花开了,此刻的我正坐在桃花树下给你发信息。桃花花瓣开得极其淡雅干净,我真想随了这桃花花瓣随风而去。就算是离开了人世间,也强过我每天在这样的痛苦中挣扎难过。”

“佳蕊,风吹过来了,桃花花瓣飘落下来了。好美啊,就让风再大一些吧,来一场粉红的桃花雨吧。我愿淹没在这雨中,让粉红的桃花覆盖我的身体。”

“佳蕊,别了。我长眠在了桃花雨中。希望你将来过得好,也希望你能在赏桃花的时候想到我。”

……

第二天一早,白佳蕊从睡梦中醒来,习惯性地伸出胳膊取过了手机。刚一开机,连接的信息铃声接踵而至。打开微信,许海发过来的信息一条条地映入了眼帘。

白佳蕊一条条地读着,瞬间她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她发疯地拨打着许海的电话,可电话拔通了,只是一直无人接听。

白佳蕊请了假,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到许海的家中。可是,等待她的却是许海冰冷的尸体!

原来,就在那天夜里,就在桃花树下,许海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自杀了。等到父母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停止了呼吸。只有随风飘落的花瓣落下来,覆盖在了他含着笑的脸上……

那一刻,白佳蕊呆了、傻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许海会走上自杀这条路。一场桃花雨竟然断送了他鲜活的生命。

白佳蕊看着许海苍白的脸,那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甚至他的脸上还含着笑。只是他走了,再也不会陪着自己了!

白佳蕊捂住了胸口慢慢蹲下来,眼泪汹涌而至滚落双腮。她的心好痛!那是一种生离死别的痛,更是一种割心剜肺的痛。

整个丧礼过程中,白佳蕊浑浑噩噩地,全然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许海的离世,把她的精神世界撕裂地支离破碎。

站在许海的墓前,白佳蕊的心里一遍遍地呐喊着:许海,你就这样走了吗?我不知道你经历了怎样痛苦的抉择,可我知道你带给我的痛苦却在蚕噬着我的心。

但是,我知道你是希望我快乐的,所以不管怎样痛,我都会坚强的活下去。带着你的梦想,也带着你的寄托,勇敢地继续走下去。

许海,天堂里没有病痛。愿你过得快乐,过得开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 一件淡绿色的职业套装,配上她紧致凹凸的曲线别有一番韵味。颜色淡雅显得气色特别红润,闲神润唇明眸集一身,顾盼生...
    石榴裙子阅读 199评论 5 9
  • 当这文字映入眼帘 对不起 从此你失去了权限 再也无法领略倾心的眷恋 曾经把爱寄托诗篇 却没奢求真实的缠绵 这一刻我...
    澜蝶阅读 21评论 0 1
  • 晨曦里的风不动声色 三月的天空有一点云, 蓝白黄红的花开得很热烈。 草儿们沙沙摇曳, 轻声低语。 一只小鸟落在我肩...
    奂村阅读 140评论 4 6
  • 几乎所有商业的发展,其实都是双核驱动的。对产品端来说是流量,对生产端来说就是供应链。A 类企业更偏流量,B 类企业...
    话捞阅读 2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