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涩的暗恋

小美仔细地听着语文老师宣读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当读到:“……上学路上,我们总会不期而遇,有时她远远地走在我的前面,有时我远远地走在她的前面,……”,她的小心脏像被电击了一般,猛烈地跳着。

  “他是在写我!他是在写我!……”她听不到老师后面在读什么,她的心里只重复着一句话。

  “不,他不是在写我。”当老师宣读作文的声音再次进入小美的耳朵,她听到了作文的后半部分。 “他是在写那个新转来的漂亮女孩!”她失落极了。

今天的作文课,老师宣读了一篇优秀作文,是小美暗恋的那个男生写的。

那个男生和小美是小学同班同学,初一也在同一个班。小学六年里,她和他不曾多说过几句话,但她从心里喜欢他。他个子中等,方形脸,一字眉,眼睛不大不小,透着几分沉稳。平时话语不多,很少与女孩子交谈,是个“孤冷高傲”的小帅男。学习成绩特别突出,走路有一个特点,两步并做一步走,步伐较大,同学们背后都传,说他会武功。

她们同住一个村,她住村北,他住村南,南北上下隔着一条柏油马路。她们每天都要沿着这条柏油马路去学校。学校距离村子有二里路,一段是45度的上坡路,坡很长很陡,一段是平路,只有一小截。马路两旁栽种着整齐高大的杨树,树冠高大茂密,盛夏季节,遮天蔽日,在马路上空形成一个天然的绿帐蓬,带给路人一份清凉惬意。

上学路上,小美总会遇见他,农村孩子保守,男女生说话的很少,遇见了也不曾打招呼。有时,他走在前面,她默默地走在他的后面,等他过马路,一转身,他会瞥见她。有时,她走在前面,他默默地走在她的后面,等她过马路转身时,她也会瞥见他。一年里,不知有多少个转身相遇,小美不知不觉中暗恋上了他。

十三岁的小美,不懂什么是暗恋。只觉得,在小小的教室里,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偷偷地进入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心里。小美不敢正视他,不敢同他讲话,更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她喜欢他。

喜欢某个异性,在乡下的中学,在同学之间会被耻笑,会被恶搞的。小美可不愿被别人当作笑柄,那份爱被她小心地掩藏在心里。初二分班时,小美和他没有分在同一个班,他逐渐淡出了她的视野。上学路上,他骑上了自己车,她胆小,害怕从那个又长又陡的坡上摔下来,仍然步行,以后她们再也没有不期而遇。

二十岁的小美考入了一所高等艺术院校,大都市的五光十色让她应接不暇,象牙塔的圣洁和伟岸编织着理想的翅膀,连同爱的情愫一起来到。

大学的第一个学期,一次假日班级欢庆中,一个男孩弹着吉它,唱着崔健的摇滚乐“花房姑娘”深深地吸引了他。在后来的对唱环节中,她们配合得极为默契。他是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浓眉大眼,体格健壮,为人豪爽,浑身上下透露着特有的艺术气质。

从那次活动后,小美就喜欢上了他。在不经意间,她总喜欢将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她的脑海总会浮现他的身影。她小心翼翼地喜欢着他,将他悄悄地藏在心里。她知道,求学的日子里不该有早恋。她不知道,他是否也喜欢自己,只是觉得他也在漠漠地注视着自己。

艺术系第一次外出写生的时间到了,她们怀着激动、喜悦的心情走进大自然,描画着一幅幅美丽的风景。

男女生有意或无意的热情关怀在这时会恣意蔓延。小美是个内向的女孩,文静而秀美,身上散发着特有的书香气息。她不想主动接近他,所有的小组活动中,她有意躲避他,明明心里在意,却故作毫不在乎。他似乎也知晓、明白她的躲避。以后的曰子,她们谁也没有故意接近对方,最终,她们之间的那段朦胧的爱意在毕业季烟消云散。小美庆幸,她们彼此完好无损的保留着一份真挚的同学情。

现在的小美,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有一个贴心的老公疼爱他。在她美丽的青葱岁月里,羞涩的懵懂之爱,尤如天上的星星,陪伴她一路成长。

爱成熟的季节,小美遇见了自己的真爱,现在的老公。对于爱情,她不奢望甜言蜜语,海枯石烂,只求心心相印,平平淡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