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身孤岛的鲸

叶海以前不叫叶海,最开始,她的名字是叶曦。

她以前在城市里有一个小小的家,爸爸在一家公司做经理,妈妈做家庭主妇。虽然收入不是很高,但也算殷实,足够一家人在这城市里过个差不多的生活。

那个时候,她每天放学都能看到好看的夕阳。买一个甜筒吃着,回家后桌上是妈妈做好的热腾腾的饭菜。不一会儿,爸爸也回家了,他的西装上总有一种外面的风的味道,一种闻起来很累的味道。有的时候爸爸回家晚,妈妈给他热饭的时候她总是借机出来和爸爸玩一会,躲懒不写作业。她喜欢妈妈热饭菜时候的味道,甚至比刚做好的时候还要香。看着爸爸吃完饭,她才会去继续写作业。每天晚上十点半,妈妈总会在她桌上放一杯热牛奶。

在她心里,妈妈是一个很温柔的人。虽然不再工作,总能把家里的事打理得井井有条。比起忙碌的爸爸,她更喜欢和妈妈聊天,妈妈总是很温柔地给她讲故事,只要和妈妈在一起,什么烦恼就都没有了。

她还记得很小的时候,那天爸爸加班不在家,她和妈妈走在夏天傍晚的街头。

她记得她问过,“妈妈,你最喜欢什么颜色啊?”

“我最喜欢蓝色。”

“为什么啊?”她瞪着大大的眼珠,抬头看着妈妈。

“因为妈妈喜欢大海啊,你看大海的蓝色多漂亮啊。”

妈妈喜欢海,喜欢海的蓝色。她便一直记在心里。

妈妈给她讲过很多大海里的神话,她一直都相信,海里的鱼儿会说话;小人鱼会在海浪泛起的泡沫里跳舞;月圆的时候,会有鲛人对月流珠;海里的鲸鱼是游走着的小岛,它们全世界地流浪。

妈妈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温柔得像水一样,喜欢浅色的衣裙。她从小便觉得,喜欢大海的人都是温柔美丽的,就像无垠的海洋一样,蓝色的波涛看不到边际,让人很想亲手去抱一抱。

她十二岁那年,妈妈生病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突然就变成了躺在病床上苍白的样子。她身上插着很多管子,连着不知名的机器。

爸爸也总是请假,来医院陪妈妈。她看到妈妈的黑眼圈很重,也许是难受得睡不着,可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妈妈都会淡淡地笑着,说没事,很快就会好。

半年后,妈妈去世了。她哭了好几夜,说妈妈骗她,爸爸只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本来三十多岁的人一下子苍老了好多。

妈妈一直到生命最后都是那么素雅,没有痛苦的表情,整个人苍白得像纸一样,好像没有经历过挣扎。

她还没有和妈妈一起去看过海,妈妈就走了。

后来,爸爸带她去了一座海边的小镇。她带上了妈妈留下所有的衣裙和书本,都是蓝色的,美得像一个大海的专辑一样。还有一只鲸鱼布偶,是妈妈亲手给她做的。爸爸辞掉了工作,在小镇开了一家服装店。那是个夏天,正值暑假,她便整日在镇子里闲逛,去海边走走,吹吹咸咸的海风。

她还有半个夏天的时间调整心情,爸爸已经给她安排了小镇里的学校,夏天过完了,她也就该上学了。

她喜欢晚上的时候一个人去海边,拿着那个布偶。从海面上吹过来的风夹着粒盐的味道,把她的长头发吹得湿了又干。

月亮就悬在海面上空,不动也不摇,像画上去的一样。向最远的地方望过去,深蓝的一片,没有尽头。“如果能到海的尽头,会不会见到妈妈呢?”她总是这样自己偷偷想。“如果会游泳就好了。一定要去一趟海的那一边,无论如何也要去看看。”

可是每每走进海里的时候,她都感到一阵彻骨的冰冷,似是由大海深处最中心迸发的寒意,顺着脚底钻进骨髓。平日里看起来温柔平静的海,里面竟然含着如此冷酷的威压。

她鼓励着她自己,多走几步,权当一场苦旅了。那个迷茫的念头,走过海的另一边就会看到妈妈,一直存在着。也许是自我欺骗,她不愿意接受妈妈已经离开人世的事实,尽管心里知道妈妈回不来了。可她就在大海旁边,妈妈最爱的大海都在,不知妈妈可不可以借着这海洋,化成一场梦,一次幻觉,来看看她呢。

一天晚上,她看到爸爸的房间一直亮着。她趴在门缝,看到爸爸抱着一件蓝色的裙子,哭得像个孩子。爸爸的服装店卖的都是妈妈以前喜欢的风格,素淡却不俗。都是很多年前的样式了,还是很好看。她看到爸爸把那件裙子又小心地折好,放进专属妈妈的衣橱里,然后坐在桌子前写了些什么。

爸爸有个抽屉,里面的东西她从来没碰过。

第二天,家里没人的时候,她偷偷去了爸爸的房间。那抽屉竟然没有上锁,她一眼看到了那个本子。

“7月15日:我带着曦曦搬家了,我们现在住在海边。你后悔了吧,没跟我们一起过来。不过没关系,我们会多照些好看的照片的,就相当于你也来过啦。我和曦曦都很想你。”

“7月16日:我开了一家服装店,都是依照你喜欢的样式做的。这里的小姑娘很多,估计她们会喜欢。你可不能吃醋啊,这样会闹笑话的。你的衣服我还都留着,放在衣柜里,曦曦以后长大了可以给她穿。”

“7月17日:你走了以后,曦曦好像也不太喜欢跟我说话了。你说你呀,怎么就突然不要我们了?现在很晚了,曦曦已经睡了。我把今天的帐算算就也休息了。”

“7月18日:我又梦到你了,我好想你,我到现在也不能接受没有你的现实。我会好好照顾曦曦的,你能不能再多来我梦里几次,我好想再看到你的样子……”

七月十八日是昨天晚上,这张纸上有一个打湿了的大圆点,旁边蹭出来好多破烂的纸毛边。

她知道爸爸是难过的,可是她更不愿两个人佯装无事,各自悲伤。

她拿起笔,写下一行字:“妈妈,我和爸爸都很想你。”

从那以后,爸爸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快活了很多。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话多了,爸爸每天抽空陪她。在海边的这段时间以来,还练就了一手烧鱼的好技术,她也下定了决心,要和爸爸一起努力走出忧伤。

爸爸给她改名叫叶海,她的名字里从此都带上妈妈的印记。

可她心里那份执念是放不下的。她一定要在开学之前去一次海的那一边。

妈妈以前讲过,想在海里穿行是要给大海报酬的。只要每次向海水里扔几个贝壳,大海就会风平浪静,护送你平安到达。对于没礼貌的孩子,大海是要用惊涛骇浪警告他们的。

她准备了很多漂亮的贝壳,都整齐地摆在一个小盒子里。盒子里还装了纸笔,信封,这是她“出征”前唯一的行囊。

此后,她便每天晚上带着小盒子坐在海岸边,等一个恰当的时机。妈妈讲过,想要渡海的话,一定要遇到一个合适的媒介。它可能是渔夫,可能是海龟,可能是大鱼。坐上不投缘的船,是不可能到达目的地的。这种机缘不能强求,只能凭借直觉。

她便一直等啊等,十天过去了,海边仍旧是空荡荡一片,连一条来闲逛的小鱼都没有。

夏天没有多久了,一定要抓紧时间啊。

苦等不来,她便决定自己主动些。

尽管有点害怕冰凉的海水,她还是一步一步地走了进去。水没过脚踝,逐渐到了膝盖。她把裙摆挽成一个扣,提着裙边继续慢慢走着。

没有灯塔,这个不深不浅的位置很是让人无助。

忽然,脚下的海水震动起来。刺骨的水抖动着,碰撞着她细瘦的腿,好像下一秒就会把她冲刷走。她害怕极了,偏偏腿又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想跑回岸上却提不起力气来。

波动越来越靠近,她感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朝着她游过来了。

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带动着海浪的震动,一点点向她挪过来。她看呆了,这东西比船大的多,却又和普通的鱼不太一样。待到那庞然大物停在她面前时,她才看出,那是一只巨大的鲸鱼。

那头鲸鱼足足比轮船大出很多倍,宝蓝色的皮肤似乎有夜光似的,发出晦暗的光。与其说它是条鱼,不如说它是座岛。这么大的体积,足够她在上面搭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度。

“你不会游泳,站在这里害怕吗?”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她没见过会说话的鲸鱼,有些害怕,又有些诧异。

她想到,妈妈以前说过,会说话的动物是很有灵性的,如果遇到了,一定要和它做朋友。

她鼓起勇气,“鲸鱼先生,我想去海的另一边,可我不会游泳,你能载我一程吗?”

她抬头仰视着那鲸鱼,它实在太高,两只眼睛在这晦暗的背景下显得格外明亮。

“当然可以,上来吧。”鲸鱼再次张嘴说话,口中强烈的气流几乎要引起一阵狂风,吹得她说不出话。它伸出一只鱼鳍,她艰难地爬上去,然后那巨大的鲸鱼轻轻的把她放在背上。

鲸鱼的手掌摸起来像一块浸湿的玉石,凉凉的,却又没有那种黏腻的潮湿。她把小盒子小心翼翼地摆在旁边,乖乖地坐下,生怕自己会滑下去。

坐在鲸鱼先生宽大的后背上,她有点害怕。“鲸鱼先生,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抓一下?我怕我会掉下去。”

“鲸鱼先生,你知道要往哪里走吗?我要去海的那一头,要朝那边直着游过去……”

“鲸鱼先生,我把贝壳放在你背上了,你可不能说我没给你报酬哦。”

鲸鱼没说话,默默地带着她向大海的尽头游去。夜晚的海面很安静。不知不觉,他们已经离开海岸很远。

抬眼望去,四周都是海水一座岛屿都没有。她感到有些害怕,怕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怕鲸鱼会迷途,带她走到错的地方;怕这漂泊无依的路程会遭遇不测。

海面是宝石蓝的颜色,一头巨大的鲸鱼的背脊像荒芜了的孤岛,载着一个小女孩航行着。

“鲸鱼先生,你能不能陪我聊天呀?我最近有点孤单。”

鲸鱼还是不说话,巨大的身体划过浪花,开辟出一条波浪里的轨道,稳稳地游着,背上的小女孩坐得很安稳,根本不会摔下来。

“鲸鱼先生,那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她趴下来,迎面的晚风更凛冽了,把她的长发吹得乱蓬蓬的。

“我以前住在一个大城市里,那里的人们和这里的一点都不一样,他们每天忙的要死,我爸爸也是,他是个很努力的人,每天上班都很累。”

“我妈妈不上班,她是个家庭主妇。每天我放学回家都能老远闻到她做饭的味道,那个时候,每天都好希望最后一节课过得快一点,那样就能早些回家吃妈妈做的饭菜了。”

“我的妈妈是一个很漂亮的人。”叶海拄着下巴,“她很温柔,喜欢穿蓝色的裙子,喜欢用蓝色的窗帘和桌布,她说她喜欢蓝色,喜欢大海,还给我讲过很多关于大海的传说。我长大啦,知道童话都是大人编出来哄小孩子的,但是妈妈给我讲过的故事,我一直都不觉得是假的。”

“我觉得妈妈脑子里有那么多故事,她在很久以前一定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肯定去过世界上很多人都没到过的地方,可她说她只是一个普通人。”

“我最喜欢和妈妈在一起了,她什么都知道,我和她聊什么都能聊得来,和她待在一块的时候,什么烦恼都能忘掉。”

鲸鱼没再说过话,她想,也许是它困了,累了,没力气说话了。鲸鱼是温柔的动物,它一定不会不理她的,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倾听而已。

“可是就是前些日子,妈妈突然病了。她以前从来没病得那么重,我看到好多管子和呼吸面罩捂在她身上,就觉得她一定很难受。我的妈妈不该是这样躺在病房里的,她在我心里应该是穿着好看的蓝裙子,对我笑着的。”她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前几天,妈妈死了。我和爸爸搬来了这里。这里有妈妈最喜欢的大海,可妈妈却不能和我一起看海了。”

她啜泣起来,后来变成了抽噎,最后成了嚎啕大哭。妈妈走后,她从未哭得如此尽兴,也许是一旦有了诉说的机会,无论对方听得是否认真,眼泪就会像止不住了似的涌出来,好似要一口气哭完所有积攒的悲伤。

“我相信妈妈说的神话,它们肯定都是真的。”她抹了抹眼睛,“我觉得走到海的那一头,妈妈就会再出现,所以蓝鲸先生,你一定要把我带到那边去,我可以把最好看的贝壳都送给你。”

她感到一种畅快,好像打开了时间久远的心结。她张开手臂,一整个的趴在鲸鱼的背上,她的心跳轻轻打在鲸鱼身上,鲸鱼的心跳也嘭嘭地传过来。

“说了那么久,该换我了。”鲸鱼缓缓地开口。

她惊呆了,“鲸鱼先生,你一直在听我说话吗?我还以为你困了,累了,不想和我说话了。”

“怎么会呢?你是我这么久以来,遇到的第一个这么友好的人。”鲸鱼好像笑了,喷出的气流在水面上打出一朵浪花。“我生来说话的声音要比其他鲸鱼高一倍,他们听不到我说话,也听不到我唱歌,无论我怎么呐喊,他们都认为我是个哑巴。从来没有鱼愿意和我一起玩,他们觉得我不会说话,一定也是笨笨的,什么都不会。其实不是这样啊,我什么都会,只是好像生来和他们不属于一个世界,我也很孤独。”

她怜爱地拍了拍鲸鱼的后背,“鲸鱼先生,其实我觉得你很棒的。他们不喜欢你的话,我来做你的朋友吧。我叫叶海,你叫我小海就好了。”

“哈哈,你这么小,像片树叶似的,我要管你叫小叶子。”鲸鱼调皮地笑了,“看你好难过的样子,我唱首歌给你听吧。”

“好啊!”她满脸期待地说。

鲸鱼一瞬间屏气凝神,前行的速度慢了些许,它的体腔里发出一种高高的音调,旋律很美。她很惊讶,这种声音以前从未听过,不像是乐器,也不是人能唱出的声音,但这种高高的声音实在好听极了。

唱罢,鲸鱼先生竟有些害羞,扭动着鳍,像孩子撒娇似的。“鲸鱼先生,你唱的真好听!我也要给你唱首歌,你听听我唱的怎么样。”

她清了清嗓子,开始唱。

“小时候妈妈对我讲

大海就是我故乡

海边出生 海里成长

大海啊大海 是我生长的地方

海风吹 海浪涌 随我飘流四方

大海啊大海 就像妈妈一样

走遍天涯海角 总在我的身旁

大海啊大海 是我生长的地方

海风吹 海浪涌 随我飘流四方

大海啊大海 就像妈妈一样

走遍天涯海角 总在我的身旁

大海啊大海 就像妈妈一样

走遍天涯海角 总在我的身旁”

大海对她来说,也许真的和妈妈一样。尽管她没有在海边出生,大海却总能给她一种母亲一般的熟悉感觉。

“鲸鱼先生,你说,你是不是专门来接我的呢?你是怎么来到岸边的?”

“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好像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有个好久没见的旧朋友来看我了一样,我一定要快点赶去接她,不能让她在这大海里等太久,她会冷,会害怕的。”

妈妈说过,渡海需要合适的引路人,也许这条蓝鲸就是属于她的引路人吧。

妈妈讲过的童话,果然是真的呢。

“鲸鱼先生,你说,要是到了大海的另一头,我会不会再见到我妈妈呀?”她托着腮帮子,认真的问,“我觉得妈妈并没有死,她是来自大海的人,一定是被送到大海的尽头了,那里是她的故乡。”

“小叶子,世界是很大的,这片海只是一小部分,这片海的尽头还连着其他的海洋,要走到海的尽头还真的需要时间呢。”鲸鱼一本正经地说。

“可是我很急,我要赶紧去找我的妈妈呀!”她的表情变得急切,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求你了鲸鱼先生,我把所有的贝壳都给你,能不能现在就带我过去?我真的好想我妈妈…”她说着说着哭了起来,不能因为时间太久耽误了看妈妈,这种事必须要抓紧,不然妈妈再去了别的地方就不好找啦。

“小叶子,你别哭啊。办法倒是有,只是我得走得很快,一定会很累的。”

“如果能带我去,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她急哭了,“我现在只有贝壳啊,这些就是我所有的盘缠了。”

“我不要你什么贵重的东西,我只想让你永远做我的朋友。”鲸鱼郑重地说,“我太想有个朋友了,我想有人听我唱歌,陪我说话,我再也不想孤独下去了。”

“我答应你!全都答应你!”她抓着鲸鱼的后背,“快带我去吧,我叶海说话算数!”

“那你可要抓好咯。”

鲸鱼的身体突然震颤起来,她不由得抱得紧紧的,这种巨大的震动已经激起很大的波浪,感觉像是什么东西要发动了似的。

“出发了!”鲸鱼突然冲出了海面,向天空飞去,它游走在云朵之间,速度快的很,星星从她耳边呼啸而过。

她看呆了,原来星星真的是眨着眼的,亮白色的它们像钻石似的,一闪一闪地微笑。

妈妈说,天空之所以也是蓝色的,是因为它是倒过来的大海。天空里的鱼儿就是星星,它们用另一种方式游泳。

她向下看去,鲸鱼已经飞了太高太远,她可以很清晰地看见人间的山川河流,黄色的陆地是一块一块的大洲,它们被好几块蓝色的海洋分割开,和墙上挂着的地图看起来一模一样。

“这里是太平洋,你要去它的边界看看吗?”鲸鱼用温柔的声音问她。

“带我看看吧!”她急切地说。那边的海岸上有一群金发碧眼的人们,他们说着她听不懂的语言,她找了好久,也没看到像妈妈的人。

后来,她又去了印度洋,大西洋,北冰洋,遇到了黑皮肤瘦瘦的人们,白皮肤高高的人们,和穿着厚厚衣服的人们,可是他们都长得不像妈妈,这些国度都不像是属于大海的国家。

“鲸鱼先生,怎么哪里都没有我妈妈?”她垂着头,慢慢爬到鲸鱼背上,“我现在该去哪才能找到她呢?”

“我带你回家吧。”鲸鱼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沉默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失望吗?小叶子。”

“我好失望,海的尽头是这样一群异国的人,他们根本不像我妈妈。”

“这是事实啊,小叶子,你的猜测是错的,海的尽头没有你妈妈。”

“那我妈妈到底去了哪里呀?她不可能真的就不见了吧,不会的,一定不会……”她哭了起来,绝望得让人心疼。

“你别急,可能我有别的办法!”鲸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我来自大海,所有爱大海的人的灵魂最后都会进入大海的,我可以试试找找你妈妈的灵魂。”

“那你现在快试试,能感应到她吗?”叶海从小盒子里掏出一张照片,那是她的妈妈,穿着蓝色的衣裙,笑得正灿烂。

“你别忙,给我一点时间。”鲸鱼变得凝重起来,身体里发出嗡嗡的声响,像是在探测什么似的。

她焦急地等着它的结果。

“有了!你妈妈的灵魂在里面!”鲸鱼惊喜的声音打破了沉寂,“你真是来头不小的孩子呢,你妈妈是海里的仙女,她只是到了该回到大海的年龄了,她并没有消失!”

“真的吗!妈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是曦曦!你在哪里呀!”她朝着大海深处喊着,用她能喊出的最大声音。

“傻叶子,这样她是听不见的。你们不在一个世界里,不过我可以给你传话。你妈妈说她在海里过得很好,叫你不要担心她,还让你听爸爸的话,别太淘气,不要惹爸爸生气。”

“你告诉她,我肯定会乖乖的,不捣乱。还有,我和爸爸都很想她。”

“我已经告诉她啦,你妈妈说,想她的时候就给她写信,放在漂流瓶里,把瓶子给我,我帮你送过去。”

“鲸鱼先生,你太棒啦!那我以后可要多给妈妈写信,你一定要给我送噢,我会给你很多贝壳作为奖励的!”

“我不需要贝壳啊,小叶子。”鲸鱼先生笑了笑,“你只要做我的朋友,每次要我送信的时候陪我玩一会就好了,这就足够我开心很久啦。”

鲸鱼先生把叶海送上了岸边,环游了整个世界后,这座小城镇依然笼罩在黑色的夜幕下,原来如此久远的路程,在现实中也不过是过去了几分钟而已。

“鲸鱼先生,我先回家了,不然爸爸会着急的。”叶海懂事地说,“这个盒子给你,里面有我妈妈的相片,你要替我保管好。我想见你的时候就会在晚上来到海边,我喊你一声,你就要来啊。”

“没问题!”鲸鱼先生爽快地答应了。

她目送鲸鱼先生离开,那巨大的身影像极了一座行动的孤岛。

回到家,她马上动笔给妈妈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小心翼翼地放在喝完的饮料瓶里,藏在床下,那是只属于她和鲸鱼先生的秘密。

那天晚上,她睡了一个美美的觉。梦里,她又乘上了鲸鱼先生的船,鲸鱼先生带她潜进了海底,在一座琼楼里,妈妈美得像大海的公主一样,把她搂在怀里。

第二天醒来后,她早饭吃了很多。爸爸看她精神很好,许久没有精神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笑容。

“爸爸,我跟你说,妈妈没有死,她是大海的仙女,现在住在海底呢。我们想她的时候可以给她写信,她肯定会回信的!”她的眼睛放出光来。

“哦?是吗?那她和你说过什么吗?”

“昨天她跟我说,要乖乖的,听爸爸的话,别惹爸爸生气,所以我今天早早就起来了,而且一会还要去爸爸的店里帮忙!不过,我是怎么和妈妈说话的,可是个秘密哦。”

“真是懂事了。”爸爸抱着她,眼角有些晶莹的液体涌出。

后来,叶海每周都会去看她的鲸鱼先生,可鲸鱼先生没有再来过。她便把漂流瓶投进海里,在海边坐一会,想想妈妈会怎样给自己回信。她相信,一切呼唤都会有回应,鲸鱼先生有可能迷路了,也有可能在酝酿着一场盛大的惊喜。

她一直等,一直等。

妈妈真的是仙女,一定是。她讲过的神话都是真的。

叶海相信自己是仙女的后代,也始终相信着,有朝一日她也能去到大海最深处,和妈妈见一面,不再是梦里,而是真真切切的见一面,再让妈妈抱抱她。

鲸鱼先生也一定没说过谎话,它是世界上最棒的鲸鱼,当之无愧。

鲸鱼先生会再来的,它只是走得慢了些,环游世界很累的,它可能要睡很久。

一切都会再回来的。

叶海始终坚信着这些。

因为她早晨睁开眼的时候,枕边的鲸鱼布偶好像在向她笑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遥远辽阔的大洋里,住着一只孤独的鲸鱼。 他总是一个人潜入深深的海水里,海底没有波澜,同他的心情一样平静清冷,...
    小萘阅读 1,139评论 20 61
  • 鲸鱼小姐是被噩梦吓醒的,她喘息的拥着被子坐起来,额头汗水密密的,后背已经湿了一大片。 呆愣了好一会,转头看着窗外的...
    你不是化身孤单的鲸阅读 107评论 2 2
  • 阅读原文 文\夜未央 鲸鱼小姐是被噩梦吓醒的,她喘息的拥着被子坐起来,额头汗水密密的,后背已经湿了一大片。呆愣了好...
    心里有只猫阅读 54评论 0 0
  • 这是一个单纯的人与鲸的美好故事。 文/鱼甜 01 你无意间走近了我,在那广阔的西伯利亚高原,茫茫的冰川上,我是藏身...
    很甜很甜的鱼阅读 593评论 2 13
  • 灵感来自歌曲《化身孤岛的鲸》,这是个不是童话的童话。(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01. 我是一头鲸鱼。 可我隐隐约约觉...
    沈未名阅读 2,453评论 43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