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哪里有灯光

96
朱家二少朱紫烨
2017.08.28 19:38* 字数 2338

60年的时候闹荒,到处都是死人,有的就地淹没,有的枯草遮面,所以总有瘦骨嶙峋的野狗撕扯着尸体,同时也有人次扯着野狗的腐肉。夕阳西下,红霞染红了西边整片天空,如果忽略到处的枯草黄沙也是一片美景娃娃:娘饿娃娃妈妈:孩儿呀,再坚持一下,我们转过这个山头看看有没有人家,天快黑了娃娃:娘,看那边有灯娃娃妈妈:我们过去看看在山的对面有一户窑洞,能看到微弱的烛光,但四下再也没有一户人,好像这家人就是这样孤零零的冒出来一样

娃娃妈妈:孩儿,快点走几步哈,太阳下山了,等会就看不到路了。

娃娃:好,娘,等会会不会有吃的啊

娃娃妈妈:过去看看吧,就算没有吃的我们也好找个地方休息!今晚我们只能到这里了 ,有没有明天就看造化了

娃娃:娘,你说什么!

娃娃妈妈:娘没说啥 亮灯的窑洞到了

娃娃妈妈:有……有人吗

菊花:谁呀娃娃妈妈:掌柜的,能给口吃的不,孩子两天都没吃了

菊花:有,有,等会哈!

屋内

菊花:当家的外面来了个要饭的,还带着个娃

狗粪:赶紧叫进来阿!家里肉给孩子吃一口

狗娃:兄弟,这要饭的长得挺水灵的,就是太瘦,孩子干不拉几的

狗粪:有比没好。

门口

菊花:大妹子你进来吧!有吃的,你和孩子在坐着歇会呢!

娃娃妈妈:不用了掌柜的,给孩子口吃的就好,我们就离开了

菊花:那你就等会

菊花进门,狗娃出门

狗娃:天下没有白米饭,穷人太阔必有妖,眼前看不透明日不见日

菊花拿着一块肉出来给了娃娃

菊花:呐你们娘俩吃吧,小大兄弟,你能不能整天神叨叨的

娃娃妈妈:谢谢 掌柜

菊花进门娃娃双手拖着肉,刚要吃却被娃娃妈妈一把打掉

娃娃妈妈:快跑快跑,要活你就跑,

娃娃:娘

娃娃娘娘:别说话,快跑

几年以后依然是一片夕阳红透天边,不同的是到处枯草早已绿到天边,路边的残尸体早就被风化,天空慢慢黑了。又是一个没有星,没有月的夜晚经常赶夜路的人总远远看到,在山脚下有一户人家,四周依然么有人家,亮着灯,时暗,时明这天一对中年夫妇路过这座山

男人:婆娘,快点,天黑了,翻过这山,听说有一家人我们两歇一站。

女人:知道了知道了,敢的和投胎一样

男人:你这老娘们说话怎么这么晦气大晚上的女人:怕啥,不就说了一句话,能咋的,干都干了,你还怕啊

男人:你还瞎咧咧!头发长见识短,小心老子抽你啊,别废话,快点走,女人就是女人

女人:……

男人和女人终于走到了亮着灯的人家门口,看着像大户人家,

女人:当家的等会,这看着也是大户人家怎么看门的都没的一个

女人向男人靠了靠说到

女人:不会是那家大户落魄了吧

男人:你还瞎咧咧,女人家家的,懂什么头发女人:我知道头发长见识短,你还能说我什么男人:……,你还咧咧我就打你阿

这时人家大门从里边打开,一阵风吹过

瘸子:你们是赶路的吧!这附近已经没有人家阿!要不要来歇一脚在走吧

男人:这就谢谢掌柜的了,我们正想着看您这有住的么,

院子里,瘸子带着男人和女人穿过走廊

女人:大兄弟阿,你这么大院子就你一个人住么!

瘸子:嫂子哪里话,我只是看门地,夫人和少爷有事在忙,你们一定要记住,等会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可出来,

女人:大兄弟……

男人:你闭嘴,大兄弟让你见笑了,婆姨不懂事,见谅哈,晚上我们保证不出来男人和女人住的厢房

男人:婆娘,我怎么感觉这家人好奇怪,这主人大晚上在忙什么呢!还有,你看到没刚刚那个瘸子好像一直不想我们看到他的脸

女人:当家的,你就乱操心,我们又吃有住就好,管人家主人家事干什么的,第一次住这么好的房子,这么大

男人:……头发长见识短

午夜时分

不知名的声音像孩童:天下没有白米饭,穷人太阔必有妖,眼前看不透明日不见日,

不知名的声音有点有点孩童:为什么要跑阿,好饿啊!

不知名的妇女声:快点,快点,他来了

不知名妇女声:求你了,他还是孩子

迷迷糊糊女人醒了,推推男人

女人:当家的,你听到什么了么!

男人:别神叨叨的女人:我可能做梦了,

女人又睡着了

不知名的声音:你也是女人,你也有孩子,

不知名孩童声:娘,饿。娘,我坚持不住了

女人醒过来,这时男人也醒了

女人:当家的,

男人:嘘!别出声

等了一会门外传来声音

瘸子:少爷今天来了两个

孩童声:哦,两个阿,嘻嘻开荤吧,好久都没吃好的了顺便招待客人,娘你说呢

妇女声:打算怎么吃。好久没吃肉了,娘这就动手

瘸子:夫人

妇女声:在哪里,人在哪里我要吃肉

房内

男人:婆姨,今天我们可能进黑了

女人:汉子这家人难道是……

男人:是的!等会就跑吧,你可就机灵点

这时门开了,正好瘸子在门口,看着男人,女人,声音有点沙哑

瘸子:我不是告诉你们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么

女人:大……大……兄弟!

男人:不出来等死么

孩童声:瘸子,你不是说房里没人吗,你居然不给我吃的

瘸子:少爷,

瘸子叫了一声然后转头对男人和女人说,

瘸子:等会你们记得一直向东跑,什么都别问,听我的就好!

妇女声:想跑!瘸子,你不是这样的,我说最近怎么没鲜味了,要不是今晚我施法让他们自己出来 ,你还真的打算饿着我的娃娃阿!

瘸子:夫人,少爷我是不会让你们动他们两个的

女人声: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他们,那就让他们留下来陪我好了,他们不是也喜欢么

娃娃音:娘,我要让他们陪我玩,我要那个男的做我的驴骑,女的就让他给你骑

女人音:h我娃乖啊

瘸子:快跑,天亮就好了男人和女人像前跑去大门关上,然后娃娃音和女人音一直在后面笑,

这时远处传来野山鸡的声音天亮了天亮了,路过东边的商队压根早没有看到什么房子,只有两座座孤坟,碑文写:吾儿娃娃,爹狗娃立,吾妻梨花之墓,夫狗娃立,坟墓两边躺着两具尸体,死相凄惨,像被野狗撕扯,又像高处掉落,好像两具只有肉没有骨头一摊烂肉。再后来听说书的讲东边的村子里一直流传着一个故事,西边以前有一护富人挨饿的时候,家主广施善缘,可有一天当家的夫人和少爷出门寻找做阴阳先生的当家主人再也没回,然后不久家路就落寞了。西边柳树下常年坐着一个老人,嘴里念叨着一些话,走进细听好像是,快跑,他们吃的是人。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