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

再也写不出那样的文字

稚嫩简单又满是诚实

像是泥土里顺应雨水

自然生长的种子

它从不问自己是花

是树

还是草

只管蛮力去生长

回首过去

我从不觉得以前幼稚的文字是一摊屎

相反,我总觉得那是最初

文字赐与我的诚挚

而现在

我将文字摆弄成风骚的姿势

或悲或喜

全都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样子

而它应该是的样子

我却无法透过一层层迷雾

找回它的轮廓

它的落寞

以及它的魂魄


原谅我不懂格式,这也只是一通闲于时光的废字