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自然实验——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

文l朱宝

《枪炮、病菌与钢铁》这本书的作者是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这老兄是个医学教授,他习惯性的用他广博的生物学知识分析并解构了在不同大陆生活的人类对周边动植物驯化的进程,以及由此带来的文化差异。

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

矮大紧高晓松在晓书馆,推荐的第一本书就是这本。在高晓松看来《枪炮、病菌与钢铁》将各类知识融会贯通,用深入浅出的方式向我们展示了环境因素的重要性,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人类社会的进化过程。

在这本书当中,人类是强悍的,也是脆弱的。当人类成为病菌的宿主时,只能任其作为,毫无应对策略。比如: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现在还没解决。但是在技术的支撑下,人类却又能成为世界的主宰,傲视群雄,跟SARS一样,新型冠状病毒终将被解决。

全书有四部分19个章节,共计32万字。整本书是论文结构,通过提出具体疑问,然后引入各种证据分析,最终解决疑问,正因为这样的结构非常易读。

第一部分,这部分回溯了人类的起源,然后通过岛屿环境来验证环境对社会的影响。科学的实验逻辑是普遍的,自然科学追求控制变量,即通过AB测试来验证观点。

但在社会学上,AB测试就比较困难了,但可以选取一些切片,来近似达到控制变量的方式,其中被海洋包围的岛屿环境就非常合适去观察。

本次解读,第二章、历史的自然实验

首先提出两个问题,大家可以带着问题去阅读本章。

问题1、当查塔姆群岛上的莫里奥里人遭遇外来的毛利人,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问题2、波利尼西亚的岛屿之间有什么社会差异?是什么因素造成了社会差异?

这一章的重点是:毛利人和莫里奥里人的历史,构成了一个小规模的自然实验(环境对人类社会的影响程度实验)。

查塔姆群岛位于新西兰以东800公里处,莫里奥里人在这里平静地生活了几个世纪,1835年,900个毛利人带着枪支、棍棒和斧头登陆这片土地,宣布莫里奥里人成为他们的奴隶,并杀掉所有反对者。

当时的情形是,毛利人在人数上以一比二的比例处于劣势,如果莫里奥里人进行有组织的反抗,是有机会打败毛利人的,但莫里奥里人选择和平解决争端,并试图提出分享资源的建议。

毛利人像宰羊似的杀死了数以百计的莫里奥里人,将他们的肉煮了吃,其余的人则沦为奴隶。随后几年里,毛利人继续着肆无忌惮的屠杀。

这场冲突的残酷结果并非难以预见。莫里奥里人族群规模很小,且与世隔绝,他们以狩猎采集为生,只掌握简单的技术和武器,对打仗毫无经验,也缺乏组织和领导。毛利人则不同,他们是来自人口稠密区的农民,经历过长期战争,对先进技术和武器早有涉猎,并在强有力的领导下进行活动。

装备优良的人必然完胜装备低劣的人,莫里奥里人的悲剧正是世界上许多诸如此类的悲剧中的一个。然而令人惊奇的是,毛利人和莫里奥里人在不到1000年前由同一个祖先分化而来,他们都是波利尼西亚人。现代毛利人在公元1000年左右移居新西兰,之后不久,这些毛利人中有人移居查塔姆群岛,成为莫里奥里人。两个群体自此分化。

毛利人和莫里奥里人的历史构成了一个小规模的自然实验,即环境对人类社会的影响程度。这一实验开始于人类定居波利尼西亚之初。

波利尼西亚群岛

在新几内亚与美拉尼西亚以东的太平洋上,散布着数以千计的岛屿,它们的面积、海拔、孤立程度、气候、地质地貌和生物资源都大相径庭。

公元前1200年,它们当中的一些岛屿迎来了第一批登陆者,那是一群从事农业生产、捕鱼、航海的人,来自新几内亚北面的俾斯麦群岛。到公元500年,他们的子孙占据了太平洋中大多数可以生存的小岛,直至公元1000年,最后几个荒岛也有了居民。

现代波利尼西亚人的祖先具有相同的文化、语言、技术和一批已经驯化的动植物。因此,可以说他们的历史构成了一个关于人类适应性的自然实验。在这个实验中,莫里奥里人与毛利人的遭遇又形成了一个更小的实验。

查塔姆群岛和新西兰拥有截然不同的自然地理环境。由于气候寒冷,那些最早移民到查塔姆群岛的毛利人无法继续种植热带作物,只能重新开始狩猎采集。莫里奥里人没有剩余的农作物用来贮藏和分配,因此养不活不事狩猎的手艺人、官员、军队等。

狩猎对工具没有太多要求,他们的技术也停留在原始阶段。这一容纳2000人左右人口的小岛面积狭小,位置偏远,岛上居民为了控制人口甚至阉割男婴,他们缺乏武器和技术,也没有强有力的领导,他们是一群爱好和平的小岛居民。

与之不同的是,在新西兰北部——波利尼西亚最大的岛群,当地毛利人人口激增,超过10万人,良好的农业发展使他们拥有剩余农作物,得以养活专门手艺人、士兵、首领。他们制作各式各样的工具,有的用于战争,有的用于农事,有的用于艺术创作,他们甚至工于建筑,建造了用作举行仪式的精致建筑和数量众多的城堡。

莫里奥里人和毛利人起源于共同的祖先,却沿着不同的方向演化、发展。在彼此隔绝的500年里,他们甚至不知道彼此的存在。我们不难发现,环境在极短的时间里能较大程度影响政治、军事、经济和技术。

关于环境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波利尼西亚可以给我们提供更大范围的参考,那么,不同岛屿上呈现的巨大的社会差异如何解释?

在波利尼西亚群岛中,有至少5种环境因素促成这些差异。它们分别是:岛屿气候、地质类型、海洋资源、面积地形的破碎和隔离程度。而这些因素与岛屿之间的差异相互作用。

波利尼西亚人赖以生存的手段很多:捕鱼、捕鸟、采集野生植物、生产粮食等。鸟类灭绝,加上岛屿间距离较远,家畜不方便运输,波利尼西亚人的日常食物主要是热带农业作物。

查塔姆群岛和新西兰的南部地区气候严寒,早期移民带来的热带作物在这里无法生长,他们不得不放弃几千年来祖先发展起来的农业遗产,再次回到以狩猎采集为生的状态。

在波利尼西亚的众多岛屿上,土壤类型、海拔高度、气候条件等诸多自然地理条件决定了当地人是种植旱地作物、灌溉作物,还是木本作物。

以夏威夷群岛最西端的瓦胡岛、考爱岛为例,这些岛屿陆地面积广大,气候湿润多雨,既有水量充沛的大溪流,又有众多从事建筑工程的劳动力,灌溉农业达到了顶峰。

在波利尼西亚的众多岛屿中,从事集约型农业的岛屿人口密度较大,其中汤加、萨摩亚、社会群岛人口密度达到每平方英里210到250人,夏威夷群岛达到每平方英里300人,而从事狩猎采集的查塔姆群岛每平方英里仅有5人。

在人口密度较大的社会里,出现了经济专业化,汤加群岛、夏威夷群岛扶持专门的世袭手艺人,从事包括独木舟建造、航海、捕鸟、文身等工作。

这些地方的社会复杂程度也高于其他岛屿,更多的权力、土地、劳动力掌握在首领手中,首领利用代理人向平民征粮,征召平民从事大型工程建设。

各种大型工程,在夏威夷是灌溉工程、鱼塘建设;在马克萨斯群岛是舞蹈和宴会中心;在汤加是首领陵墓;在夏威夷、社会群岛、复活节岛是庙宇。

反观人口密度低的查塔姆群岛和环状珊瑚岛,经济仍然是最简单的模式,根本不存在专业化,每个家庭自给自足只生产它需要的东西,在这里依旧保留着最简单、平等的社会,首领掌握的资源不多,衣食住行均和平民无异。

在工具和物质文化方面,波利尼西亚的各个社会之间差异也十分显著。在亨德森岛上,除了石灰岩外没有别的石头,居民只能用巨大的蛤壳做扁斧,而在新西兰这个微型大陆上,毛利人可以利用一系列原料,包括引人瞩目的玉石。

至于人工制品的种类,查塔姆群岛居民除了用于杀死海豹、鸟和龙虾的棍棒外,不需要其他工具,这里的人工制品小而简单,建筑物也只是简单的茅屋。

而在一些面积大、人口密度高的岛屿,专门的手工艺人为各自的首领制造出一系列令人艳羡的物品,比如由成千上万根羽毛编制的华丽斗篷。波利尼西亚的纪念性建筑拔地而起,它们的演进方向与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墨西哥等地的金字塔相同,虽然规模不及那些金字塔。

关于人类社会的差异问题,波利尼西亚提供的是一个小小的剖面,也是一个令人信服的例证。发生在波利尼西亚的社会差异是否在所有大陆上也发生过?如果发生,造成这些大陆差异的环境因素是什么?由此产生的结果又是什么?

2020年1月31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