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许多人忽略的一个红楼女子

红楼梦中有钗无数,其行止见识皆不一般,后人阅之,赞黛玉有咏絮之才,宝钗有停机之德;元迎探惜为原应叹息,个个值得惋惜;王熙凤一双丹凤眼叫人爱不得,恨不得;秦可卿之谜总想让人一探究竟;袭人温柔和顺,晴雯风流灵巧。可是在红楼梦里,还有一个女子也应当被人记住,她出身不高、才华不高、容貌一般、甘为绿叶,再加上结局不算悲惨,以致被无数人忽略,若问她是谁,我想可以用一首诗来作形容: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她在“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的凤姐要求下作贾琏的通房丫头,而且做了这么多年还安然无恙实属不易,且看红楼梦中和贾琏有关系的女子都有怎样的下场,第六十五回中贾琏的心腹小厮兴儿说:“我们家的规矩,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服伺的。二爷原有两个,谁知他来了没半年,都寻出不是来,都打发出去了。更为著名的还数凤姐借刀杀人,尤二姐最终吞生金自逝,在这样的主子之下还和主子的丈夫在一起,正是可谓立根原在破岩中


此外,众所周知,她之所以能在不易的破岩之中生存,最关键的是王熙凤对她百分之百信任,当然这份信任的前提是她对王熙凤绝对忠诚,首先信任的首要条件是她是作为陪嫁丫鬟跟随王熙凤来到贾府的,当然这只是王熙凤对她信任的第一要素,最重要的还是她的表现处处向着王熙凤,虽然王熙凤嫁到贾家之前她的表现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在嫁到贾家之后她显然是尽全力维护王熙凤的,最明显的是贾琏那次背着王熙凤将尤二姐收入二房,她得知后立即报告给了王熙凤。还有第五十六回中王熙凤生病,李纨、探春、宝钗掌家,她帮忙协理,凡是探春想到的,她便有一套话应答,“我们奶奶虽有此心,也未必好出口……”,即使是在续写的后四十回中,她对王熙凤也是从一而终的,在王熙凤死后也是她拿出自己的私人财产帮贾琏一起料理后事,此可谓咬定青山不放松


她从小无父无母,先是在王家做丫头,然后跟着王熙凤到贾家,再做了贾琏的通房丫头以及协助王熙凤管理贾家,她的命运不能由自己掌握,可是面对每一次命运的改变她都能应付自如,面对贾琏的奸淫,“贾琏见他娇俏动情,便搂着求欢,被平儿夺手跑了”,可见她是尽可能躲着他的,尤其是在王熙凤在家的时候,只有这样才能减少妒意。可是之所以敢躲、敢跑,又是因为她捏着贾琏的把柄,所以她想躲的时候就能躲,想跑的时候能顺利跑。作为王熙凤的心腹以及协理贾府的副总管之一,她也能应付自如,来旺媳妇来送利钱银子,这事本是贾琏不知道的,恰巧王熙凤和贾琏在里间说话,听见外间有人便问是谁,她便撒谎回说:“姨太太打发了香菱妹子来问我一句话,我已经说了,打发他回去了”。如果说这件事还不算什么的话再比如当李纨、探春、宝钗管理贾府时,探春道:“我早起一肚子气,听他来了,忽然想起他主子来,素日当家使出来的好撒野的人,我见了他便生气。谁知他来了,避猫鼠儿似的站了半日,怪可怜的。接着又说了那么些话,不说他主子待我好,倒说‘不枉姑娘待我们素日的情谊了’这一句,不但没了气,我倒愧了……”,从探春的口中便可知其口才与行事敏慧。可是贾府这个人多口杂的地方,时时会横生枝节,叫人措手不及,那次凤姐生日,贾琏在家中与鲍二家媳妇偷情,偏又被凤姐发现,还听得那妇人道:“他(王熙凤)死了,你倒是把平儿扶正了,只怕还好些”……凤姐听了便疑平儿素日背地里自然也有愤怨语了,那酒越发涌了上来,也并不忖度,回身便把她先打了两下……打的她有冤无处诉,只气得干哭,骂道:“你们做这些没脸的事,好好的又拉上我做什么”说着也把鲍二家的撕打起来,面对突发事件,首先当然不能承认自己没有做的事,没有说的话,后来经过别人的劝解之后冷静下来,再后来贾母命凤姐安慰她,她却赶忙上来给凤姐磕头,“奶奶的千秋,我惹了奶奶生气,是我该死。”,毕竟凤姐是主子,首先在众人面前给足凤姐面子,“我服侍了奶奶这么几年,也没弹我一指甲。就是昨儿打我,我也不怨奶奶,都是那淫妇治的,怨不得奶奶生气”,这一句话给,给王熙凤打人找了理由,挽回一些面子,另外最关键的是为她和王熙凤重立共同的敌人,消除彼此的隔阂,给予彼此恢复亲密关系找了合情合理的台阶,最后说的凤姐倍感愧疚,两人又和好如初,而她在王熙凤那里的心腹地位不减反增。以上种种可谓是千磨万击还坚劲。除此之外,她一直坚持善良的态度,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方式,在尤二姐死后是她拿出两百两碎银子好让贾琏料理后事,在茯苓霜和玫瑰露事件中也是经过她对王熙凤的劝说使贾府的丫头们避免了一场灾难,最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作为贾琏的通房丫头,她是保持俏也不争春,一任群芳妒的态度,在众钗之中她应该不算姿色极佳,可是也绝对处于中上,宝玉赞她“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贾琏对她也总起淫动之心。可是她对贾琏尽可能回避颠鸾倒凤之事,也从不在贾琏面前挑拨他和王熙凤,在凤姐、尤二姐、秋桐全在贾琏身旁明里暗里互相较量之时,她却像个局外之人一般,她所作的只是作为一个局外人尽自己所能安慰势力最弱的尤二姐,正是任尔东西南北风。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她是平儿,夹在贾琏和王熙凤两人之间,凭自己的智慧游刃有余;她是平儿,平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平儿无论姿色、学识、思想都不是红楼梦中最为可道之人,在那个封建时代,在红楼梦中,她绝不是上上之人,嫁的男人也不是很优秀,不是我们对小说人物期待的那样郎才女貌,何况她本不是主角,她应该在《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中,可是原文也仅仅提到了晴雯、袭人、香菱。她的命运完全不在自己手中,她没有所谓的个性,有的只是不忘初心,不改对王熙凤的忠诚,在贾府中不借王熙凤的信任而恣意妄为,反却是借此行善,在贾琏心中的地位步步上升,当然有人说这是她有意为之,可是她对每一个人尽可能的善良让我有理由不去相信这样的诽谤。最后终于在这红尘之中,在贾府之中她挣得一片出路,并不能算太好,可是于她而言足矣!

我想即使作者本人也不会反对后四十回中平儿的结局。身为红尘之中人,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坚持自己的坚持,不软弱的叫人欺,不强硬的欺侮人,安分守己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得空时行乐,不得空时也不贪念,最终获得自己的一片天地,人生如此,也会快乐平顺很多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