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集

96
觉海贝影 Excellent
3.5 2019.03.20 06:59* 字数 1872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说赶集,大城市的人肯定撇嘴。逛超市多好呀!不买东西也愿意,夏天有空调,冬天供暖气。不像集上,乱糟糟的,到处是人,垃圾遍地。小贩吵哄哄,小吃脏兮兮!

第一次带着媳妇回老家过年,赶了一回集。腊月二十八,那是我们的大集,也是年前最后一个集。

离开家十来年了,到了县城,才发现根本找不到北——变化太大了!原先那么高大上的电影院,曾经是县里的标志性建筑呀!怎么和公司的一个报告厅差不离?西门的坡不见了,西关去了哪里?

集上的东西确实不少,就是少了买的动力。各式各样的糕点和麻花,还是那么诱人,就是不敢吃。东西都露在外边——那是一种怎样的风尘仆仆呀!

买个包子吃吧。大爷热情得很,放下正数着的钱就去笼里拿包子!我就纳了闷了,不怕烫呀?媳妇赶紧叫停,还是自己动手吧!哈哈!引来大爷一脸的嫌弃。

说到赶集,我在家的时候,可没少赶。30多年前,俺家是做粉条的!

一般是周五、周六晚上做粉条。周六、周日白天我和母亲负责晒,平时三哥负责去集上卖。我平时住校,周五下午一放学就赶紧往家跑,回到家耽误不了下粉。

高中期间,几乎每个周末都得赶回家做粉条。如果我不回家,就空缺一个岗——这技术活,那不是随便叫个邻居就能帮上忙的!再说,家里也确实没有能力雇人了。

我们家和学校就隔着一座山(叫黄山,我们学校就叫黄山中学),山不太高,那时候有一条羊肠小道,翻过山,再走几公里土路就到我们村了。

拿本书,两个来小时回到家,书基本上可以背一遍。星期天下午,和母亲收完粉条,再背着干粮和咸菜回学校。

有时候,周末碰上好卖货的集,三哥就让我陪他一起去赶集。当然,我的任务肯定不是售货了——不管咋说也是文化人,怎么能做小商小贩的事呢?我只负责帮着运货。

一个登三轮车,一个骑自行车在前面拖。这样可以比三哥一个人骑自行车多拉两三倍的货呢!登三轮车可不能小瞧,这不仅是个力气活,更是个技术活,不是谁说骑就骑得了的哦!不会骑,三轮车就在原地转圈。

拉货当然也是有好处的啦!三哥得管两顿饭——煎包、馄饨、油条随便吃!

赶集,去的时候不怕,最多是累点。累点就累点,到了集上吃完包子或者馄饨、油条就没事了。怕的是粉条卖不出去往回拉!

别说,还真有那么一回,让我至今记忆犹新。没记错的话,那天赶的是孙镇集。从家里到集上怎么也有20多公里吧!天不亮出发,到集上也就7点多。

孙镇我去过好多次了,那里的油条是圆的,硬硬的,中间是个洞,不怎么好吃。馄饨也不太行,没有长山集桥头那家好吃。那天中午吃的啥记不太清楚了,估计是煎包吧!

那段时间,粉条的卖相不太好,太便宜了又不想卖。结果,快下集了也没卖掉多少。等集上实在没人了,才和三哥拉着一车粉条往家赶。从集上走的时候就不早了,现在想想,走之前三哥肯定没管饭,又累又饿!

快进县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迎上了来接我们的大哥——是爹娘不放心,让大哥沿路找来的。那时候没有手机,不知道爹和娘在家里得担心成什么样子呢!

今天,集市依然是庄户人家物资的集散地。爹直到去世前,还在赶集卖桃、卖香椿芽什么的。

虽说,乡镇之间隔的并不太远,毕竟水土是有差别的,每个村都有各自特色的物资。在自己家门口卖,竞争者多,价格肯定上不去。但凡勤快一点的,还是会选择赶大集。

赶集卖东西,确实不是件平常事。辛苦不说,还得能说会道,特别要会来事。比如占摊位,人缘不好肯定是占不到好摊位的!摊位不好,是很难把东西早早卖出去的,就算能卖出去价格也低。

三哥这方面就老厉害了!和他赶了那么多集,不光人家老乡给他把家门口最好的位置留着,到家里喝水、上茅房就和在自己家一样一样的。想一想,那时候三哥还不到二十岁呢!

以前赶集,是真的为了买东西。油盐酱醋,花椒八角,都得到集上买。鸡鸭鱼肉买的很少,不是不馋是买不起呀!买肉也是买肥一点的,肥肉可以炼油啊!油渣再拿来炖菜。

现在,县城里大型超市已经有好几个了,里头啥都有。但是,平时赶集的人依然还是那么多!

前段时间回了趟家,到城里买东西,凑巧是集。到集上转了转,依然还是那么热闹!卫生情况也已大大改善,好多商家已给糕点和麻花罩了罩子。不过,很多散装饼干什么的,还是就那样摆着卖。

仔细想想,一点灰尘倒也真的没啥。总比三鹿奶粉、苏丹红鸭蛋、毒大米和毒姜要好吧。用俺娘的话讲:庄户人家就是离不开土,更离不开地,那可是咱庄户人家的命根子!

有时候,我就在想,或许赶集就是一种习惯吧。像朋友圈,逛惯了,总觉得每天不去看看和少了点啥似的。就像俺爹,没啥东西要买,知道是集也会去转转。从集上回来,不管咋说总得带点好吃的吧!

赶集,也算是一种情怀吧!那里有父辈们的足迹!那里有儿时的记忆!那里有青春的汗水!那里更有老百姓的生计!

随笔杂文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