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幸福

本图原创

看了很多文章,里面很多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开始绝望,觉得穷极一生也不过如此罢了。

拥挤的大街,看着人来人往,车辆穿梭,你说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不是我们看上去的那个光鲜的样子。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带了面具,笑颜旁观着旁边形形色色的陌生人。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松子说:“谁都觉得自己的未来闪闪发光,不是吗?但是一旦长大,没有一件事会遂了自己的心愿。”

【1】

我开着破旧的二手车游荡在这个城市里,一圈、两圈、三圈、迷途不知返。当你越发熟悉你所认知的世界的时候,真相总是赤裸的让人不忍直视,比如3个小时候前蒋筠说:“烟然,我们分手吧。”他说的太突兀,以至于我不知道做什么表情来接他的话好,旁边刚好上餐帅气的服务员,无比尴尬的将我们点的东西放在我们彼此的面前,想来这一幕刚好被他听到。

我端起面前的奶茶,大口的啜饮起来,那句为什么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我抬起头平静的说:“好。”

他眼睛深邃的望着我,我只看了他一眼,即刻塌下眼眸来,我害怕看到他的眼神会我变得嚣张跋扈,我也害怕在看他一眼我就会求他不要离开我,我的自尊不允许我这样做。

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有征兆的,越来越多的争吵,越来越少的见面,越来越多的忙碌。

他还没有喝完面前的咖啡,接了电话,就离开了,离开前说:“烟然,以后我们还是朋友,有事情还可以过来找我。”

我没有抬头的说:“好。”

在蒋筠走后,我没有继续喝奶茶,我转头看到玻璃墙里倒映出来我那张眼泪婆娑的脸,刚才那个帅气的服务员,贴心的又送来纸巾,我仰起头打算跟他道谢,他说:“有没有人跟你讲过,你哭起来的时候眼睛很美。”好在我的年龄够大,遇事够多,除了面对蒋筠外,我都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我没有暴怒,只是满含还未消散的眼泪说了声:“谢谢。”

我踩着油门,从窗口进来的风,将我的头发吹的凌乱不堪,也风干了我的眼泪。我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这句诗,来勉强的安慰爱而不得被抛弃的自己。

车里循环播放着,逃跑计划的《夜空中最亮的星》,我也大声的跟着合唱了起来。

【2】

我高强度的连续加了二个月的班,以为有些事情会在麻木不仁的工作里销声匿迹。可是记忆总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很多个午夜梦回,以为忘记的事,忘记的人,幡然醒悟,我便久久不能入睡。每当这个时候我清醒的不能在清醒,明白的不能在明白,其实我是知道的,这就是所谓的物是人非。

我没有再去过那家餐厅,却再次遇到了那个帅气的服务生。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参加朋友的婚礼。他穿着白色衬衫走过来,跟我打招呼。我大脑迅速的旋转着,想找出来在哪里跟他见过。

他笑起来牙齿洁白,无上阳光的样子。他说:“有没有人跟你讲过,你哭起来的时候眼睛很美。”

回忆在这一刻定格,心酸的往事浮上心头。

我苦笑:“没有想过,居然可以再次遇到。”

他的笑容爽朗而又洁净:“我想这大概就是缘分吧。”他说的漫不经心,我也一笑而过。

既然是我的朋友的婚礼,想必也是蒋筠也会来,我们在一起3年,各自的朋友也都成了彼此的朋友。果不其然我看到他牵着一个女孩子的手走了过来。

他徐徐的说:“烟然,好久不见。”

他身边依着的是个乖张的女孩子,画着适可而止的淡妆,长长的头发服贴的披在肩上,而且她有双会笑的眼睛,她美好的我着实讨厌不起来,我败得溃不成军。

在我没有答话之前,这个帅气的服务生一把拦住我的肩膀,替我回答到:“的确好久不见。”

蒋筠的面孔依旧温文尔雅,我却知道他想必跟我先前一样思考这个人到底是谁,不过管他呢?

不等我答话,帅气的服务生拉着我的手转身离去。

我用余光注视着蒋筠的一举一动,他跟那个女孩子走在一起郎才女貌,那女孩子温柔美丽而又大方,我回想起来我跟他在一起的种种,我歇斯底里、我小肚鸡肠。

很多次争吵后,他都会说:“烟然,我好累,我们能不能好好的。”我们不能好好的,我猜疑、暴躁,明明正常的人变得疯疯癫癫。

我最正常的时候,大概也就是分手那天,我平静的就像一潭深深的湖水,他说分手我说好。

我抢到了朋友扔的捧花,我开心的喝了很多酒,然后跟那个服务生在人群中欢快的起舞,我好像看到蒋筠冷淡而又深邃的目光。

后来我就不省人事了。

【3】

清晨睁开眼是个陌生的地方,我突兀的又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这是一场梦,我再次睁开眼睛才发现这不是一场幻觉,我匆忙的起身,身上还穿着昨日的衣服。

我走出房间扑面而来的香味,让人心旷神怡,我靠着厨房的门框,看着厨房忙碌的昨日相遇的服务员,忽然有了种宿命的味道。

他转过身看到我,露出好看的笑容:“你醒了?”

我坐在他的餐桌前,面前摆着他做的早餐。“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周慕尧。”

“我叫程烟然,谢谢你昨日收留我。”

“那是我的荣幸。”

他熬的皮蛋瘦肉粥很好喝,“其实我的梦想是做个厨师。”

“奈何你做了金融这行。”

他略显惊讶,:“你如何得知。”

“你的房间一大半的书籍是关于金融的。还有一个服务生那里住的了这样的好房子。”我环顾了他的房子略微酸溜溜的讲到。

他哈哈大笑。

他执意送我上班,在我下车之前,他说:“你真的不用感谢我昨日收留你之恩,如果真的想感谢我,那就明晚请我吃饭,我刚好有空。”

这是个风趣幽默的男生,在一起你永远不会担心没有话题,更多的时候你可以安静的只听他讲,我们也开始熟识起来,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去做义工。

他还带我去游乐场,我一把年纪和一帮小朋友们坐在旋转木马上,他则在一边帮我拍照,这感觉忽然想让人热泪盈眶。

有天他忽然问我:“你想不想去蹦极?”蒋筠以前是不会允许我做这种危险的事情的。

但是我忽然想去试试。

我跟周慕尧倒头从蹦极台上跳下去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我们大声尖叫着,彼此紧紧的拥抱着,2颗陌生的心脏隔着彼此的胸膛狂跳不安,我忽然有种跟他同生共死的感觉,《搜索》里面说:如果你想让一个人爱上你,那么你就跟他一起去蹦极。

回去的路上,在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周慕尧转头吻了我,我很久未被撼动过的心脏,传来咚咚咚的声音。

你说我这是又遇到爱情了吗?

【4】

我不是故意要看他的手机的,只是听到声音心血来潮的撇了一眼。然后我就瞥见了那条信息:周慕尧game over 了,我跟蒋筠确定下个月订婚,你可以离开其她了。

我头皮发麻的看着厨房忙碌的他恍如隔世,我只觉得冥冥之中上苍那只大手,早已翻云覆雨,反抗没有,挣扎没用,你步步为营,终逃不过宿命的安排。

有些人天生就是演员而我不是。他问我汤好不好喝,我的眼泪落了下来,滴在汤里,桌子上的手机成了定时炸弹。

他的手越过桌面想要擦掉我的眼泪,惊慌的问我怎么回事。然后打趣的说是不是汤太好喝了,好喝的你都哭了,我的脸躲开了他的手。

“为什么?”

他一愣。

我放下汤匙站了起来,“为什么要欺骗我。”

他帅气的脸上抹上了异色。

大颗大颗的眼泪滚出我的眼眶,每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心口就会绞痛。我以为经历了蒋筠我早就可以平静的面对这一切,想来我高估了我自己。

他走了过来想要拥抱我,我退后一步。

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开始从餐厅接近我就是蓄谋已久吗?”

“我朋友喜欢蒋筠,想让我帮忙,她怕你又回去找蒋筠”他失落的说。

“婚礼上根本也不是巧遇。”

“对的。”他的脸色悲戚起来。

我笑的很凄惨。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童话,我一直幻想寻觅着自己的白马王子,可是我忘记了,我自己根本不是公主。

我转身离去的时候,他跑过来拉着我的手。他说:“烟然,我承认一开始我骗你是真的,可是我后来喜欢你也是真的。”

我回过头,一字一句的说:“不用在演了。”他松开了我的手,眼睛红了起来。

我开始对周慕尧避而不见,不回他的信息也不接他电话,我想我已经原谅他了,可是却没有办法在跟他在一起,因为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他让我相信这个世界还有美好的东西,可是也是他亲手摧毁了这一切。

【5】

我在公司门口看到蒋筠,他斜靠在他的车上,手指夹着一只香烟,眼睛望着远方,风吹乱了他眼前细碎的刘海,我走了过去,他看到我的时候站直了身体,念灭了烟头,他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烟然,你瘦了。”

“有什么事情吗?”在他未回答我问题之前,我看到街对面的的周慕尧,他拿着一束捧花,遥望过来,我向前一步拥抱了蒋筠,我的举动明显在蒋筠的意料之外,他突兀的站在那里,许久他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我看着街对面的周慕尧拿着花束失落的低头转身离去,经过垃圾桶的时候,将那花束丢了下去,他消失在我的视野的时候,我忽然泪流满面,我的眼泪打湿了蒋筠的衣衫,周围弥漫着还未消散的烟草味。我自己也想不清楚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我这么做了。

我推开蒋筠转身离去,我已经不想知道他过来找我所谓何事,他追过来从背后一把抱住我,他的下巴磕在我的肩上,他在我耳边说:“烟然,在给我一次机会可以吗?”

在我18岁的时候,我问我妈妈每个人都必须要结婚吗?她说:“是的,只有你结婚了,人生才会圆满。”


我不知道那天究竟蒋筠过来找我是要告诉我他要订婚的事情,还是因为我的那个拥抱让他想起来了我们的过往,所以想和我重新在一起,我好累,前所未有的疲惫,所以我答应了他。

我搬去了他的住所,我收敛了我的脾气,他也变得温和起来,在我结婚的前一晚,我在蒋筠的怀抱里做了一个梦,梦到在150米的蹦极台上,我和周慕尧拥抱着一跃而下,我们大笑着、尖叫着。

什么?你问我喜欢谁?蒋筠还是周慕尧?这是个秘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暮光(慕光)与晨曦(橙晞),本该是永无交集,却命定的相遇,他们的爱,像花田里随风吹散的花香,细细柔柔,不浓烈呛鼻,...
    林莜儿阅读 485评论 0 0
  • 关键词:凌晨 酒吧 火车站 -1- 1997年的那个春节,家乡大雪纷飞,我家里也像个冰窟。 “我怎么嫁给了你这个窝...
    写意人阅读 1,256评论 124 76
  • «壹» 他叫阿来。但是他更喜欢别人叫他艺术家。 是的,他是一个艺术家。不过和他熟悉的朋友,都称呼他,“伪艺术家”。...
    花开的落寞阅读 66评论 0 11
  • 我是木子,我喜欢坐摩天轮,传说它是为了爱跨越天空而存在的,在摩天轮里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相信这个美丽的传说,我...
    紫冰薰阅读 140评论 0 1
  • 记得第一次接触这些字眼的时候,是看吴建豪和安以轩主演的电视剧《下一站,幸福》。剧情主要讲述:女主角慕橙天性善良透明...
    雅诗梦薇阅读 5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